溫柔優雅的洛可可文化,綺麗多姿的中國風設計,兩者交融卻又相得益彰,唯美動人。從畫卷上色彩與線條的盛宴,到工藝品、家居建築上的奇特造型,它們變換了一千張面孔,卻都表達了同一個理想,便是對美的極致追求。

玲瓏可愛/ 色彩繽紛的瓷藝

德國1766 年生產的赫斯特(Höchst)陶瓷工藝品《皇帝的觀眾》。(公有領域)
德國1766 年生產的赫斯特(Höchst)陶瓷工藝品《皇帝的觀眾》。(公有領域)

曾經,青花瓷獨霸歐洲,各大陶製廠競相生產釉陶仿製品,其它裝飾領域也充斥著相似圖紋。崇尚新奇有趣的洛可可藝術自然不肯久駐於藍、白色調的單一審美,當明、清白瓷、彩瓷湧現歐洲市場,歐洲人終於解開硬瓷製作的秘密,新穎的顏色與全新的材質,賦予歐洲匠人無限的靈感與熱情。

早在17世紀末,法國的聖‧克盧瓷廠,已開始製作帶有梅花綴飾的白色茶壺。而最具創造力的中國風瓷器,則是彩繪的瓷器與瓷雕擺件。最早研製出瓷器的薩克森公國,很快在邁森(Meissen)建立王家瓷器工廠,製造出第一批歐洲真正的優質瓷器。燒製的瓷器有茶壺、花瓶等日用品,上面繪有中國風的彩繪圖案:仕女、孩童在中式房間或庭院中玩耍嬉戲,或者是工筆畫一般的花鳥圖。在瑩潤釉色的襯托下,裝飾主題顯得尤為斑斕明豔。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25年製作的桃子形狀的酒壺。(公有領域)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25年製作的桃子形狀的酒壺。(公有領域)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20年生產的中國風情盤子。(Sailko/Wikimedia Commons)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20年生產的中國風情盤子。(Sailko/Wikimedia Commons)

邁森工廠在全盛期,還出產一批兼具實用與藝術性的雕刻擺件。最著名的當屬「首席雕塑設計師」——約翰‧約阿希姆‧坎德勒(Johann Joachim Kandler)製作的中式瓷雕,塑造演員、街頭小販、牧羊人、禽鳥、猴子等多種形象,其大膽的創意與誇張的造型,在今天看來都令人匪夷所思。比如他最華麗的一組茶具作品,豐富的色彩與精緻的雕工不必贅言,造型是最奇異之處:調味瓶被塑造成緊緊相擁的情侶,而茶壺卻是一位騎著公雞的歡樂女子。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55~1760年生產的硬瓷,表現一對中國夫婦。(公有領域)
邁森瓷器廠(Meissen Porcelain Factory)1755~1760年生產的硬瓷,表現一對中國夫婦。(公有領域)

如果說德國瓷器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把瓷器變成了手中把玩的玩具,那麼後來居上的法國瓷器,卻在奇巧華貴的風格中保持著法式優雅與風度。最上乘的瓷器,自然來自由龐巴杜夫人贊助和監管的塞夫勒(Sèvres)瓷廠。出於女性的審美,塞夫勒的瓷器總要配製精美的琺瑯底座,並裝飾纖巧的瓷花,增添無限柔美的風情。

塞夫勒(Sèvres)瓷廠製作的一對大象花瓶。(公有領域)
塞夫勒(Sèvres)瓷廠製作的一對大象花瓶。(公有領域)

塞夫勒瓷廠亦生產瓷雕,如一對大象造型的花瓶。鑲著金邊的底座上,修長的瓷瓶猶如女子纖細的腰肢,瓶身以清新的粉色調為主,描繪著栽種翠竹的中式園林,夫妻倆逗弄著孩童,畫面和美而溫馨。瓶頸處的把手卻被意外雕成東方白象,神態十分莊重。東方元素的神奇組合,令這對花瓶享譽歐洲。

花鳥壁紙/ 漆家具打造的中式房間

前西班牙王室住所、阿蘭胡埃斯皇宮的瓷器大廳上中國人物(Royal Palace of Aranjuez - Porcelain Hall) , 查爾斯三世時期(Charles III 1716 ~1788年) 建造。(Ljuba brank/Wikimedia Commons)
前西班牙王室住所、阿蘭胡埃斯皇宮的瓷器大廳上中國人物(Royal Palace of Aranjuez - Porcelain Hall) , 查爾斯三世時期(Charles III 1716 ~1788年) 建造。(Ljuba brank/Wikimedia Commons)

瓷器上繁複而雅致的雕飾,僅僅是中國風花園的一角,講究生活品質的上流人士,還將居室的每個角落妝點上東方情調。加之洛可可追求的繁縟、奢華風格,「中式房間」的牆面、家具、擺件,皆被鉅細無遺地賦予中國風設計。

英國的一本刊物這樣描述中國風房間:「一個整潔小巧的房間,貼著印度壁紙,屋內陳設玲瓏的寶塔,婆羅門神像,切爾西花瓶……黑漆梳妝台上,古雅的中式鏡框中鑲嵌著鏡子,上面罩著華麗的鏡套。」的確,擯除巴洛克式的宏偉高大,洛可可時期的中式房間,在裝潢與擺設皆表現出輕快精巧的裝飾效果。

奧地利薩爾茨堡海爾布倫宮( Hellbrunn  palace)的中國房間中,1750年製作的帶鳥的中國畫牆紙。(Wolfgang Sauber/Wikimedia Commons)
奧地利薩爾茨堡海爾布倫宮( Hellbrunn palace)的中國房間中,1750年製作的帶鳥的中國畫牆紙。(Wolfgang Sauber/Wikimedia Commons)

奧地利薩爾茨堡海爾布倫宮( Hellbrunn  palace)的中國房間中,1750年製作的帶鳥的中國畫牆紙。(Wolfgang Sauber/Wikimedia Commons)
奧地利薩爾茨堡海爾布倫宮( Hellbrunn palace)的中國房間中,1750年製作的帶鳥的中國畫牆紙。(Wolfgang Sauber/Wikimedia Commons)

在牆壁上貼飾壁紙,是西方傳統,但在中國熱的效應下,歐洲人從17世紀末起便從中國訂購花色豔麗的手繪套印壁紙,為他們本就豔麗璀璨的宅邸增色。壁紙上大多描繪著中國畫中的山水、花鳥、人物生活等主題,較流行的式樣,是每幅繪有高大的樹木與枝葉間鳴唱的禽鳥,或者描畫曲折的迴廊、精緻的小屋,以及若干中國人物,再或是任意點綴著房舍、田園、山水的風景畫。在洛可可風的影響下,這些圖樣的佈局非常密集,甚至有眼花撩亂之感,與中國的留白理念大相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