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註:中共吹噓自己應對疫情的「大國戰疫」一書遭砲轟後剛剛下架,中共國家廣電總局,國家衛健委等又開始籌拍宣傳抗疫連續劇《在一起》。知名編劇六六加入該劇的創作,在講述參與該劇的緣起時,其「正能量」引發多人不滿。知名作家、時評人李承鵬在微信發文嘲諷,但很快被全文刪除。)

李承鵬:你666表演正能量時能不能學著體面些

李承鵬微信圈發文諷刺抗議劇。(截圖)
李承鵬微信圈發文諷刺抗議劇。(截圖)

聽說湖北開始對作家進行「正能量寫作」培訓了,估計就是「理直氣壯要求世界欠中國一個感謝」筆風速成班,又聽說新加坡籍華裔愛國作家六六也要去武漢采寫正能量抗疫劇,發表了滿滿正能量的出征宣言《我的責任》,要以赤子之心完成國家任務。

完成國家任務是一件榮耀的事,我唯一的疑問是:一個新加坡人懷揣哪個國的赤子之心,如果是中國,移民新加坡就有點浪費往返機票了。我看了八部半的留言,瓜眾腦海裏紛紛浮現未來的劇情:老公被堵城外,婆婆翻天,老婆發現他的小三呈陽性,但作為醫生的她義不容辭照顧她;或者老公老婆爭去前線,抽籤決定誰留下來陪伴剛出生的嬰兒,志願者偷偷去疫區,被老婆以為是找小三……狗血裏藏著正能量,正能量裏狗血賁張,相當於動漫裏飛馳的布路托。

瞧,這些多難興邦多演穿幫的演員們。我認為「正能量寫作」跟遍佈祖國各大機場口沫四濺的成功學教程沒甚麼區別,是同款雞賊套路。

其實武漢市民喊「假的,全是假的」才是正能量,至少這滾釘板的古風有助於解決點實際問題;但當著領導的面擺出了豪氣造型大吼「沒困難」,扭頭卻去弄虛做假,這就是負能量,相當於肥皂劇裏淮河決堤時的和紳。

大家知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提煉成一句話故事就是:因為瞞報拖延,導致慘烈無比的死亡和舉國困境。武漢人民挺正能量的,他們並沒有上街,也沒有出現120年前劉同那種一不小心就把煙頭扔進桶裏的傢伙,他們只是默默地在家裏躺著,默默地數著口罩和食物,默默地送走親人,默默地相信D和ZF,頂多打開手電吹響口哨紀念那個醫生……與此對標的畫面是,孕婦因無法收治一屍兩命,女孩追著殯儀車哭喊「媽媽,別扔下我」,老人在求助病床的微博下留言:我老伴剛走,騰出一個床位,希望能幫到你……還有全家滅門。

這樣的情形下,他們中還有人在義務送菜,義務接人,以及義務送藥卻被舉報收到犯罪嫌疑通知書。相信我,我去過50多個國家和地區,從沒見過這麼聽話的人民,想想因口罩不到位躬身道歉的文在寅,想想動輒招呼幾百個牛仔和州警持木倉對搞的內華達州刁民,至少得仰望星空長嘆一聲吧,「鄉親們,我來晚了,感謝你們啊」。

但新加坡籍愛國編劇六六還嫌中國民眾不夠正能量,還得加強教育。她在出征宣言裏指出:大概全世界也就中國GCD是真正把救災當成國家任務,武漢的百姓在總L視察時喊「假的」,我知道他們有委屈,可我也想不好意思的補一句,我婆婆84歲寡居,因為我們回不去,這一個月內已經接到五次居委會免費送菜到家,這是真的。

戲過了,就容易跟不准節奏,上面已開始英明地感謝人民了,你這還在亂補刀。有個很好玩的公號「張江名媛」說:拜託問一句你婆婆住在哪個小區啊,一個月免費送了五次,您到武漢後先別急著寫劇本,先給居委會送一面錦旗,感謝居委會在人命關天時還對一位84歲的老人不離不棄,送完再順帶把它寫到劇本裏,這麼感人的故事太值得被廣大人民群眾看到了,要不然都被那些喊「假的」「高價菜」的少數業主給蒙蔽了。

其實我已不反對正能量寫法了,但是拜託你666雞血狀態時學會體面些。我嘗試分析過這種寫作思路:如果沒有官員瞞報,就不會有疫情,如果沒有疫情,就不會S這麼多人,如果不S這麼多人,就不會來領導視察,沒有領導關心,哪有四萬逆行的醫護人員和舉國支援口罩白菜,如果沒有上述,你們還能活著嗎?這思路汶川地震時也出現過:災害無情人有情(天哪,這句六六居然又用上了),如果沒有豆腐渣工程,孩子們不會壓S,孩子們壓S了,領導就會重視,一重視就修了可防十級地震的新校舍,比起以前可是好多了,縱是做鬼也風流。

當初篁上們都喜歡下最己詔,渾不吝的順治都下了十四條,其中一條竟然是厚葬深愛的董鄂妃時花費太多,得向全國臣民道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為甚麼,他覺得貴為篁地也得講究點體面,瞧人家這演技。

其實體面也是一種正能量表演方法,可是六六不走心,她說曾兩拒別人邀她寫武漢的劇本,她說「我不喜歡吃人血饅頭」,但第三次她馬上就去了,改變她想法的原因是「黃皮膚的每一個普通人」,她覺得國外治療太佛系,還是中國強悍,她建議中國加強徵信制度,利用手機數據對民眾進行懲治,她覺得中國法律還不夠嚴苛。一個新加坡人如此操心中國法律的紕漏,生怕被低質素民眾鑽了空子,這麼正能量,正是《外國人永居條例》的首例試劑適用者啊,生逢其時。

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只要你假裝愛國,不體面也代表一種正能量,越不體面越正能量,比如孫楊砸壞驗血瓶,還特別不專業地誤導公眾質疑驗血小組身份並公佈身份證號;比如「感謝你,冠狀君」;比如臭名昭著的青年大院諷刺澳洲大火;比如說新冠病毒源於美國流感……也不用腦子想想流感是去年九月的事,以病毒的強傳染和美國的疏於防範,這國家到現在還不S一半了。

為了給國家爭點面子,不惜讓國家沒了面子,這寫法跟當初義和團姨媽巾打法是一樣的,這腦迴路裏都隱藏著一把U型鎖,相信我,這些正能量不是有多麼愛國,他們只是為了賺錢,順便讓自己處於安全而榮耀的地位,屬於新東方烹飪學校表演系的。可惜沒有袁項城下令:來,對著大師兄的胸口打一排子彈過去,死了,就是假大師兄。

看了一種說法叫韭精,這裏面有很多90後,他們除了在飯圈榮耀地秀弱智,就是仇視外人,正好看到「半城會」裏一個回憶,梁啟超說,天下最傷心的事,莫過於看見一群好青年,一步步往壞路上走。

青年並不知道這是壞路,他們邊走幫著數錢,這比走壞路還讓人悲傷。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希望作家培訓班和新加坡籍華裔愛國編劇六六進行正能量教育時,悄悄回憶一下自己有沒有孩子移民了,可以演,別演得那麼張牙舞爪,對青年們下手時儘量體面些,畢竟,把涉世未深的青年們往坑裏拖得太深是不道德的,別讓他們以為全部的世界只存在於桔隅網裏這點蝸居。

最後建議,六六的劇本除了小三從良義奔方艙這些正能量橋段,儘可能涉及一下方方曾提到的一查到底。同為作家,提醒一句,別寫戰狼式的《我的責任》,你最大的責任就是拿了甲方(此處指納稅人)的錢,能不能把活幹體面些。

(轉載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