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中共隱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真相,導致疫情在全國大爆發,而湖北人在全國範圍飽受歧視和打擊。僅僅因為是湖北人,他們就找不到工作,生活陷入困境。

據《蘋果日報》報道,小軍(化名)的帳戶只剩下4,600元(人民幣,下同),他目前住在暫租房,租金500元、吃飯和其它雜項每月要花費2,000多,接下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再一個月就撐不住了。他已向不少老闆申請工作,但全都落空,原因僅僅是小軍的籍貫是湖北襄陽。

小軍一年前從老家到廣州打工。今年過年前,他辭掉原本開貨車的工作,打算過年後再找工。

誰知1月23日武漢突然封城,之後湖北人立即成了「過街老鼠」。一直留在廣州、沒有回鄉過年的小軍也不能倖免,與許多流落在外的湖北人一樣飽受歧視。

小軍在外找不到工作,也回不了家。小軍說,比他可憐的人比比皆是,有的人找不到工作只能露宿火車站、車庫,有人也在大街一旁搭起帳篷。

小軍在湖北人的微信群中問大家還剩下多少錢,「有人說只有65元了。」有人在群組內轉載一張照片,是廣州一個工業區豎立「禁止湖北籍車牌和人士入內」的牌子。

回想這些天的生活,小軍想到的只有苦澀:「這個疫情讓我們不好找工作,好煩,湖北人被歧視。」

武漢封城後,成功出逃的武漢人本以為可以獲得自由,卻沒想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圍堵阻截和抓捕。各地旅館都嚴禁接受武漢乃至湖北的遊客,更有警車直接抓人。

有網民發帖表示:「本以為跑出來就沒事了,哪知道剛到廣西北海就被趕出來了,湖南封了,湖北封了,現在又不敢下高速,下去被抓就要隔離。手機也沒電了,現在在高速服務區廁所充電,這個年過得永生難忘!」

湖北省武漢市是中共肺炎疫情的起源地,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稱,過年前已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城裏。

反觀留在武漢的人,時刻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包圍,生活同樣艱難。

蘭娟在武漢出生、長大,兒孫都在武漢生活。已經50多歲的她沒有想過武漢會有封城的一天。

她說,去年12月已經聽說當地有神秘疾病,但是政府沒有作為,她也只好不作聲,生怕會被指造謠。

武漢封城後,居民連小區都不能出。蘭娟每日在家中上網,隔著玻璃窗得知自己身處城市的每日疫情。

對於湖北省委和武漢市委書記被撤換,蘭娟隱晦地說,改變不了甚麼。「換人?沒甚麼期待、沒甚麼希望。換誰我都沒有希望。換人有用嗎?這是換人能解決的嗎?」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