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確的信息對於制定公共衛生措施至關重要。而北京阻止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任何關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討論,是將台灣及世界民眾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

今天,真相和事實成為了有價值但也容易出現爭議的商品。每天我們都會聽到一些信息,這些信息可能是「假新聞」,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可能是「被替換的事實」。我們被來自傳統和新興社交媒體的、其中包含著謠言和謊言的、包含著政治算計和目標操縱的海量信息無休止的轟炸著。大多數人覺得很難去「破解」這些信息的真實性,許多人已經放棄了。

一種從中國開始傳播的中共病毒悄然加入了這一現實。

中共病毒疫情是一個嚴重的全球性挑戰,具有嚴重的經濟後果,並有可能發生危險的全球衛生危機。世界各地已有數千人受到感染,中國已有許多人死亡,全球的死亡人數也還在上升。

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就是真實信息的缺乏以及一些來自中共的虛假信息。在中國,缺乏信息透明度屬於正常的,隱瞞或改寫信息正是專制政權的一個問題。不幸的是,與中共打交道的經歷正在伊朗重演,那裏的隱瞞信息的做法同樣助長了這種病原體的傳播和跨境運輸。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了解到一些甚麼?我們有許多中共提供的關於這種病毒的科學病理學信息,這些信息看起來似乎是準確的。我們有了精確的檢測方法,但是無論是傳播方法還是疾病的自然史都尚沒有被完全了解。目前有支持性治療和針對具體治療及預防的工作也已展開。但是如果不知道輕微症狀或無症狀病例的數量,就不可能知道這種疾病的傳染性如何,也不可能知道它的死亡率。從中國秘密獲得的一些信息表明,北京官方的中共病毒疫情時間表和病史方面存在著重大差異或根本就是虛假信息。

準確的信息對於制定公共衛生措施至關重要,除了標準的常規建議:洗手、避免觸摸臉部和向肘部咳嗽/打噴嚏之外,還需要採取其它措施。出現可疑病徵的人士前往治療地點之前應事先告訴對方,以便治療機構能夠提前作出適當的隔離措施。大多數的衛生部門都建議那些從中國或其它有疫情傳播的地方返回的人們在回來後要進行自我隔離。明智的做法是採納衛生部門的這些建議。

到目前為止,加拿大人面臨的疫情風險仍然很低。加拿大在從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中吸取教訓後,提高了準備工作狀態。清晰的思路,提出正確的問題,獲得準確的信息對個人和當局來說都是必要的。加拿大還應該有一個信息「熱線」來回答任何問題。渥太華本周採取了一個很好的步驟,成立了一個新的內閣委員會來處理這種冠狀病毒,旨在改善協調和準備工作。

形勢的發展非常不穩定,我們必須適應並能夠迅速調整方向。最好的信息可能來自世界衛生組織(WHO),即使它也受到了中共的不完整報告信息的影響。

世界衛生組織邊緣化台灣

現在不是將世界上的某些地區或其公民與緊急的衛生信息隔絕的時候。我們為甚麼要關心台灣?台灣海峽將其與中國大陸隔開,但中共宣稱對其擁有主權。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以及與世界其它地區之間有著大量的旅行交流。按乘客人數計算,桃園機場是全球第11大機場。

然而,由於中國共產黨政權一直竭力阻止台灣加入世衛組織或與世衛組織建立聯繫,北京不會允許台灣參與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任何討論。由於被禁止參加1月30日的世界衛生組織緊急會議,2400萬接近中共病毒疫情暴發中心的台灣人沒有能夠向世衛組織進行陳述,也沒有獲得來自該組織的官方信息。

台灣政府是民主的,是人權的堅定捍衛者,也是加拿大第12大全球貿易夥伴。不讓台灣與世衛組織進行接觸,會使中共病毒疫情對其國民和世界其它地區民眾變得更加危險。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格雷姆·巴伯(Graeme Barber)是一位已退休的血管外科醫生,同時也是渥太華大學的副教授。他還是「終止中國器官移植濫用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加拿大委員會成員。

原文COVID-19: Accurate Information Is Critical in Formulating Public Health Action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