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內學者近期發表在國內期刊上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演變論文遭到海外同行批評,被指學術不嚴謹及無合理解釋,甚至有同行建議中國學者撤回該論文。

中國科學院旗下的學術期刊《國家科學評論》3月3日發表題為「關於SARS-CoV-2的起源和持續進化」的論文。作者係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資訊中心研究員陸劍與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員崔傑。

論文對中共病毒全基因組分子進行進化分析,指中共病毒目前已經演化出L和S兩個亞型,這兩個亞型在地域分佈以及人群中的比例相距甚遠;根據中共病毒的演變方式,作者推測這兩種亞型的傳播能力、致病嚴重程度或許存在較大區別。

該論文不止引發學術爭議,若將其放到中共的大政治背景下看,更讓人生疑。

首先,結論非常粗糙,且病毒樣本規模較小

研究分析的103個中共病毒基因組(病毒株)資料全部來源於公共數據庫。這些進行比較的病毒樣本的基因序列資料分別來自:武漢市27例、中國大陸其它地區的33例、台灣3例和中國以外40例患者的公開病毒樣本。

收集時期最早是去年12月24日,最晚是今年2月5日。

愛丁堡大學遺傳學家安德魯·蘭巴特(Andrew Rambaut)在推特上發文說,如果基因序列樣本只是被感染群體的一小部份,且樣本是隨意收集的,那「完全可以期望」會得到科學家想要的遺傳變異結論。

他補充說,病毒突變必須是病毒的表現不同才算,中國同行得出的只是「一個有缺陷的推論」。

就連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上明顯偏袒中共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也對這篇論文的結論持非常謹慎的態度。

世衛組織負責協調中共病毒流行病應對的邁克·瑞安(Mike Ryan)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現在略有不同的特徵,但不是本質上不同的病毒。」他警告說,「不應過度解釋」科學家的發現,「這一點很重要」。

「台灣冠狀病毒之父」、中研院士賴明詔認為,中共病毒頂多是「變異」,還沒有到變種的程度;且變異相當少,最重要的蛋白質基因還沒有變化。他提醒說,如果病毒有變種,那做出來的疫苗就會沒有效果。

賴明詔表示,中共病毒的發源地就是在中國,因為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和雲南山洞蝙蝠的冠狀病毒很像,應該是從蝙蝠的冠狀病毒來的。至於是否可能是人造病毒,賴明詔說,沒有辦法排除,但可能性相當低。

第二,數據存在多種可能的解讀,但中國學者的解釋說不通

中國學者在實驗中使用了系統動力學分析技術,對病毒的多個樣本基因組進行收集和測序,並對它們的DNA或RNA中的微小取代物進行搜尋。通過追蹤這些遺傳變化,重構出病毒通過種群的粗略構圖,並在此過程中檢測轉折點。

他們先將樣本與從蝙蝠身上提取的樣本進行比較,發現只存在相對較小的變異。所以認為,中共病毒雖然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了幾個月,但在人傳人以及自我複製方面變化不大。

隨後,他們比較每個樣本的30,000個核甘酸,結果發現樣本之間存在更大程度的變異性。

論文說,發現病毒株一共存在149個突變位點,且多數突變在近期發生。在這103個病毒株中,有101個屬於兩個亞型之一。具體而言,兩個亞型的區別在於病毒RNA基因組的第28,144位點,L型是T堿基(對應亮氨酸,Leu),S型是C堿基(對應絲氨酸,Ser)。

通過與其它冠狀病毒比較,作者發現S型新冠病毒與蝙蝠來源的冠狀病毒在進化樹上更接近,從而得出S型相對更古老的推論。

此外,文章還提出一種反常現象,指更老的S型新冠病毒沒有因為在人群中傳播的時間更長,而感染更多的人。

文章說,基因組資料表明,感染S型的比例佔30%,反倒是相對年輕的L型新冠病毒的感染比例佔70%,而且每個L型病毒株比S型攜帶了相對更多的新生突變。

於是,作者進一步推測:「L型病毒傳播能力更強,或者在人體內複製更快,因此可能意味著其毒力也更大。」他們寫道,這表明中共病毒自傳染給人以來、發生的變化「比以前估計的要大得多」。

一些沒有參與這項研究的國外遺傳學家紛紛質疑中國同行的這一研究。

國外學者指出,如果S型是首先傳播的較早版本,那怎麼解釋:從武漢市最早一批患者身上採集的大多數樣本都屬於L型?如果S型更早的話,那武漢患者體內不應該有更多的S型嗎?

國外學者認為,這些數據也可能支持另一種解釋:中共病毒的傳播範圍比中國學者設想的要廣泛,並在此過程中發生了隨機突變;而這些突變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使病毒的作用機制變得不同。

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MRC大學病毒研究中心的一組研究人員對中國學者的論文進行詳細分析,他們認為,中國學者是誤讀了他們自己的數據,而且未能在論文中解釋其統計方法的侷限性。

如中國學者在他們論文中自述,這一病毒變異發現還需要在其他患者的更多樣本中去觀測,並且病毒的遺傳差異還需要與醫生報告和流行病學記錄進行對比,「只有這樣,才能排除質疑」。

蘇格蘭格拉斯哥MRC大學病毒研究中心發文說,「鑒於上述缺陷,我們相信中國同行應該撤回他們的論文,因為文章的結論顯然沒有根據,並且在疫情爆發的關鍵期,該文有散佈危險的、不實信息的風險。」

中共病毒毒株分佈圖,紫色點線為武漢,藍色點線為廣東。(nextstrain.org)
中共病毒毒株分佈圖,紫色點線為武漢,藍色點線為廣東。(nextstrain.org)

第三,中國論文的潛台詞對中共當局政治意義重大

如果簡單一句話概括這篇3月3日刊出的中國論文,就是國外出現的中共病毒是變種,跟中國源自武漢的中共肺炎無關,自然也跟中共無關。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歸納,中共疫情輿論控制四部曲前三部是,喪事喜辦、美國陰謀、「中國又贏了」,現在開始大奏特奏「中國(中共)拯救了全世界(世界應該感謝中國)」,徹底顛倒黑白。

如今,中共官方以及媒體同步進入中共輿情控制第四部曲——全面倒戈篇。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3月4日例行記者會上就批評說,個別媒體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是「企圖讓中國(中共)背上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完全是別有用心」,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我們要共同反對『信息病毒』『政治病毒』。」他說。

同日,官媒新華社轉發自媒體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以及「聽,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合唱」,正式進入中共輿情控制第四部曲的全面倒戈篇。

何清漣指出,通過與疫情日益嚴重的國家分享信息、提供防控和診療等技術支持、捐贈醫療設備等作為,努力修補因疫情而受損的國際形象,這才是中國應該做的,因為疫情畢竟從中國起源,但因此(中共)想重寫這段人類災難史的開端、並要「理直氣壯,全世界都應該感謝中國」實在有點無恥。

「互聯網有記憶,全世界病毒學家那麼多,中國既不能全部收買,也不能全部封嘴,還請北京神智清醒一點:國有國格,國格不是靠撒錢買來,當然更不能依靠耍賴爭來。」何清漣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