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炳強日前在港台《星期六問責》節目中稱,「為什麼這麼多自殺都是『無可疑』?」「無可疑就是無可疑嘛!」不容質疑是因為「不能令公眾對警隊失去信心」。香港的「浮屍」和「墜樓」案自反修例運動以來越來越多,全部「無可疑」,致使不少民眾懷疑警方濫用決定案子有無可疑的權力。

港警一哥鄧炳強,日前在香港電台的《星期六問責》節目中,被觀眾問及為何警隊容不下《頭條新聞》當中的幽默?是不是因為節目指出了警隊犯下的錯誤?

鄧炳強回應說,幽默感不是問題,重要是節目內容不能令公眾對警隊失去信心。他說:「例如梁女士提到,為什麼這麼多自殺都是『無可疑』? 無可疑就是無可疑嘛!但如果梁女士看了新聞,覺得『無可疑』是我們查案馬虎,就影響了觀眾(對警隊)的觀感和信任。」

香港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中,其中一個社會熱點是警暴,不少市民不滿警方濫用暴力,投訴無門。對警隊進行「獨立調查」是五大訴求之一。

香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現許多溺水浮屍和跳樓案。不少人質疑逝者是被「自殺」和被「跳樓」的,因此死亡相關狀況非常可疑,而這些案子幾乎均在第一時間被警方認定「死因無可疑」而不做調查。

例如,跳水健將陳彥霖的屍體全裸,在海上漂浮,被認定為「跳海自殺」。不過,任職衛生署法醫逾30年、「風雨蘭」(性暴力危機中心)創辦人之一的馬宣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其實除了姦殺案件,其餘自殺案件甚少見到這樣全裸。」

還有像不久前被外傭意外拍攝到的,身體在飛落過程中已毫無生命跡象的「跳樓自殺」案例。

由於這些案例都得不到調查,致使不少民眾懷疑警方在濫用其決定案子有無可疑的權力。

隨著這些「無可疑」的案例不斷增多,「無可疑」一詞變得敏感,觸動很多人心中的擔憂、不安、甚至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