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因違反興奮劑檢測被罰禁賽8年,中共官媒日前罕見發文狠批孫楊,不僅聲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罰很公正,更直言孫楊無知和無視規則。有評論認為,孫楊一夜之間成為當局的棄子,這與他母親無意中曝光中國興奮劑醜聞,惹怒當局有很大關聯。

中共官媒狠批孫楊

孫楊事件令世界泳壇關注,北京時間2月28日下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佈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聽證會裁決結果。

鑒於這是孫楊第二次違反反興奮劑規定,且不存在情有可原的理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陪審團對孫楊做出禁賽8年的頂格處罰,即日起生效。

這不僅意味著孫楊無法參加東京奧運會,更形同提前終結其游泳運動生涯。判決結果出爐後,國際泳壇一片叫好,去年世錦賽拒絕與孫楊同台領獎的澳洲選手霍頓,再度用「禁藥騙子」痛批孫楊;英國蛙王佩帝則直率的表示:「孫楊是笨蛋,這結果非常好。」

大陸網絡上起初是一面倒地支持孫楊,認為他受到不公對待。不過,近日開始出現輿論反轉。

3月4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官網上對外公佈了本次孫楊抗檢事件的全部仲裁報告,長達78頁,裏面不僅詳解了為何會判罰孫楊禁賽8年,還公佈了聽證會中不為人知的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在仲裁報告後,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還十分罕見地對孫楊母親進行了定性:他的母親似乎對兒子,起了最壞的作用!

仲裁報告公佈後,孫楊立即刪除了之前爆料的大量證據,一時間,他的支持率急速下跌。

3月5日,中共官媒《檢察日報》罕見發文批評孫楊,不僅聲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罰很公正,更直言由於孫楊的不配合,藥檢人員未能完成這次藥檢取樣。孫楊的表現是無知和無視(規則)!

文章表示,雖然孫楊表示還要上訴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但勝訴的希望相當渺茫,而原因有兩點,第一是事實認定,第二是規則適用。

文章還指出,哪怕是在體育賽場,哪怕是知名運動員,都必須嚴格按規則做遊戲,無視規則理應承擔相應後果!

與此同時,外界還發現一個奇怪現象,自孫楊被起訴至今,整個中國泳壇,幾乎沒有人出面力挺孫楊。而且中國泳協在孫楊被判禁賽8年後,也僅發文簡單表態支持孫楊維護合法權益。

孫楊媽媽惹怒當局 兒子被拋棄

孫楊似乎在一夜之間成為當局拋棄的棋子,有網友稱,現在所謂的「輿論反轉」,我認為是黨國認為孫楊失去價值,為了拋棄孫楊而帶的節奏。如果黨國不同意,對孫楊的負面評價絕對不可能成為熱點。

還有網友稱,微博關於孫楊的評論已經沒有了多少人支持他,媒體直接把聽證會影片放了出來,雖然是剪輯版本但評論裏全是正常人在罵他。所以你明白媒體操控言論操控評論了嗎?水軍全無,一片死寂。自從他媽把上面惹怒了以後這路不好走了,從孫楊身上看出了中國教育,中國意識,到死也是個巨嬰要死在媽媽懷裏的那種。

也有網友直言,孫楊事件是中國興奮劑醜聞曝光的加速劑。

據此前報道,自從孫楊被罰後,他的母親楊明曾在網絡發長文抨擊中國泳協,稱「對得起領導、對得起組織,但對不起兒子」,無意中披露了中共泳協官員曾在2014年隱瞞包庇孫楊服用禁藥曲美他秦(Trimetazidine)。

文章提到,2014年5月,孫楊在中國國內一次游泳比賽中被查出服用了禁藥曲美他秦。當時他僅被處以口頭警告、罰款五千元人民幣的處罰。但10月份亞運會結束後,有領導找到孫楊母親,說「如果這樣的處罰結果報上去,可能會通不過。反正現在亞運會已經結束了,不會影響成績,最後結果也不對外公佈,我們可以把處罰說成是2014年5月份到8月份禁賽三個月。」孫楊母親的這篇網文發佈不久就被刪除。

中國興奮劑醜聞曝光

然而,隨著媒體報道和更多細節的披露,中共政府在掩蓋和包庇運動員使用禁藥方面所扮演的角色,逐漸浮出水面。

以揭露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出名的前中共國家體操隊隊醫薛蔭嫻說,「孫楊出事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是個『慣犯』,早就應該在國內就得到處理。這就看出來中國體育總局在這件事(反興奮劑問題)上的立場。」

薛蔭嫻還表示,孫楊的領導在此次事件中負有一定責任,「他的領導在旁邊敲邊鼓,認為(檢測員)拿走血樣不合適。」

根據財新網的報道,孫楊曾在事發當晚通過電話請示過中共國家游泳隊領隊程浩,和他所在的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韓照岐。

事實上,中共強迫運動員服用禁藥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

前中國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曾在回憶錄中說過,當時中共體育界有個共識,成績不行就得服興奮劑。服用興奮劑有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

世界游泳教練員協會主席約翰・倫納德曾指責說:「沒錯,全世界都有運動員吃興奮劑,但只有中國選手是有組織的吃,拿納稅人的錢吃。」

28歲的孫楊是中國頭牌游泳選手,是男子1,500米自由泳世界紀錄保持者、男子400米自由泳奧運會紀錄保持者。他曾在2012年和2016年奧運會獲得3枚金牌,11次獲得世界級冠軍。

2014年孫楊曾因服用興奮劑遭禁賽3個月。2018年,孫楊拒絕世界反興奮劑組織藥檢,並使用錘子砸碎測試瓶。

事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就孫楊砸毀自己血樣事件向國際體育沖裁法庭提出上訴。國際泳聯曾以程序瑕疵為由,替孫楊開脫,使孫楊得以參加去年7月的南韓光州世錦賽,並再次奪金。

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不服,再次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國際泳聯的決定被推翻。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指出,鑒於這是孫楊第二次違反反興奮劑規定,且不存在情有可原的理由,因此陪審團做出禁賽8年的裁定。#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