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明慧網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數據統計,山東省濰坊市在2018年至2019年間,至少有459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其中20人被非法判刑,1人被迫害離世。

2018年3月27日,濰坊市政法委書記孫起生在濰坊市電視會議上公開誣衊、誹謗法輪功,煽動仇恨。之後,濰坊市當局大面積惡意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僅在2018年5月,約有150餘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山東諸城市董月孝含冤離世 姜世勝被冤判3年

濰坊諸城市法輪功學員王平升、董月孝、姜世勝於2018年4月20日在青島市黃島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黃島警察綁架。王平升、董月孝因身體原因被取保候審回家;同年12月份,三人被檢察院非法起訴。

2019年8月1日下午,姜世勝遭青島市黃島區法院非法庭審;王平升、董月孝也被叫到法庭。當時董月孝的血壓相當高,被家人攙扶著到了法庭;庭審回家後,於8月4日早處於昏迷不醒,被送醫院急診搶救,一直昏迷不醒,於2019年9月7日含冤去世。

2019年8月1日下午,姜世勝遭青島市黃島區法院非法庭審。律師依法為他做了有理有據的辯護。

律師說,姜世勝修煉法輪功的目的是為了強身健體和淨化人心,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而不是為了破壞國家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實施,因此我的當事人沒有破壞法律實施。

律師還說,公訴人在法庭上出示的作為證據的「真相小冊子」,與起訴書指控的罪名沒有關聯性。姜世勝發放的真相冊子是教人向善的,明白了真相、做好人的人,就會得福報。法庭應立即無罪釋放當事人姜世勝。

姜世勝當庭講述了法輪功的美好,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大好事,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修煉法輪功在中國也是合法的,不承認自己有罪。

最終,姜世勝仍被非法判刑3年,並被勒索錢。

丈夫被迫害離世 濰坊市張萍被非法判刑5年

2017年7月26日,山東濰坊市高新區東金馬村法輪功學員張萍被高新區公安國保及東明路派出所警察從家裏劫持走,被非法關押在濰坊看守所近2年。2018年年底,她被非法判刑5年;2019年6月上旬,被劫持到山東省女子監獄迫害。

張萍,今年55歲,濰坊市高新開發區新城街辦東金馬村村民。她和丈夫張道忠自1998年春天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她曾經患有大腦供血不足、婦科病、肩周炎,以及30多年的胃病,修煉後,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她通過修煉「真、善、忍」化解了自己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她從此像親生女兒一樣照顧婆婆。

丈夫張道忠修煉後改掉了發脾氣、吵架、摔東西的壞習慣,原來經常打架嘔氣的夫妻倆變得恩愛和諧,三世同堂的大家庭從此和睦了,婆婆見人就說兒子和媳婦煉法輪功變好了。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張萍16次被非法關押迫害。丈夫張道忠14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其中2次被非法勞教,在經歷了多次殘酷的打壓和酷刑折磨後,身體出現嚴重病變,於2014年7月29日含冤離世。

長期以來,張萍夫妻一次次地被非法勞教、非法關押洗腦,經歷生離死別。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張萍曾被打得頭破血流,張道忠曾被打得膝蓋粉碎性骨折。

張道忠在不同的關押地點曾多次遭受過被多個警察同時用高壓電棍電擊全身的殘酷迫害。兩人在不同關押地點都經歷了連續十幾天24小時不讓睡覺得「熬鷹」折磨以及各式各樣的殘酷折磨。

當時張萍76歲的婆婆得知兒子和媳婦同時被非法勞教後,受到強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淚洗面,而後雙目失明,最後於2010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臨終也未見到唯一的兒子一面。

高密市警察一天綁架14名法輪功學員

2018年6月上旬,在青島「峰會」召開前,高密市西關派出所警察一天綁架了14名法輪功學員。

2018年6月5日,高密市西關派出所警察翻牆入室將高密市法輪功學員張秀娟和女兒孫宇從家中綁架走;單淑麗在家中被破門入室的警察綁架;李玉林和來家作客的外地董姓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鞠宗美在家被六七個警察綁架;徐秀英在家被五六個警察綁架,昝瑞蓮和小兒子亮亮在家被3個警察綁架;陳秀貞、曹九州、唐美桂(80多歲)、欒志英、曹姓老太太也在遭綁架。

當天上午7點左右,張秀娟和女兒孫宇兩人在家(張秀娟的丈夫出門後大門沒鎖)。孫宇正在刷牙,一穿便衣的人突然闖進,同時又進來4個穿警服的人。孫宇問他們幹甚麼,他們說來搜家,並打開一張空白、蓋章的搜查令。

孫宇說不行。警察推搡著孫宇往屋裏去,其中一人看著孫宇,另外幾個人去了東邊的房間,他們發現了櫃子裏的法輪功書籍,就往外搬,要運走。

孫宇讓房間裏的媽媽給家人打電話,他們說不準打。孫宇反問道:「憑甚麼不讓打電話?這麼帶走就是綁架。」其中一人說:「就是不准打!」

這時張秀娟在屋裏開始打電話,其中一人把門踹開,一把奪下她的手機,並拿出手銬把張秀娟和孫宇銬住,塞進車裏,綁架到了西關派出所。

高密市警察凌晨3點翻牆入室 綁架謝玉琴

2019年8月7日凌晨3點半左右,人們正在夢鄉中,高密市大牟家鎮大牟家派出所所長劉剛帶領多個警察,翻牆入室闖入周戈莊南集村法輪功學員謝玉琴家中。劉剛、李家林擰著謝玉琴的胳膊,摀住她的嘴,強行把她架上警車,綁架到大牟家派出所,銬在鐵椅子上,並對她進行酷刑迫害。

謝玉琴被綁架後,在其家人不在的情況下,警察把她家裏翻了個遍,翻走所有法輪功書籍、電腦、手機等物品。

謝玉琴的丈夫在外地上班,聽說妻子被綁架後,回到家裏,看到家裏一片狼藉,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當天他到派出所要人,看到謝玉琴被綁在鐵椅子上。

警察對謝玉琴進行刑訊逼供,把她綁在鐵椅子上,殘忍地毆打她。派出所人員從她的後背猛擊其雙肩,致使她的雙肩、背、胳膊成黑紫色。多人按著她,拽著她的手強按手印。

謝玉琴問:「你們為甚麼綁架我?我就是學了法輪大法。」一人說:「你還不知道?你大門上貼了(真相)對聯。」另一人說:「上級單位說,我們8年沒抓人了。」

昌樂縣警察上門欺負殘疾婦女

李紅美家住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五圖街道石人坡村,是一級殘疾人。2018年5月28日下午3點10分鐘,五圖街道警察劉杜平、馬金勝及另外兩男一女共5人,闖入她家門市部。當時只有她一人在門市部裏,在那個時間裏一般沒人買東西,他們進門後就直接闖入李紅美的睡房,土匪似地把她的私人財物、衣櫥都翻了個遍。

李紅美生活不能自理,衣櫥和床鋪都是家人幫忙整理。李紅美說:「我不知道用甚麼語言來形容我內心的痛苦,我修煉了法輪大法,知道了人生的目的,明白了如何做一個好人。一個重度殘疾人想做一個好人,他們都不允許,搶了我的寶書《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我不禁放聲大哭。搶走我寶書的警察叫馬金勝,他恐嚇說,我再哭就把我的寶書撕了,那架勢差一點就要打我了。」

後來有個警察看她哭得特別傷心,就把書還給了她。李紅美的父親回家後,被警察強行揪住按了手印。

安丘市崔永強在青島兩次被安丘警察綁架

2019年9月29日早上5點左右,居住在青島開發區的安丘市大盛鎮法輪功學員崔永強(男,45歲)準備出門,被守候在門外的4名便衣警察綁架,其承租的住所被非法搜查,21,000元人民幣及其它物品被搶走。便衣警察沒有出示搜查證,也沒有出具扣押物品的清單。

參與綁架的便衣警察是崔永強原籍安丘市大盛鎮派出所的警察,為首的是葉姓指導員。他們來青島市黃島區已經4天,用手機定位查到了崔的住處。

當日,大盛鎮派出所警察將此案移交給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長江路派出所。長江路派出所對他非法審訊後,於9月30日將他非法關押到普東看守所。

2019年10月30日下午,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將他構陷到黃島區檢察院。

2018年6月上旬,青島「峰會」之前,崔永強外出打工不在家,其原籍安丘市大盛鎮派出所警察與青島市黃島區靈山衛鎮派出所警察惡意串通,非法將崔永強承租的樓房門鎖撬開,抄走室內物品,並將其停在樓下的一輛做生意用的麵包車開走,扣壓在靈山衛鎮派出所。

警察重新安裝了一把新門鎖,還在他家的門上貼了告示,讓崔永強去靈山衛派出所處理此事。此後,崔永強流離失所,居無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