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基本已經擴散到全球。這場瘟疫的爆發,與當局蓄意隱瞞、錯失防疫黃金期,有著緊密的關係。

事實上,中國歷史上出現的幾次大瘟疫,都是扼殺真話,殺敢言者,進而導致國難緊隨。

庚子國難

1840年庚子年爆發第一次鴉片戰爭。根據KK news的史料,當時英國不遠萬里只派了兩千多士兵參戰,而大清朝傾全國之力調遣了十餘萬八旗和綠營。結果是十多萬人打不過兩千多人,這或許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據歷史學者茅海建在其歷史著作《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中展示,整個鴉片戰爭中前方統帥沒人講真話,無人不撒謊。作爲最高統帥的道光皇帝,其實是在謊言中作出決策的,就像在跟自己的影子在戰鬥。

道光寄予厚望的「靖逆將軍」奕山,是一個膽小如鼠,卻敢於撒彌天大謊的權臣。

奕山抵達廣州後,被英軍打得一敗塗地。最後從英軍炮口下花6千萬(一說6百萬)兩白銀「贖身」回廣州城,並同意英國人全部條件,英方暫時停戰。
這樣的一場慘敗,奕山卻給道光報告:清軍全勝,英軍舉白旗乞和,擊沉、焚毁英國大兵船2艘、大舢板船4隻、小艇舢板10餘隻,英軍溺斃者不計其數。

在十九世紀末,義和團運動出現了。慈禧因為忠言逆耳,決心利用義和團「與萬國開戰」,並將敢於直言、反對開戰的大臣許景澄、袁昶、立山、聯元、徐用儀處死。

開戰的結果,當然是清廷慘敗。

一年後,清廷爲許景澄等五人平反,稱之爲「庚子五忠」。

1900年庚子年是中國歷史上慘痛的一頁,八國聯軍攻佔北京。

這就是在謊言之後的「庚子國難」。

謊言之後的「大饑荒」

1958年,毛澤東和中共提出了國民經濟「全面大躍進」,「超英趕美」的口號響徹在紅色大地上。中共各級、各領域幹部紛紛表忠心,工業、農業、文藝界、體育界等紛紛「放衛星」(放衛星就是撒大謊),而農業上「放衛星」的直接結果,就是造成了慘絕人寰的大饑荒。

查閱當年的中共官媒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關於「畝產萬斤」的謊言滿天飛。

《人民日報》1958年9月18日報導了最大一顆水稻「衛星」。報導稱:廣西僮族自治區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成功地運用了高度並禾密植方法,獲得中稻平均畝產130,434斤10兩4錢的高產新紀錄。這塊高產田面積一畝零七釐五,黑壤土,二等田,共收乾穀140,217斤4兩。

據氣象水文資料,1959至1961年風調雨順,然而這三年中國卻上演著「家家餓死人,村村人吃人」的悲劇。

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餓死人數1,800萬,而紅旗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稱這三年「中國人口減少4, 000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海內外學者估計餓死人數在3,000萬至4,500萬之間。

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裏講述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裏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裏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作家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寫到,僅1958、1959兩年中國的糧食出口就高達700萬噸,(用糧食出口換黃金)可以為死去的3,800萬人每天提供840卡熱量。假如停止出口,中國一個人也不會餓死。

實際上,這場大饑荒,是緊隨這場反右運動和隨後的反右傾而來的。1957年,一百多萬講了真心話的知識分子被打入社會底層,1959年,數萬名堅持講真話的中共官員,被作為彭德懷右傾集團被打倒。

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農業生產力研究室主任姚堅復,在他的回憶文章中說,大饑荒餓死人最多的河南省,也是反右運動最積極的省份。該省第二書記吳芝圃,為了奪權,在毛澤東的授意下,製造了河南右傾機會主義集團一案,並率先進行農村社會主義改造,收農民土地成立公社。各級官員面對農業減產噤若寒蟬不敢出聲,饑荒蔓延並遮掩謊報,導致該省餓死320多萬人,佔全中國餓死人數的20%。 

大饑荒之前,該省打了7萬右派,佔全中國右派比例,也是20%左右。數字或許是巧合,但鎮壓說真話說實話的人之後,大災難緊隨而來,卻是真真切切的自作之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