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當下,在短短兩天之內,大陸江蘇和浙江的醫療團隊相繼完成兩例肺移植手術。兩例手術均在5天之內快速找到匹配供體;主刀醫生與醫院,均涉活摘器官暴行。近年、大陸醫院系統地活摘良心犯器官的黑幕在國際社會被揭示。這兩宗肺移植手術是否存在魔鬼交易,受到關注。

2月29日在南京醫科大學附屬無錫人民醫院進行首例武漢肺炎雙肺移植手術,事後《北京青年報》高調宣傳其手術為武漢肺炎危重症病例救治打開希望之門。緊接著3月1日,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又完成全球首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手術。

據陸媒報導,第二例接受移植手術的患者是位66歲的女性,1月31號被確診,靠人工膜肺(ECMO)勉強維持生命。

報導聲稱,器官來源於一位湖南腦死亡患者的捐獻,但沒有說明捐獻者的身份等具體情況。手術則由做過幾百例移植手術的浙大一院黨委書記梁廷波帶領、肺移植科主任韓威力主刀。

供體來源受質疑

上述兩條新聞發表後,網絡上一片質疑「哪裏來的肺?」「這種時候居然可以隨時有配型成功的健康的雙肺供應?」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陳靜瑜肺移植手術無法避開一個關鍵問題:肺炎患者病程演變無法人為掌控,所以從患者病情惡化(達到手術指徵)到死亡,僅有幾天的移植窗口期。這麼短時間須找到供體、配型成功,還須供體恰好於窗口期內死亡,且必須同時滿足冷缺血時間內的交通條件……誰有如此好運?唯有「特供」。

總結陸媒的報導,兩例移植手術具有以下特點:
第一,找到器官而且配型成功,不到五天。
第二,器官供體都是「腦死亡」。
第三,供體腦死原因不明,身分背景不詳。
第四,器官歷經長途運送抵達醫院。
第五,主刀醫生與醫院,被指涉活摘器官暴行。

為摘活體器官 研發「瞬間腦死機」

2016年,非政府機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佈了一份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報告中提到,重慶市前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發明了一種「瞬間腦死機」,全稱「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它可以使人腦死亡,但維持器官存活。

2017年10月,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電視台《TV朝鮮》的《調查報告7》節目組前往位於重慶的第三軍醫大學調查此事。

《TV朝鮮》記者被告知,「瞬間腦死機」已研發到第三代,它能「致腦死亡,但不損傷其它器官」。

該欄目製片人回韓國後製作了一台原型機,並採訪了韓國「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音譯)。李醫生說,「它只是被用來完好地摘取人體器官,我非常確定。不然為什麼要讓人腦死亡呢?」

二主刀醫生均列「活摘器官」追查名單

第一例肺移植主刀醫生陳靜瑜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中,誇耀稱已做過1,000多例肺移植手術,一般兩三天就做一台肺移植手術,算是「家常便飯」。

陳靜瑜話中道出多年來國際社會關注的一個疑點:中共一直無法合理解釋國內龐大的器官供體來源。

2019年6月17日,調查中共強制活摘器官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宣判結果,判定中國(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存在多年並仍在繼續,所涉及的受害者眾多,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2020年3月1日,「追查國際」發佈最新報告,公開了他們在2019年撥打的200個調查電話錄音,調查對象主要圍繞178家有移植資質的三甲醫院,重點調查了「活摘大戶」和疑點多的單位、責任人。

近日肺移植手術的兩位主刀醫生陳靜瑜和韓威力,也在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之中。

據「追查國際」2016年8月6日發布的公告,陳靜瑜從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參與實施了肺移植131例、供肺獲取129例。從2005年1月至2006年7月,參與了大連市中心醫院實施的心臟和肺移植手術6例;至2008年12月,已完成78例單、雙肺移植。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

韓威力從2011年8月至2012年6月,參與實施3例肺移植及供肺獲取。截至2014年7月8日,其所在的浙大一院已做了1,521例肝移植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