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郵報》周四(3月5日)刊文說,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海外確診病例增加,中國作為最初被新冠疫情困擾的國家現在卻充斥著一波又一波的民族主義自豪感、陰謀論和反美情緒——懷疑、優越感以及幸災樂禍。

中國國內互聯網上廣傳的言論是,美國在掩飾國內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真實死亡人數;美國應該向中國(中共)學習如何應對這種流行病;美國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源頭,全球危機不是中國(中共)的錯。

華郵的報道說,在外界質疑中國(中共)政府管理不當、引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全球蔓延後數周,中共官員和許多普通中國人貌似鬆了一口氣甚至高興局勢「轉敗為勝」——在意大利、南韓,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在應對危機上出現的混亂場景。

不要忘記,中國的互聯網是被中共當局嚴密監控的,輿論也是被引導和操縱的。

「也許陰謀論每個國家的網上都有,但在中共背景下、中國國內網絡本周反美言論的突然激增以及壓倒性流行則令人生疑和寓意重大,因為那裏的網絡審查員通常會刪除『越界』的言論、同時警察會迅速拘留那些散佈『謠言』的人。」報道寫道。

反美言論是中共高層策劃 為挽回面子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的教授肖強告訴《華郵》:「上微信、微博,以及百度搜索,到處都是『其它所有國家都病了』,或者『病毒源自美國』等程度不一的陰謀論。」

肖強說,恰好就在中共及其領導人習近平因隱瞞疫情、形象遭到嚴重貶損之際,中國國內社交媒體就準確及時地充斥反美言論「絕非偶然」。

「這不只是一些不實信息或官方敘述;這是中國(中共)政府通過各種渠道精心策劃的全面運動,罕見的(高層)策劃。這是反攻。」

中國社交媒體和中共官方媒體近期的評論都顯示,反美言論可以如何通過社交媒體創作,加上官方媒體炒作引發「全民共振」。

2月27日,中國(官方)流行病專家鍾南山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了一句話,「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最早在中國出現,但可能並非起源於中國。」

這句話被斷章取義,引發社交媒體以及中共官媒的極大關注和大肆傳播。

只是連中國國內的專家也看不過去這種言論。新冠肺炎(中共肺炎)上海專家治療組高級專家組組長張文宏出面反駁說,鍾沒有證據這麼說。但張的言論很快被中共當局審查。

而鍾本人隨後試圖澄清他的言論,但已經於事無補。謠言在中國大肆傳播,不過這次的推手不是民間,而是中共官方。

海外華人圈也成謠言集散地

而海外的華人圈也成謠言的一個集散地。上周六(2月29日),總部位於紐約的微信公眾號「北美留學生日報」刊文說:「如果這種病毒確實起源於美國,中國是否還應向全世界道歉?」

網絡博主黑海格(Heiheig)當天就「美國政府的流感病例數據是否可疑」進行的網絡調查顯示,在116,000名受訪者中,有91%的人認為可疑。

「他們(美國)無法治癒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才試圖把其誣衊給中國!」這是當中最典型的一個回應,還有很多被調查者嘲笑美國不能生產和中國一樣多的口罩。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民族小報《環球時報》近日更是緊跟美國國內新冠疫情,大量翻譯美國媒體上的監督與責備特朗普政府的影片。

比如:近期轉發美國CNBC邀請一名醫生參加節目的影片,該名醫生在節目中犀利批評特朗普政府在某些應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上做的不足。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環時在中國國內傳這些影片意圖明確,西方未必比中國強、中共制度優於西方。

他說:「這個美國醫生應該去中國,他這個直白批評尺度可比李文亮醫生大多了;要是中國有他的這種批評聲音在,估計能少死好多人。」

朱明補充說:「中共媒體的言論本質上就是精神鴉片,罵罵美國提神,幫中共體系麻醉人!」

中共輿論控制四部曲 顛倒黑白意在推責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3月1日推文說,她發現中共疫情輿論控制可分成四部曲:喪事當作喜事辦、病毒來自美國的陰謀論(理論基礎是鍾那句病毒不是中國的)、我們又贏了(此時正在進行),第四部曲是「中國拯救了世界」、預計很快出現。

「文革時期的文膽、筆桿子們,比如梁效、姚文元等,無恥程度略遜於今天這一批。」她點評說。

果然,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3月4日例行記者會上批評說,個別媒體稱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中國病毒」是「企圖讓中國(中共)背上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完全是別有用心」,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我們要共同反對『信息病毒』『政治病毒』。」他說。

同日,官媒新華社轉發自媒體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以及「聽,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合唱」,正式進入中共輿情控制第四部曲的全面倒戈篇。

芝加哥大學中國政治專家楊達利說,中國的言論完全是複雜的國家機器造出來的虛假宣傳。大量寫手撰寫的帖子和文章,與中共政府一唱一和,反倒迷惑了人們不去追究中國(中共)的罪責。

楊說:「這是一種推卸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