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思德

幾年前,曾看過作家閻連科寫的小說《為人民服務》,而這個題目應該是源於1944年9月中共黨魁毛澤東在張思德的追悼大會上發表的同名演講稿,只不過閻連科的小說恰恰是對毛在該演講中所言的「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極大諷刺。

然而,悲催的是,一代一代的中國人,卻不得不接受中共的洗腦,比如作為小學課本篇章的《為人民服務》就幾十年如一日的欺騙著國人。

張思德之死

這篇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被奉為「老三篇」之一,迫令全國人民背誦的《為人民服務》中稱:「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這個中共眼中死的比泰山還重的張思德到底何許人也?他為人民做了哪些了不起的事情?

官方檔案顯示,張思德1915年生於四川省儀隴縣韓家灣,佃農出身。1933年參加紅軍,後加入中共青年團,參加了北上逃跑的「長征」。1935年,在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後,在中共中央軍委警衛營擔任通訊班班長。

1937年,加入中共。1942年擔任中央警衛團警衛,1943年,擔任毛的警衛戰士。1944年,參加大生產運動,在安塞縣燒木炭,9月5日,因窯洞塌方,被砸在窯洞中身亡。

單看張思德的履歷,似乎並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而且以其警衛員的身份,似乎並無足夠的資格高調召開追悼會。然而,事實恰恰相反,中共中央直屬機關不僅為其召開了追悼會,而且毛還親自出面發表講話。

更讓人心生疑問的是,此後也並無如此高的規格紀念一個警衛員,儘管毛堂而皇之的稱「今後不管死了誰,不管是炊事員,是戰士,只要他是做過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們都要給他送葬,開追悼會」。這其中有什麼隱情?

隱情就在於張思德的死因。根據大陸學者張耀傑的研究,張思德並非死於燒木炭,而是在製鴉片的過程中意外身亡的。這大概就是毛以及中共希冀掩蓋的原因吧。

根據不斷披露的史料,中共一直宣傳的在南泥灣地區開展的「大生產運動」,其實只有少部分地種了糧食,大部分地區都種植了鴉片。

張耀傑披露,他幾年前曾親到延安的南泥灣實地考察過,「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張思德,就是在燒製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裡面的。」

有人依據張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駁這種說法,那是因為這些人不知道鴉片是可以熬制的。鴉片通常分為生鴉片和熟鴉片。熟鴉片就是生鴉片經過燒煮和發酵後,製成條狀、板片狀或塊狀,通常包裝在薄布或塑料紙中。

吸毒者吸食時,熟鴉片可發出強烈的香甜氣味。近年來,媒體還曾見到有人自種鴉片並熬製的新聞。是以,張思德在窯洞中熬制鴉片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中共種鴉片賣給國統區

張耀傑還透露,據其研究中共黨史的朋友告知,這些事情在中共內部文獻中也有記載;但中共卻欺騙了中國人民半個多世紀,把南泥灣種鴉片說成是種莊稼養牛羊,而煉鴉片的張思德則被說成是燒木炭。

關於中共在延安種植鴉片並出售賺錢,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記》、陳永發教授的《紅太陽下的罌粟花══鴉片貿易與延安模式》、美國學者哈里森•索爾茲伯里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都有經考證後的詳細記載。

比如《延安日記》里曾寫道:「到處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例如,在茶陵,遠在後方的一二零師部,撥出一間房子來加工原料,製成鴉片後就從這裡運往市場……」,「政治局已經任命任弼時為鴉片問題專員……」

當彼得問及毛澤東:「特區的農民往往由於非法買賣鴉片受到懲辦,而現在甚至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與機關也在公開地生產鴉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老毛沒有吭聲,一旁的鄧發代毛回答說:「從前特區只是把鹽和鹼運往國統區。我們一掛掛大車滿載著鹽出去,帶回來的錢袋卻是癟的,而且還只有一個錢袋。現在我們送出去一袋鴉片,就能夠帶回滿滿的一車錢。我們就用這些錢向國民黨買武器,回頭再用這些武器來收拾他們!……」

此外,一些學者還查到1945年中共冀魯豫邊區第六專區所轄淮太西縣允許鴉片煙合法經營以及徵收鴉片煙土稅的文件:《淮太西縣煙土稅徵收與管理暫行辦法》。與國民黨禁止種植鴉片以及交易的政策相比,中共則是為了自身利益而不惜殘害民眾,可見中共滿口的「為人民服務」不過是謊言而已。

而在1936年12月西安發動軍事叛變,站在中共一邊的陝西綏靖公署駐甘肅行署主任鄧寶珊,不僅給予了張、楊以支持,而且在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被國民黨政府任命為21軍軍團長後,利用駐守榆林的機會,多次到延安與毛、朱等人會晤。

網上有消息稱,鄧不僅吸鴉片而且種鴉片,跟延安互開方便之門,並幫助延安把種的鴉片賣到國統區。這自然讓中共是喜出望外,毛稱其「為德之大,更不敢忘」,而蔣介石卻沒有察覺。

為何選警衛團?

中共自然也認識到了燒製鴉片的名聲確實不太好,因此參與者必須是信得過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證參與這項工作的人不會中飽私囊。而「黨性強」、「紀律性強」的中央警衛團戰士是首選。

據說,除了張思德,中央警衛團很多幹部、士兵都輪流參加過加工煙土的工作。試問,張思德們是在為人民謀利益還是在為中共謀利益呢?

可嘆的是,張思德為了這罪惡的鴉片失掉了年輕的生命,而且這個「燒煙英雄」還讓蒙在鼓裡的全國人民學習了數十年。中共真是害人不淺!

周文雍、陳鐵軍

中共黨史上,廣為人知的「刑場上婚禮」的男主角周文雍與女主角陳鐵軍。(網絡圖片)
中共黨史上,廣為人知的「刑場上婚禮」的男主角周文雍與女主角陳鐵軍。(網絡圖片)

在中共黨史上,有個廣為人知的「刑場上婚禮」的故事,並被拍成了電影。故事講的是兩個曾假扮夫妻的中共黨人,在廣州暴動失敗被捕面臨處決時,在刑場上舉行了婚禮。

他們一個是廣州暴動行動委員會負責人之一周文雍,一個是中共兩廣區委婦女委員陳鐵軍。然而,根據當時廣州報紙記者的報導,所謂的「刑場上的婚禮」並不存在,而是後人加上去的。

雙雙走入歧途

出生在廣東開平一個貧窮塾師家庭的周文雍,上完高小後,前往廣州讀書。讀書期間,受「五四運動」影響,開始熱衷「革命活動」,接受馬列思想,並在1923年加入中共青年團,1925年加入中共,歷任廣州工人代表大會特別委員會主席,中共廣州市委組織部長、工委書記,廣州工人赤衛總隊總指揮,廣州蘇維埃政府人民勞動委員,中共廣東省委工人部長。可以說,周文雍成為了中共在廣東的一個重要領導人之一。

而本來有著很美名字陳燮君的陳鐵軍,則出生在廣東佛山一個小商人家庭。在其要求下,家人送其上學讀書。1919年亦受「五四運動」影響,她轉到一間新式學校讀書。即將畢業時,陳鐵軍被父母許配給了富商的兒子。結婚後,她因不滿丈夫「胸無大志」,遂前往廣州讀書,並接受了馬列思想。

1925年,陳鐵軍考入中山大學後,更加積極參與各種「革命活動」,並在次年加入中共,同時將名字陳燮君改為陳鐵軍,意思是與舊的一切決裂,要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中共。被中共嚴重洗腦的陳鐵軍大概並沒意識到,她將傳統女性的溫柔拋棄、走向所謂革命的同時,也是在將自己送上一條不歸路。

參加暴動

在孫中山「聯蘇、容共」政策下,中共秉承共產國際指示加入國民黨「借殼發展」,之後逐漸奪取了國民黨黨內的各項權力,並使國民黨內部出現分化,國民黨內許多人對中共極為不滿。

1927年4月,國民黨在蔣介石的統率下取得北伐勝利,建立了南京國民政府,隨後,國民黨開始「清黨」,大舉抓捕中共黨員。

中共在多地發動暴動來應對國民黨的抓捕。時任中共最高總書記的瞿秋白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策動了南昌、秋收和廣州暴動,周文雍即是1927年12月廣州暴動的領導人之一,領導人還有張太雷、葉挺、惲代英等。

共產國際代表和和蘇聯駐廣州領事館官員直接參與了軍事行動,還公開開著領事館的汽車,插著紅旗穿過街市。

在暴動過程中,中共為報復國民黨「清黨」,大肆捕殺並焚燒房屋,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僅總工會一處,就燒死一百多人。陳鐵軍也參加了暴動。而在鎮壓中共的過程中,廣州市政府也大肆搜捕參加暴動人員。有數據顯示,雙方死亡人數在兩萬人以上。

在鎮壓中共暴動後,國民政府宣布與蘇聯斷交,並驅逐各地蘇聯僑民,同時關閉上海、漢口、長沙蘇聯領事館。1923年至1927年間國民黨的聯俄政策徹底結束。而參加暴動的包括周文雍在內的中共領導人,則逃到了香港。

「刑場上的婚禮」不存在

1928年1月初,以李立三為書記的中共廣東省委在香港舉行全體會議,並懲辦了暴動的領導者,周文雍也受到處分,並被要求回到廣州繼續從事革命活動。

周文雍返回廣州後,中共派陳鐵軍為其助手,並扮成一對華僑富商夫婦,建立新的聯絡網和交通線,醞釀下一個暴動。但不到一個月,兩人同時被捕。同年2月6日,兩人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據當時的廣州報紙報導,行刑前,周文雍要求和陳鐵軍合影,國民政府同意了其請求。沿途,二人均高呼口號,不過,根本沒有什麼刑場上的婚禮。中共《同舟共進》2012年第2期的一篇文章《「刑場上的婚禮」與刑場外的真相》證實了這一點。

由於他們是以夫妻的名義在廣州活動,大家都認為照片上的兩人是夫妻,所以有人在照片旁以陳鐵軍的口吻附加了一句話:「我們倆過去在一塊工作,一直沒有結婚,現在我們宣布舉行婚禮。」後來亦參加廣州暴動的聶榮臻的一句「那是刑場上的婚禮啊」,成為了後人杜撰的肇始。

一個問題是,彼時的有夫之婦陳鐵軍離婚了嗎?至少筆者沒有找到這方面的證據。如果沒離,中共所宣揚的所謂的刑場上的婚禮不過是中共黨人又一出迷亂婚姻的折射。

簡評

在中共一向的宣傳中,刑場上的婚禮儼然成為了「革命浪漫主義」的代表秀,而留下「壯士頭顱為黨落」的周文雍以及陳鐵軍,如果穿越到中共已為人人所痛恨的當下,會不會放聲大哭呢?(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