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旅居加拿大的武漢人吳先生向《大紀元》媒體集團爆料,他在武漢的15位親友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3位已去世。

在武漢生活了40年的吳先生現旅居加拿大,他在武漢的15位親友已感染中共肺炎,3人已去世。他質疑中共官方一直瞞報感染和死亡人數。

吳先生透露,在公民記者方斌報道出,一個醫院看到8具屍體後,他於2月2日聯絡到一位在武漢一個殯儀館工作的朋友,這位朋友告訴他,燒屍爐24小時運轉,當時每天大約燒120具屍體,「一個車裝8具屍體,一天要運去15車。這些都是用專門通道拖過去燒的屍體,沒有親人跟隨的屍體。他會用專門的袋子裝起來,這個遺體有四層袋子。」

認識的人死掉三個

「2月2日我們給社區打電話,因為我一個親戚快去世了,發燒39.5-40度,燒了17、18天了,社區主任就說,你不用給我打電話,我告訴你,武漢市需要住院的人有二十多萬人。他說,你沒有機會的。」

「這個疫情是個非常可怕的事情。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有3個人感染,我的同事和朋友中有12個人感染,我認識的人中,死掉的已有3個了。」

「共產黨一開始就撒謊,不確認,我所有感染的家人和朋友,他們都面臨一個問題,他們(中共)不確認,他們不認為是中共肺炎。」

「我的兩個親人,一個遠親,他是在1月8日就確診了,但是不告訴他,讓他回家,當時回家以後就傳染了很多人,我還有一個親戚是1月19日確診的,也是回家,到2月2日我們才知道,原來早就確診了,也感染了家人。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任這個事情,根本就不管,所有的醫院都成了社區傳染。」

部份採訪錄音
  我一個親戚1月8日診斷書寫著,「雙肺有感染性病變,通過CT看出呈毛玻璃狀」,這就是典型中共肺炎的症狀,但是就是不給你確診。他不確診你就得自己掏錢,如果確診為中共肺炎就得國家掏錢治療。

「所有的親友都是有症狀的,連續高燒,劇烈咳嗽,那種高燒是你吃抗生素不能退的,有吃退燒藥,退燒後6個小時,馬上又燒。」

「我這邊親人朋友呼吸困難的,基本都已經去世了,因為呼吸困難,那就是重度感染,就要插管,插管基本上就沒有回來的。舉個例子,我一個朋友,1月8日做CT後,打了幾天針後,要求住院,醫生不同意,讓回家回社區打針。1月17、18日就出現呼吸困難,就住院,插管是在1月23日,插管4天去世,年齡不到70歲。」

吳先生去世的3位親友中,有一位是住進了金銀潭醫院。他說,能進金銀潭醫院的病人,可能會比進別的醫院活稍微長幾天。

吳先生從親友那裏了解到,2月2日以前,求醫非常困難,感染了中共肺炎只能在家裏等死。

七千癌症病人受影響

吳先生有朋友是武漢某醫院的醫生,那位醫生告訴他,在2月2日以後,病人有機會住院,如果你告訴醫生你完全不能呼吸,是有可能住院的。住院這方面有好轉是他們把大量的輕症患者轉移到方艙醫院去了,同時還把其他科室的病人趕回家。

「這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因為他把癌症病人也趕回家。在我認識的人裏面,有3個癌症病人在過去一個月裏去世了。 因為沒有放療化療,還有重症的病人都是拔管拔針回家的。我做了一個記錄,我朋友的長輩是2月15日早上突然被趕走,整個一個腫瘤醫院都清空了,床位都騰給了中共肺炎重症患者。我的醫生朋友告訴我,整個武漢市大約有7,000癌症住院人士受影響,」

武漢一線的醫護身處極其嚴峻和危險環境

而武漢一線的醫護人員,也身處極其嚴峻和危險的環境。吳先生說,他認識一些一線的醫生和護士,他們告訴他,早期大概一天全湖北省的核酸檢測名額非常有限,如百步亭社區幾萬人就1個名額。2月中旬稍微增加一些名額。一線醫生和護士2月20日之前,基本都是10個小時一班,是沒有停過的。

吳先生說,在湖北省仙桃三伏潭鎮衛生院,50歲的劉文雄醫生2月25日病死,他的家人要去申請工傷,政府拒絕。她展示了接診記錄,證明他在1月12日至2月12日,他在發熱門診接診了三千多個病人。三伏潭鎮人口7.5萬,意味著他一個人接診了這個鎮上4%的人口,一個鄉鎮醫院大約有4~5個醫生,也就是約二成人去看了發熱門診。

醫生朋友還告訴吳先生,武漢市內的醫院,從2月5、6日後,就沒有N95口罩了。

「我知道的三家醫院(包括李文亮醫生的那個武漢市中心醫院),一個月以來,都沒有這個口罩。這三家醫院都是很大的醫院,我相信其它醫院情況也相似。」

吳先生計算了一下,武漢市內大約有30萬名醫護,外地去支援17萬,每天都要消耗百萬個口罩,醫療物資極其短缺。

「包括隔離病房的醫護,使用的湖北枝江的一個口罩廠生產的民用口罩,我把這個口罩發給我美國的一個醫生朋友看,他說戴這個口罩進隔離病房,基本就是自殺。他們現在使用的護目鏡,都是每天清洗、消毒,然後第二天接著用。」

「防護服基本是國產的,之前還是美國杜邦的,現在都沒有了。」

因為缺乏基本的防護物資,很多醫護被感染,而官方卻稱,疫情得到了控制,很多省零新增病例。而吳先生從醫生朋友那裏了解到,「李文亮所在的醫院就有150名醫護感染,協和有三百多名,這還是月初的數字。這是非常可怕的。只要醫護人員在不斷的被感染,這個疫情控制就是個笑話,我不相信他們的疫情控制住了。」

跳過紅十字給醫護捐贈

吳先生從1月起,給同濟和協和等醫院分三批捐助了總值4萬人民幣的醫療物資,包括N95口罩,護目鏡等。他選擇跳過紅十字,直接與醫護人員聯繫。他說身邊有很多華人也在這麼做。

「我們主要是捐給在網上呼救的醫生和護士,他們在網上請求幫助,我們就會跟他聯絡,然後就寄給他。」

政府二到三天會提供一些菜 價格是平常四倍

武漢遭封城已38天,吳先生說,武漢人不僅被剝奪自由,生活物資問題也越來越浮出水面。政府2到3天會給你提供一些菜,我不知道主糧怎麼提供的,菜我知道主要是蘿蔔和白菜。

「從我2月24日朋友發給我的一個菜單圖片看到,幾顆白菜,幾根黃瓜,加上一些別的菜,就100塊,這個價格大概是平常的4倍,那很多沒有工作的人和老人基本是吃不起的。」

吳先生的親友中有需要吃奶粉的孩子和孕婦,面臨買不到奶粉和營養跟不上的問題,目前只能通過社區工作人員,幫助去超市買一些高價豬肉、成人奶粉。

一場徹底的人禍

吳先生得到的一個真實的政府內部文件顯示,湖北省的一個60萬人的縣城,1月23日封城前,確診的人只有13人。封城72小時後,縣城裏已有580人確診,疑似病例達到3,000,確診裏面40%是重症病人。(為了保護提供信息者,吳先生暫時不能提供文件的圖片。)

他說,這足以證明共產黨封城,造成人民的恐慌,他們會排隊去醫院,造成醫院裏交叉感染,醫護人員感染。醫院裏面不要說走路,連站的地方都沒有。

吳先生說,17年前由於中共隱瞞沙士疫情,造成全球多國民眾喪生。17年後歷史彷彿重演,中共再次隱瞞中共肺炎疫情,病毒蔓延到全球六十多個國家,是因為中共體制沒有變,它不受監督,共產黨的醫療體系,是一個斂財的工具。

他在武漢得了感冒去醫院,要打兩周的針,花掉幾千人民幣;晚期癌症患者都無藥可醫了,也要被壓搾幾十萬元。

他說,「共產黨在這次疫情中徹底透支了它的信譽,它的財力,它的軍警力量。它將無力面對接下來的通貨膨脹以及社會動盪。對武漢人來說,幾乎每一個人的親人或者朋友,抑或感染、抑或死於這個病毒。這在他們的心靈會留下永遠的創傷,無法修復。」

「這場災難才剛剛開始,還會有更多的中國人死去,那麼中國人會從這場災難中認識到,共產黨是一切罪惡的源頭,他們會奮起追求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