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大都相信天命,相信「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但是現今的人卻對此不以為然,認為是科學無法證實的。但是浩瀚的宇宙,有多少奧秘是人類的科學無法洞悉的呢?古代有許多高人都能準確預測未來;相面者可知人的禍福;風水師也知家宅凶吉。冥冥之中有定數,人力很難改變。

生死有命 毫釐不差

俗話說:「人的命,天註定。」閻王要人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人要死時,不僅死的時辰是定好的,而且連甚麼方式死也是定好的。

《太平廣記》中記載了這麼一件事,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說:「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運有聯繫,命運事業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該甚麼時候來也是註定的。過去太后(武則天)誅殺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審判應當死刑,宗子長嘆說:『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鋸!』半夜時,用自己的衣服領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時又甦醒過來,立刻又說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裏一樣。當他剛甦醒的時候說:『我剛死,冥府的官就生氣地對我說:「你該被殺死,為甚麼自己就來了?快回去受刑!」』宗子問甚麼緣故,冥官把生死簿給他看,因為他前世殺了人,現在要報償。宗子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被殺時面無一點難色。」

人來世間,何時出生,何時入土,看來早有定數,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積德,做惡造業,沒有不償還的。

富貴在天 皇帝改不了

宋朝吳曾的《能改齋漫錄》中記載,一次,宋仁宗駕臨便殿,忽然聽到兩名平時在身邊的侍從,正在爭辯甚麼,講得很熱鬧。宋仁宗便把他們叫來一問,才知道他們兩人在爭論人的貴賤是誰定的。甲說:「人的貴賤,是由上天註定的。」乙說:「人的貴賤是皇帝決定的。」

仁宗聽了,沉思默想了好一會兒,他決定用一個辦法,要來試一試。於是他命人取兩個小金盒來,寫了兩個同樣的字條,分別藏到小金盒裏。這兩個字條寫的是:「先到你那裏的人,請保奏給事(官職名)之職。有勞你對他施恩。」把字條各放入小盒後密封。他人皆不知其中的內容。

然後,宋仁宗命乙(講「人的貴賤是由皇帝決定的」那個人)攜帶一隻小金盒,送到內東門司(安排官職的部門)去。宋仁宗估計他已經走到半路了,這才命甲(講「人的貴賤是由上天註定的」那個人)攜帶另一隻小金盒,也送往內東門司。

不久,內東門司保奏了甲當給事之職,而沒有保奏乙。宋仁宗大惑不解,詢問之後,知道:原來乙走到半路上,摔了一跤,腳跌傷得很厲害。因此,甲雖然出發得晚,反而先到了。皇帝感嘆命由天定,即使貴為天子也無法改變。

盜賊命運 亦關天數

事據《通紀》。明朝正統十四年,廣州有個巨盜,名字叫黃蕭養,他因作強盜犯罪無數,被關在郡裏的監獄中,已有十年了。

有一天,他忽然發現:自己平時所睡的竹床,生出了不少竹葉。與他同關在大牢裏的囚犯中,有一個人略懂命理,就為黃蕭養算了一卦,認為這是祥瑞的徵兆,建議他設法逃走。黃蕭養十分高興,便砸壞了身上的刑具,偷偷越獄。出獄後,黃蕭養入海作亂,跟隨他的人發展到十餘萬,他便僭號稱王,在海上大肆搶掠。

到了景泰元年二月,朝廷命都督董興,率兵去討伐黃蕭養。三月初旬,夜有一顆大星,墜於大河南岸。當時在軍中有個懂得天文天象之學的人,名叫馬軾, 都督董興問馬軾:「大星墜落於河的南岸,這是甚麼徵兆?」馬軾當即占卦,根據卦象講:「現在是三月初,到四月,就能把這個海盜頭目黃蕭養抓住!」

於是,官軍士氣振奮,齊心破賊。四月的一天,在大洲頭與賊軍會戰,果然大破賊軍。黃蕭養被亂箭射中,官軍將其生擒後伏誅,黃蕭養的餘黨,全部投降。

有一位學者陳氏嘆道:「按:枯竹生枝,而兆蕭養之亂;大星夜墜,而兆蕭養之亡。盜賊的命運,亦關天數,非偶然也。」

蔡確一生 全被說中

北宋大臣蔡確,字持正,是泉州晉江人。他在任府界提舉(官職)時,縣中有一人在夢中來到一所官府之中,只見殿堂上坐著四位身份尊貴的人,都身穿繪有卷龍的禮服,頭戴禮冠。這時,旁邊有人指著對他說:「這是宋朝宰相的次序座位。」此人抬頭視之,發現蔡確坐在最後面。醒了後,此人困惑不解,因為蔡確當時剛升任府界提舉。(出自《春渚紀聞》)

直到蔡確後來果真做了宰相,後又被貶到嶺南時,這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除了盧多遜、寇準、丁渭外,蔡確正是第四位被貶領南的宰相啊!

據說蔡確年輕時自己也曾做過一個夢。在夢中,有位仙人告訴他,說他的父親做狀元時,他就可以做執政了。蔡確醒來覺得可笑,因為父親已經年邁,是即將退休的人了,怎麼可能再做狀元呢?後來蔡確真的做了執政,恰巧當天金殿科舉唱名,狀元居然真的是他的父親蔡黃裳。

不僅如此,蔡確年輕時還曾遇到一位道人,道人對他的將來做了預測。當時蔡確有位好朋友叫張湜,兩人家中都很窮困。有一次,兩人結伴出遊,在路上遇到一位道人,道人一直盯著蔡確看,並說:「你長得像李德裕。」李德裕是唐朝宰相,後被流放海南。蔡確以為道人戲弄他,便開玩笑地問道:「那我將來可以做宰相嗎?」道人說:「可以。」蔡確聽了大笑,又問:「那我是否同李德裕一樣會被貶往南方。」道人說:「是的。」道人又告訴旁邊的張湜,說當他家中有五十口人時,他就可以做卿監了,又告訴蔡確:「這個時候你就會死了。」蔡確和張湜都哈哈大笑,以為遇到了瘋子。

後來果真如道人所言,蔡確當了宰相,又被貶往新州,在新州住了五年,有一天,他收到好友張湜的來信,說他最近已經升任司農卿了,一家五十口人在京城生活困難。蔡確這才想起當年道人的話,其中只差自己「死」這條還沒有應驗了。接著沒幾天,蔡確就舊病復發死了。(出自《宋稗類鈔》)

可見人的一生早有安排,並非人所能左右和主宰。而現代科學根本無法證實這些神奇的事情,就像螞蟻永遠都無法證實人的存在一樣,人類的科學也無法真正了解浩瀚宇宙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