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確診感染武漢肺炎釋囚出獄後從武漢直闖北京,事件讓習近平震怒,下令徹查;結果有20多名涉事鄂、京官員被處分。倫敦帝國理工學院估計,全球從中國大陸流出的大約三分之二武漢肺炎病例,尚未被檢測到,這顯示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多種傳染途徑還未被發現。大陸各地「響應」中央復工命令,疑近日隱瞞疫情調低數據,中國疾控中心警告疫情可能因此捲土重來。

2月下旬,一名被確診感染中國新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黃姓女釋囚,神奇突破層層封鎖,進入北京。得知消息後,日前下令要嚴防死守保住北京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震怒,各級官員隨即行動,嚴加追查事件的來龍去脈。

3月2日,湖北及北京公佈聯合調查報告,認定「黃某事件」發生在武漢女子監獄,但根源在湖北省司法廳和湖北省監獄局。湖北及北京各涉事機構及部門主管,或被查或被免職。

廿幾人被查、免職或處分

湖北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譚先振被調查。

湖北省司法廳黨委委員、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郝愛民,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胡承浩,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張新華,以及刑罰執行處處長李欣四人被免職。

此前,武漢女子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周裕坤被撤職,武漢女子監獄副監獄長郭秋文及刑罰執行科科長湯早容被免職,三人也被「立案審查調查」。

湖北武漢東西湖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尹志強被免職及立案審查調查。

北京高速公路檢查站的副站長免職,另有人被記過處分。

事件發生10天之後,共有20多人在習近平的震怒之下,被免職和處分。

涉事染武漢肺炎女釋囚黃登英,原為湖北省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副股長兼出納。因犯貪污罪,2013年6月判監10年。黃登英人脈廣,在北京有三個物業。

調查報告稱,黃登英2月17日刑滿後,原本被安排留在獄中,但黃登英一直要求回家,監獄要求黃登英的女兒「自己想辦法」。此後,一位獄警與其女兒前夫,於2月21日上午將黃登英送至武漢北高速收費站口,黃登英的家屬在卡口外等候,卡口的執勤警員,未按要求履行查控職責,將其放行。

黃登英坐上女兒及女兒前夫所開的車,離開武漢,經京港澳高速公路進入北京,期間未被發現。

北京當局調查後發現,黃登英一行從武漢出發前,家人曾致電北京市疾控中心詢問「武漢人是否能來北京」,當時接聽電話的人員稱:「只要能從武漢那邊上高速、能出武漢,北京這邊沒有限制通行。」

當車駛到北京高速公路的檢查站時,檢查人員只量度了車上人的體溫,未再次檢查身份就放行。車駛到黃登英的女兒居住的北京住宅樓,直接駛入地庫停車場,保安未量度車上人的體溫。

不過,「闖京」事件不只一宗,另一位從外地闖入北京的,據說涉及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栗戰書的新加坡籍女婿蔡華波,在新加坡確證感染武漢肺炎後被專機接回北京,送入北京中日友好醫院。目前,未知這件「闖京」事件的調查報告甚麼時候出籠。

英學府報告:2/3大陸流向世界病例未被測到

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日前發表報告稱,估計全球從中國大陸流出的大約三分之二新型冠狀肺炎病例,尚未被檢測到,另有多條傳染途徑,尚未被發現。

該報告追蹤武漢天河國際機場航班的流量,以及國際檢測到的病例等數據進行對比分析,並以新加坡作為參照,評估每個國家/地區對疫情監視的敏感度。

報告估計,全球從中國大陸流出的大約三分之二的新型冠狀肺炎病例,尚未被檢測到,這可能導致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多種傳染途徑還未被發現。

美國財經分析公司Insider Monkey分析師Ian Dogan使用南韓新型冠狀病毒流行病數據,計算出迄今最可靠的新型冠狀肺炎死亡率,然後用這個死亡率來反推某個國家的實際感染人數。

Insider Monkey分析公司分析師Dogan選擇使用南韓的數據,因為他認為南韓的數據最可靠。

他以南韓的數據,按照中共官方數字推算,中國大陸應該有60萬到15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

復工救瀕潰經濟 製假數據

在大陸,復工拼經濟是目前各地政府的首要任務,但國家衛健委在2月28日召開記者會,強調「疫情依然形勢嚴峻複雜,還有捲土重來的風險」。

衛健委主任馬曉偉說:「隨著復工復產復學、返程人員流動,疫情存在反彈風險,一些地方已經出現聚集性病例。」

各地方政府目前面臨兩難困境:復工,疫情可能進一步失控,不復工,經濟瀕臨崩潰。儘管中共發佈的「官方數據」和「正面宣傳」均顯示疫情已被控制、日趨消退,但本報獲得的政府內部文件表明,某些地方政府在隱瞞疫情,為推動復工而發佈假數據。

23天開四次常委會推復工

中共最高當局在2月3日以來的23天內,連開四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並在2月23日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視頻電話會議,命令除湖北和北京外,全國各省區都必須復工,「落實分區分級精準復工復產」,「推動企業復工復產」。

由此,「官方」疫情數據會「響應」黨的復工令,也就不奇怪了。

過去兩個星期,除了2月20日新增病例有所反彈外,2月24日湖北之外的「官方」新增病例只有9宗,當天新增病例零增長的省份達到23個。

2月25日,湖北以外地區新增病例只有5宗;零增長省份達到26個。

截至2月27日,中國已有10個省份下調了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等級。其中,甘肅、遼寧、貴州、雲南、廣西、內蒙古由一級響應調整至三級響應;山西、廣東和安徽由一級響應調整為二級響應;福建省也下調其新型冠狀肺炎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等級。

不過,本報獲得的山東省疾控中心病毒所上報給省衛健委的「全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檢測信息統計日報表」文件顯示,2月23日該省核酸檢測樣本呈陽性數字(實際驗出的新增確診數)為43例;2月24日檢測樣本呈陽性數字為47宗。實際驗出的核酸檢測樣本呈陽性數字,並未出現較為明顯的變化,更不存在減少至個位數字,甚至清零的趨勢。

據大陸媒體報道,廣州、重慶、北京、蘇州等多個省市,都陸續出現公司復工後,有員工確診感染,導致大量人員被隔離的聚集性感染事例。

2月19日第三次政治局「防疫」常委會後,官媒不再報道復工感染的消息。

但2月24日北京市公佈一名清潔工確診,一個人就導致178名密切接觸者被隔離,截至2月26日至少10人被確診感染。

2月29日,網友Cheng Kaifu在Facebook上透露因復工導致集體感染的訊息:他說,武漢郊區的陽邏街道,昨天因為電廠復工和集貿市場交叉感染,確診了20人,隔離200人左右。管控沒有放鬆,還在升級。

推特Twitter帳號「武漢普通人(@Onebtcer)」的推文說,遼寧丹東報告一宗新增病例,並且已經病危。該地領導瞬間下課(被炒魷魚)。

有評論指:「人家都是『零』增長,有一個不怕死的,非要報一例新增,被免職了!這就是『零』增長病例的根本解決辦法!」

零增長背後,中國大陸有多少只思升官而不計人命代價的政治考慮,恐怕難以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