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管局近日表態欲對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秋後算帳,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席吳敏兒表示,港府此舉無異於毀滅港人合法罷工權,將引發更激烈的反抗。(大紀元)
香港醫管局近日表態欲對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秋後算帳,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席吳敏兒表示,港府此舉無異於毀滅港人合法罷工權,將引發更激烈的反抗。(大紀元)

香港醫院管理局日前表示,針對2月3日起參與五日罷工的醫護人員「考慮跟進行動」,對此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席吳敏兒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港府此舉無非是欲「毀滅」《基本法》27條賦予港人合法的罷工權,「這將引發更多人站出來反抗,反抗會比以往來得更加激烈。」

為要求港府「全面封關」,阻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2月3日發起一連五日罷工,逾8000名醫護人員參與。吳敏兒表示,他們不為自己,只為全香港人免於恐懼,如果林鄭政府針對他們的話,「我相信大部份有良知的香港人、支持醫護的香港人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

3月1日醫管局員工陣線聯與53個工會發表聯合聲明,要求醫管局停止恐嚇及懲處日前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並公開承諾永不秋後算帳。

吳敏兒表示,近一年來,香港大約成立逾100個工會,增加了許多生力軍,「這是一股不可小看的力量,在瓶頸的日子裏帶來一絲絲曙光。」

從反送中到抗疫,吳敏兒始終走在最前線,她表示,港府與人民對著幹,只能靠市民自救,而她希望港人相信,希望永遠都在手心裏,不要絕望。「知道有些事是不對,我們就應該繼續去平反、去繼續爭取。大家一起走,就會想到方法。」她還提醒港人不要忘記在反送中過程中付出了汗水,記住身故的手足,「他們在我們心裏,成為我們一股推動的力量。」

一年成立逾百工會 增加生力軍

記者:54個新工會發表聯合聲明說自己受到打壓,介紹一下最新工會的發展?

吳敏兒:過去一年,是工運會史上大量新工會成立的一年,有報道說已經成立(已登記)超過100個新工會,包括各行各業都有。當初大家都沒有想過的。在反送中運動之後,10月、11月左右,大家都準備區議會選舉,都在想我們的選票有多大的力量呢?結果大家看到選票原來力量是不小的,於是大家都在想,要看看哪些選舉平台,我們仍然沒有克服呢?其中一個很明顯是關於勞工界的議席,有特首選舉委員會、立法會的勞工議席,也有勞顧會選舉等等。令很多人萌生一個想法:我們要光復它。所以慢慢地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其實對於固有的一些傳統的工會來說:都是一個很難忘的體驗。

過去我們很多年都在勞工界打拚,都知道勞工議題很重要、過去工會的數量沒有今天那麼豐富,但我們都很用心去打拚,突然間多了這麼多生力軍的力量,其實就帶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我們在抗爭的路上,在10月以後慢慢演變出來工會這裏是不是一個新的戰線?讓大家茫茫然覺得像瓶頸的日子帶來一絲絲曙光。

記者:總共成立了多少新工會呢?議員助理都有個新工會。

吳敏兒:是啊:各行各業包括議員助理都有新工會,還有例如醫護、教育、公務員等等,這些都成立新工會,整體來說政府很少主動把數據說出來,但根據不同傳媒的報道,已經超過100個,我相信是不可以小看的一股力量。

不為己利罷工 醫護人員籲封關阻疫情

記者:提到醫務人員罷工,醫務人員工會的處境怎樣呢?

吳敏兒:他們其實作為一個新工會,這次締造了很多歷史,短短兩個星期內有2萬2000人同時在那段時間加入工會,大家都沒有想過的。當初他們新成立大約二千到三千人左右,但因為疫情進展,令他們越來越擔心裝備、與封關不封關的問題,於是越來越強烈的聲音要加入工會,是這樣一步一步的來。而這期間也有不同的教授級的人員,有一個實名的聯署的公開信,希望醫管局踏實的去跟政府說:真正的封關。大家很想阻止病毒進入香港,至少一段時間,不要令香港真的淪陷,變成一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城市,其實是想拯救全香港人的健康。一個新工會這麼短時間積聚這麼大的能量做一件這麼重要的事,其實是很吃力的,其他的新工會也在後面協助他們,各式各樣工作都有,包括文宣、街站等等。他們成為了眾矢之的,有人就叫他們黑醫護的、逃兵,連我們幫忙的都一起罵。但其實我見到大部份市民都理解他們這五天的罷工,其實就是想令香港免於疫症的傷害。

其實他們都不想罷工的,沒有一個罷工的人說我是為罷工而罷工,從來都不會的。是因為一些訴求與罷工發生之前,大家雙方締造的機會全部都流失了,沒有辦法談判,沒有辦法避免罷工的發生,迫於無奈。

這次見到很多市民都理解與諒解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這麼高尚的情操。雖然有些人不同意,但同意的人也很多,因為他們這次不是為自己加工資、要多些假期或者金錢上的利益,他為的是全香港人免於恐懼的侵襲,希望停止輸入病毒,其實這是任何行業,在那一段日子大家很努力共同的一個目標。很可惜政府只是置若罔聞,最終難以避免發生這次罷工。

醫館局搞秋後算帳 意欲毀滅合法罷工權

記者:現在疫情還不斷擴展,這一場仗還要繼續打下去,但現在醫館局搞秋後算帳、缺席信,與特首向中央打小報告有沒有關係嗎?

吳敏兒:在我眼裏肯定有關係的。因為如果不是她給人知道了這個「小報告」,因為他們(醫護人員)那天罷工是針對他們(林鄭政府),現在看到那個源頭是來自特首。當媒體報道了這封小報告的內容出來之後,我們暫時還沒有見到特首辦有甚麼官方回應,說報告是造假還是怎樣的,我覺得已經很清楚證實得到一件事,就是特首要對付這一班醫護人員。其實大家都看到他們走上罷工這條路,既然不是為自己私利,為甚麼還要對付他們?而更重要的是在《基本法》27條裏,大家有參加工會、參加罷工的權利,如果透過特首要對付他們的話,這一個訊息就很明顯就是要毀滅我們僅有的罷工權。我相信大部份有良知的香港人、支持過醫護的香港人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

記者:這一封信件出來之後,有收到會員的反應嗎?他們遇到甚麼樣的情況?

吳敏兒:這封信出來以後,大家都馬上聯絡工會,工會也取得法律意見,知道醫管局原來視他們為曠工,就是說未獲得授權的缺席是不是?但我相信沒有人不知道那天是罷工,而個別的同事也都有他們各種的方法,工會都建議他們罷工前通知他們部門:我要罷工。更何況整件事都很高調給媒體報道,醫管局的管理人員這一刻都還是覺得:我不知道為甚麼這一天你不見人呀?大家都知道他們是罷工來的,你(醫管局)不知道他去哪裏嗎?我們其他香港人都知道他們去哪裏?他們那天罷工啦,不同的簽到點留在那裏,守著那個位置,如果你說這樣都不知道的話?都不知道你們管理層那幾天是睡覺了?還是沒有睡醒覺?所以不需要找一個藉口,現在工會就有反應了,就是否定了這個曠工與不獲授權的缺席這個說法;那一天是罷工來的,《基本法》27條都有這個指引,如果(醫管局)不明白的話就去諮詢律師、查字典。

記者:預計要大家守住這條底線。

吳敏兒:是呀,你問一眾的工會,現在很明顯地正在侵奪或者直接想拿走他們的罷工權利。原來罷工之後要給一個這樣明目張膽的秋後算帳對我們,那樣會有更多人站出來反抗,反抗會比以往的反抗來得更加激烈,因為這是一個工人最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去對他的僱主、甚至對這個政府作出他們的怒吼的方法之一,那樣你都不給?還要罰?

不是使大家更加憤怒,還會怎樣呢。

港府與香港人對著幹 市民靠自救

記者:對於現在的疫情情況之下,公務員開始復工,政府面對或者他們公務員的前線的情況,你有甚麼評論?

吳敏兒:我其實都是擔心的。這麼大量的勞動人口,在一些指定的時間裏、那麼密集的交通的樞紐那裏全部聚集,雖然大家都自覺地戴口罩等等,人與人之間密集的接觸,對疫症可以有多大的舒緩,都是一個擔心。而另外一個擔心,就是作為最大的僱主之一政府,應該提供適量的安全或者設備、設施、環境等等。但是政府似乎都還沒有保證給員工知道,就急於要恢復回正常的生產,叫他們陸續上班。或者有些部門就說,撿了一些時間大家分批上班,吃飯的時候分開,但始終有一個量的人聚集出來,是不是真的需要急於現在這麼做?

就等於當日我們叫封關,你儘早封了,今天就沒事了,今天就真的復工了。但是政府每樣事情都不肯妥協,和香港人對著幹,那麼就靠市民自救,我們口罩又不夠,醫護人員的防疫裝備也都很短缺,大家要省著用,社會上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可能是清潔工、保安員等等,供應給他們的量全部講都是剛剛夠,今天還傳來說清潔工甚至不准用其他人捐給你的口罩,一定要用CSI,這一些的例子講給所有香港人知道,政府到底是不是站在人民這一邊?其實不是。我們每樣事情都要想辦法,我們怎麼可以自己拯救自己,或者互相拯救附近認識的人,政府的責任去哪裏了?復工這件事我始終覺得實在是太早了,應該再延緩一點會比較適合,現在的做法我始終是覺得急就章。

願花時間助打工仔女 不理梁振英糾纏針對

記者:由反送中運動到現在開始抗疫,你站在最前線。

吳敏兒:由反送中到抗疫。

記者:現在曝光率相當高,前特首梁振英都相當針對你,怎麼看他的反應?他Facebook文章很多時候都談到:前空姐吳敏兒小姐。

吳敏兒:我記得大約2018年,「行李門」事件的司法覆核結果出來之後,梁先生對我是非常之注意的。我覺得他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級的人物,行李門事件的發生,其實他當日是有辦法,不給它變成這樣的事情讓人知道,你不這樣做就行了,但是已經發生了,變成了司法覆核的話,就接受現實。但是你這麼多的反應,只是對人不對事,還在針對我,只會更加凸顯這個人,到底大家心目中批評他的所有事情是對還是錯?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回應他,不想理會他。我覺得我的時間和精力,應該去幫更多有需要的人,不論是打工仔女、公眾,這樣來的還更有意義。如果還因為這一件兩年多三年前的事糾纏下去,我相信香港人都未必樂見再繼續這樣。我寧願他給更多有建設性的建議出來,但是我相信不用我批評,大家都看到,一個前特首追著針對一個人,都不夠大方得體了,怎麼都不好看的。

記者:他有沒有私底說想和你見一見,或者大家在文章裏做一個決戰?

吳敏兒:我想沒有啊,他針對我比較多一些,我比較少回應他,在文字上。因為我實在覺得浪費這些精神、時間在過去的事真是不值得,而且我現在手頭上的工作很繁重,有很多的工會,有很多的打工仔女,我寧願擺多些精神去幫他們,如何使我們新工會浪潮,推進香港的民主,更加向前走一步,好過花時間再吵舊的架。

前世花木蘭? 人生每一場仗都是硬仗

記者:你以前是空姐,現在做職工盟的主席,對你的工作是否有個挑戰,會不會擔心?

吳敏兒:我作為職工盟主席已經是2016年的事,當時是職工盟26年以來的第一位女性主席。當時我考慮去參選主席,思考了很長時間,不斷地問自己,一個這麼久的勞工團體,它身兼著一個很重要的城市裏的角色,作為我們自主工運很重要的橋頭堡,如果我帶領它,我應該要怎麼做,我要比以前的主席們更加努力,更加多的理想去實現。

當時我記得我答應過我們的執委會,我希望年輕化我們的職工盟,讓多一些新的年輕理事,有機會在工運上去發熱、發亮,等等這些工作。那麼內部的工作也有很多當時新加入的規劃,其實全部都是挑戰。

我本身就由創立自己的第一個工會,帶領同事去打官司,打到去英國,幫他們復職、拿回賠償,甚至面對香港史上第一個歧視職工會案件。每一場都是硬仗,在我的人生裏,到現在都在打仗,有時候我問自己,前世是花木蘭還是甚麼?永遠都是打仗打仗,我為甚麼持續要這麼做?

港人一起走 希望在手心

我覺得我們的生活已經都繃緊了,社會裏面有很多的負能量,作為工會代表其實有一樣很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帶來希望,要給大家知道,就算要花精神時間繼續走下去,不要緊的,我們一起走,一起走就會想到方法,一起走就會有更加新的思維走出來,而不是主力好像以前那樣,我們唯一的議題就是進攻,我們試一下改變做事的方式,讓我們的會員、一眾的香港人感覺到:希望永遠都在手心裏面,你甚麼時候拿它出來,甚麼時候它都會在那裏,但不要因為其它的事干擾了自己,就覺得絕望了,從來都不需要絕望的。

記者:疫情關鍵時候,很多人會減少些社區活動,或者減少出來。你每次去醫管局都這麼多人,甚至有人確診了,自己如何放下這個擔心?

吳敏兒:當然個人的衛生要做得比別人更加多。因為我去的場合都比較多人,大家都戴了口罩之餘,都要在活動的動作很謹慎。通常去人多的地方,我儘量都輕變的裝束,背小背包,帶齊消毒的洗手液,也都多帶一兩個口罩給替換,儘量謹慎自己的衛生。另外雖然人多,我儘量和不同的人都保持一個距離,不會去人很擠的地方,停留太久,唯有這樣小心些。我記得去到現場的朋友,他們都很謹慎,有的都戴了護目鏡,有的自製布口罩。大家自覺性這麼高,其實是好事。聚集完了之後,如果有其它需要見面,善用科技,多用網上的軟件或者即時通信,不需要的話就儘量減少些見面,在網上交談。

彙集大眾力量 就是改變

記者:這個時候,很多人對前景都比較迷惘,反送中已經很傷了,現在又面臨這個疫情,對政府都有很多不滿。香港人在這種情況下,怎麼看到希望和光明的前景?

吳敏兒:我經常說的,有的人就想:罷工要全面封關,都沒有全封,你們都沒有贏。但是試想回來,由原來只是封幾個關,到最後差不多多封了10個,雖然最重要的幾個她(林鄭)沒有封,比起來如果甚麼都不做,仍然停在很多日之前的話,會不會封這麼多額外的關出來。這些都是大家的力量,這些就是改變。

勿忘自己付出的汗水和身故的手足

我經常提醒我們工會會員,也希望提醒香港人,有的時候與其在這想,我們很想爭取的無論甚麼都好,這一刻如何爭取都不到手,但是一直下來,我們有些東西已經是製造了改變,不妨問一問自己,去年和今年有些甚麼不同了?

是有一些東西不一樣了。反送中條例原本差一點通過,結果因為大家的腳步,200萬人出來了,就使她暫緩、最後撤回,這些不就是好的改變嗎?這些是因為大家的力量,不要不記得自己付出的汗水、腳步、那些心機、時間,雖然距離我們很希望爭取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們受了傷,甚至身故的手足們,我們感謝他們付出之餘,一定要記住他們在我們心裏,成為我們一股推動的力量,將來一定會有機會為他們平反的時候,再繼續向前走的時候,他就是在我們裏面的原動力。

所以永遠都不會因為現在疫症,抗爭就慢慢慢慢消失,日前太子站仍然出現人群聚集,大家不會忘記這件事,烙印已經很深了,七到八個月的事情,想民意要逆轉也都沒有甚麼可能,沒有解決就是沒有解決,警暴這些問題永遠都是香港人、這一代的香港人,橫跨各種歲數(香港人)心裏的一根刺。那麼既然這樣,這根刺會是一股很大的力量,我們不要放棄,我們知道有些事是不對,我們就應該繼續去平反、去繼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