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失控引全民恐慌,中共高層力推中藥防疫,但相關舉措引發全網激烈爭論。有作者發文說,吃中藥連幼兒園都不放過,更離譜的還要求集體組織服用「大鍋藥」,那就請領導先吃,治好了腦子再說話。

據陸媒報道,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防控治療領域,一些地方機構試圖拿中藥當做「疫苗」來服用,用以預防新冠肺炎(中共肺炎)。

2月29日,雲南省臨滄市第二中學發佈關於組織服用「大鍋藥」的通知,要求全校師生、家長,根據臨滄市中醫院開具的處方,自行到所在縣、鄉(鎮)醫院購買「大鍋藥」自行煎服或委託醫院煎煮服用。

3月1日起,來自雲南臨滄學生家長的投訴顯示,臨滄市各教育體育局以及多所學校紛紛發文,要求管轄下的學生從當日開始,按照官方統一提供的藥方喝中藥,更甚的是還要求所有學生必須將買藥、以及喝藥的照片發到班級群供查驗。

而根據當地紅黃藍幼稚園保健人員發佈的通知,要求3到6歲的幼童必須每天喝,並在每天5點前,將喝藥照片上傳到班級群。

官方提供的理由是,喝中藥防疫,為復學做準備。但相關防疫措施,引發全網激烈爭論。

擁有289萬粉絲的知名兒科醫生裴洪崗在微博說,給人開處方讓人吃藥需要醫生執業證,教育局行政命令讓學生、包括幼稚園的健康孩子都喝中藥是違法。

作者「冷青衫」發表網文說,「大鍋藥」請領導先吃,治好了腦子再說話。

作者說,自己對中醫治療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嗤之以鼻,沒想到又有人又出來作妖,願意吃吃點得了,還大鍋藥。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而且這個「大鍋藥」連幼兒園都不放過,那麼弱小的身體經得不住這麼折騰嗎?再說中醫不是主張一人一方,私人訂製麼,這還怎麼凸顯優勢。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甚麼是大鍋藥?作者引述網友「鹿鳴君」的話說,大鍋藥就是用幾十種上百種藥草放在一起煮出來的藥湯。

一個個健康的孩子,沒有病,為甚麼要吃藥?還是無差別吃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用於預防和治療中共病毒的特效藥,如果有,早就通告全國了。

這麼幾十種上百種藥放在一起熬煮,到底會產生甚麼副作用,誰去做過試驗?誰有安全性報告?即使是中國的老話,也說「是藥三分毒」不是嗎?

醫生開藥,上面往往都寫著「兒童慎用」不是嗎?比如這次大鍋藥藥方中可見的柴胡、蘇葉,都是肝腎代謝負擔很重要的藥。

但是,現在市政府、教體局就可以下令要求所有學生,包括3-6歲的幼兒園孩子,都要喝,還必須上傳喝藥照片供核查。藥方必須是執業醫生才能開,現在,對所有的孩子,統一喝藥。我就想知道,哪個醫生膽子這麼肥壯?

作者說,《現代預防醫學》2008年有一篇論文介紹說,2005年6月份,為預防水痘,昆明市祿勸縣某小學組織服用「大鍋藥」,服藥後,全校224名學生、2名教師及5名學生家長產生不良反應,並有1名學生死亡。

死者是一位12歲的五年級學生,喝藥兩個半小時之後就頭痛、頭昏、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等,而後很快昏迷,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後,雲南省藥監所對藥方中的15味原藥和剩餘藥渣進行檢驗,結果均符合國家藥典標準。即使從中醫角度來看,這大鍋藥也只能算是15味中藥的混合物,藥單全無中醫處方應有的君(主)、臣(次)、佐(隨)、使(從)之分。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大鍋藥,一般來自一些邊疆鄉村寨子,因為沒有現代醫學知識,也缺乏現代醫療條件,鄉民們就把山上的各種草藥都摘回來了,放一鍋煮了,不管生了甚麼病,都吃這個。

在過去,這種淳樸的、混合的自我療愈方法,可以理解為沒有辦法下的一場藥物冒險。類似於神農嘗百草,洋溢著一種可敬的原始實驗精神。

但是,現在是甚麼時代了?難道不是2020年了嗎?

作者說,中共地方領導分多種:最糟糕也最可怕是思想力弱、執行力強的領導——腦袋裏一片漿糊,但是,因為超強的執行力,往往一次次地把團隊帶到坑裏去,甚至沒有坑,自己也挖一個坑來跳。

這個地方的市政府、教育體育局就是這種。一頓操作猛如虎,幾十上百種藥一頓亂喝,讓轄區所有健康的孩子們來一場浩浩蕩蕩的原始時代藥物冒險!

中共力推中藥防疫,但相關舉措引發全網激烈爭論。(pixabay)
中共力推中藥防疫,但相關舉措引發全網激烈爭論。(pixabay)

作者說,同樣令人擔憂的是,如果把「大鍋藥」當作心理神符,折騰完大鍋藥之後,正常的、繁難的現代防疫工作就不重視了。

我們應當鼓勵中醫多發揮作用,非常時期,尤其需要眾志成城。但是,我們鼓勵的是真正濟世救民的醫者,而不是鼓勵一些違反常識的人,抬著一面大旗混淆視聽,這些「高級黑」大行其道,又是誰的幸與不幸呢?

前段時間,因為中共研究所和媒體一場雙簧,雙黃連一夜脫銷。鬧出一個大笑話:一群健康的人跑去藥店買藥。

其中河南鄭州有一位大媽,疫情期間天天守在家裏,就那個晚上出去搶購雙黃連,結果感染了。江蘇連雲港一位男子,出現症狀了不去醫院,在家裏自行服用雙黃連口服液,結果加重了,還是送醫院。這真是只有電影編劇才敢寫的劇情。

中共宣傳雙黃連可抑制中共病毒,引發民眾瘋狂搶購,有人被擠倒摔下台階。(合成圖片)
中共宣傳雙黃連可抑制中共病毒,引發民眾瘋狂搶購,有人被擠倒摔下台階。(合成圖片)

自由亞洲報道說,面對輿論的持續反彈,臨滄官方2日迅速宣佈終止相關計劃。但在官方的通報中,也僅僅稱強制服藥並要求拍照等不妥,甚至將責任推卸給了臨翔區教育局的一個叫凌波的普通工作人員,但官方並沒有就備受詬病的中醫防疫方法進行說明。

一位臨滄籍的人士說,臨滄政府機關到普通中醫很多都不具備基本科學素養,沒有經過臨床實驗、沒有驗證哪些患者能吃哪些不能吃哪些中藥,無法回答混合後的藥液成份發生了甚麼化學反應等,就強制學生服用,足見當局愚昧之極。

他又表示,臨滄屬肝腎疾病高發區,且居民的平均壽命也遠低於中國平均壽命,很多都是從小亂喝草藥所致。

資深教育界人士楊寧遠博士說,官方提出的藥方未經臨床驗證,執行過程中更涉違規收費。《防止傳染病法》規定得清清楚楚的,這些政府行為都不能收費的,包括隔離啊,發放這個免疫藥品,都不能收費。

資深教育新聞、從業者石軍稱,現在中醫已經成為政治性問題。由於中共高層力推中醫,體制內的專業人士迫於壓力也不敢反對。

陸媒稱,雲南省臨滄師生及家長近萬人服用「大鍋藥」2日已經被緊急叫停。中共工程院院士石學敏對第一財經表示,中藥不具有預防新冠作用。#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