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底,《美國思想領袖》訪問了香港民主黨派公民黨現任領導人、立法會議員楊岳橋。他將詳細介紹香港選舉制度的運作方式以及2019年香港抗議運動是如何展開的。

楊傑凱:楊岳橋,很高興能邀請你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楊岳橋:謝謝。

發起彈劾林鄭月娥的動議

楊傑凱:你是香港立法會公民黨的領導人。最近你提出了一項動議。我不知道你是否稱之為像美國那樣的彈劾條款。你和其他24名立法會議員提出一項彈劾特首林鄭月娥的動議。請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楊岳橋:對。我與其他反對派議員一道發起了彈劾林鄭月娥的動議。原因很簡單,她沒有做好她的工作,她辜負了香港人。在過去六個月,香港社會的動盪和混亂都可以歸因於一個簡單的事實:林鄭月娥做了一個錯誤決定,提出了極其錯誤的《逃犯條例》。

當然,該法案現在已被正式撤回。但是,在這期間都發生的社會動盪、警察的暴行、政府的疏失,林鄭月娥未能解決這些問題,也沒有回應港人,而是對成千上萬乃至上百萬的香港人走上街頭視而不見。林鄭月娥無法勝任她的工作,因此必須對其進行彈劾。

楊傑凱:最近,香港舉行了史無前例的區議會選舉,創紀錄數量的民眾出來投票,支持泛民主派的意味非常強烈。林鄭月娥說過她會認真研究之類的話。你覺得這像是真的嗎?還是沒有用?

楊岳橋:想像一下300萬香港人參與投票,投票率達到 70%,其實略超過70%。以世界標準來衡量70%的投票率是非常驚人的。其中57%的選票投給了民主派(反對派),我們明確地贏得了多數席位。區議會選舉中一共有 452個席位,反對派斬獲其中388席。這是一個壓倒性的勝利。港府裏任何有理智的人都會說,看,我做得糟透了。我知道人們對我不滿。

雖然在港府裏面,林鄭月娥名義上是無黨派的,但她公開地與親北京政黨密切合作。這些親共政黨選派出候選人參加區議會選舉,卻一敗塗地。所以基本上,港人把他們當作一丘之貉。

我們在選舉前明確表示,香港雖然沒有全民公投,但這次區議會選舉每個選民都可以投票,對不對?我們為甚麼不把它當作是對過去6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和正在發生的事情事實上的全民公投呢?如果你對政府感到滿意,你可以投票支持親共候選人。

如果你對本屆政府不滿意,你對他們處理抗議運動不滿意,那麼當然你可以投票給我們反對派。結果非常清楚、絕對清楚,不需要花時間、花太多時間來研究投票結果,選票已經投下,人們的呼聲響亮而清晰。

從林鄭月娥的所作所為,以及她處理港人呼聲和訴求的方式上,我知道如果她說正在研究,這意味著她甚麼都不會做。

楊傑凱:好的。

楊岳橋:這個選舉結果對任何民主社會的政府都會非常令人失望。其領導人或掌權者都會在選舉後立即下台,因為選舉結果是壓倒性的。另外我必須提請國際觀眾注意,最近的一些民意調查表明林鄭月娥的支持率低於20%。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19.7%。我的意思是,想像一下,一個領導人,一個特首,只有19.7%的支持率,這是非常非常難以想像的。這個人應該早就下台了。

楊傑凱:還有另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你是否認為林鄭月娥可以做出北京不認可的決定?這個是個奇怪的問題。在我和每個人的交談中,所有我的訪談裏,受訪者都非常清楚地告訴我,香港許多正在發生的事情背後都有中國共產黨的黑手。在大紀元,我們對此有深切的了解。林鄭月娥作為一個人能否獨立做出北京不支持的決定?

楊岳橋:也許能,也許不能。我們無法從港府或林鄭月娥那裏獲得直接證據。但是我們可以通過間接證據作出判斷。在香港,有一個巨大的辦公樓叫做中聯辦,距離我們所在的地方不遠,大約10分鐘車程。那是北京在香港的代表處。

楊傑凱:對。

楊岳橋:這個名字說明他們的任務是與當地香港人進行聯絡,但其作為遠超出了單純聯絡。還有一些更確切的證據,表明他們是操縱選舉的頭號黑手。那些想要代表親共陣營競選的人,必須獲得中聯辦首肯或認可。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中聯辦也是港府的所有重大決定對幕後操盤手,包括《引渡條例》。

楊傑凱:對。

楊岳橋:我們記得在今年4月份或5月份,數百萬港人還沒有走上街頭之前。中聯辦主任召集那些親共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中共人大委員們去中聯辦,並告訴這些人你們必須支持港府,《引渡條例》必須通過。新聞中有報道,對港人來說並不奇怪。

楊傑凱:對。

楊岳橋:所以我想證明的是,中聯辦不僅僅是搞聯絡,而是超出了他們的職責範圍。它干預香港的內政,包括地方政治、立法事務、投票給誰以及贊成或反對某一法案。這令人不安。這完全違背和破壞了一國兩制。我們都知道,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除香港的國防和外交事務屬於中央政府、由北京來管理之外,其餘的應該是香港的內部問題、內政,應該由港人在本地決定。但這沒有發生,包括選舉在內。我們可以看到中聯辦的足跡。

楊傑凱:好。你認為彈劾案能夠達到甚麼目的?

楊岳橋:作為立法會中的少數派,我們知道彈劾幾乎不可能通過,但這並不能讓我們保持沉默。我們有責任,我們的工作就要替民眾說話。尤其是在立法會,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平台,讓政府的第二號人物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代表政府回應和為自己的案子辯護。這樣我們就會知道他們真正在想甚麼。

楊傑凱:對。

楊岳橋:當然,他們的想法非常荒謬。當你聽到他們講話,發覺他們仍然不承認自己犯了大錯。他們仍然相信自己得到人民的支持。他們仍然在尋求繼續工作,為香港人民服務。他們不知道,港府、尤其是林鄭月娥,是所有問題的來源和根源。

民主派是少數派 香港體制決定

楊傑凱:你能否給我們速成一下,香港的民主只是有限的民主,並不全面。原因之一是你所說的反對派(民主派)之所以是少數派,是香港體制所決定的。我想知道你能不能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它的細節。

楊岳橋:簡而言之,香港立法會有兩種選舉制度。一種叫做地區直選,一種叫做功能組別。地區直選共有35個席位。他們把香港分為五個選區。舉例來說,我們現在所在的是香港島選區,這個選區在立法會有6個席位。香港各選區人口不同。最大選區是我所在的新界東和新界西,每個都有9個立法會席位。九龍分為兩個選區,分別有6個席位和5個席位。

因此這五個主要選區的議員人數有所不同。我們的選舉方法不是簡單多數制(亦即贏者通吃)。選區比較大,採用比例代表制。所以通常情況下,即使是民主派贏得多數選票,我們也不能拿到所有席位。不是贏者通吃那種做法。

楊傑凱:理解。

楊岳橋:因此地區直選,我們通常會得到一半以上的選票,這就是它的工作原理。對於功能界別來說,這有點意思。共有35個功能界別席位,其中5個來自超級區議會。也就是說,作為前提條件,你首先必須是區議員,即兩個星期前區選的獲勝者。

楊傑凱:對。

楊岳橋:他們可以互相競爭爭取提名,也可以自我提名,讓其港人選擇。因此,獲勝者每天都可以贏得成千上萬張選票。現在在超級區議會5個議席中,3個來自反對派,2個來自親北京陣營。其餘的30個席位,來自於不同的行業。像法律界,我們有一位代表,只有律師可以投票給該特定席位。

楊傑凱:有趣。

楊岳橋:會計師界只有一個席位,教師界只有一個席位,醫生界只有一個席位。聽起來不錯,因為一人一票。但是還有其它一些更有趣的行業。例如,銀行界有一個席位,但並不是每個在銀行業工作的人都可以投票,而僅限於有銀行執照的人。因此,基本上,能參加銀行業議員選舉投票的人只有大約200名,因為香港只有200人獲得了銀行執照。至於農業和漁業,雖然香港沒有非常強大和從業人員眾多的農業,他們仍然有一個席位。然後還有商會,也有一位席位。

楊傑凱:對。

楊岳橋:因此,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一人一票。因為有時候,如果你有足夠的錢,如果你有幾家公司,那麼你會有幾張選票。所以,這就是我說的扭曲的選舉系統。

楊傑凱:這是否表明,這些選票(對中共)十足有利。

楊岳橋:確實。因為中聯辦可以輕而易舉地影響不同的行業和部門的選舉。

楊傑凱:我明白。

楊岳橋:通常,如果該功能界別議員由個人投票產生,例如法律部門、會計部門和教師,人們表達自己的自由意願會更容易些,他們無法真正的控制。我們有2萬名律師,那不是太容易控制的。

楊傑凱:但是還有(人數較少的)銀行業。

楊岳橋:(銀行業)非常容易控制。因為香港有十幾家,甚至幾十家與中國有關聯的銀行,所以他們投票給(親共派)。

楊傑凱:我明白。

楊岳橋:因此這令人沮喪。因為按照投票民主派獲得超過50%的選票,我們始終是多數派。但是在立法會中由於這種人為的制度,(席位)不能反映社會的真實民意。港府在立法會中始終佔多數。

有機會獲得多數?泛民主派永不言棄

楊傑凱:有趣。明年將舉行新的立法會選舉。那你認為,在港人的這樣動員水平下,在當前的選舉制度下,民主力量是否還有機會(獲得多數)?

楊岳橋:永不言棄。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樣,在地區直選中我們也許無法獲得所有的席位。但如果我們能保住(地區直選)多數席位並設法奪取儘可能多的席位,如果我們智慧的開始在不同的功能組別席位上做一些工作,以及開始進行選民登記,(我們有機會在立法會獲得多數)。

我們還有半年多的時間來做這個工作。這是一種集體努力,不是一個政治家或政黨能夠做到的,而是要靠每個人的努力。我相信香港人非常堅定,會盡最大的努力看看我們能否突破限制。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裏,我們從未在立法會贏得過多數席位。但是現在,港人對政治已經很了解,他們迫切地盼望變革。總要看一看我們能夠走多遠。

楊傑凱:非常有趣。讓我們回到你提到的林鄭月娥辜負了民意。這些抗議活動是因為她的所作所為而升級的。你能否向我們的觀眾說明一下為甚麼你這麼認為?

林鄭利用一宗台灣謀殺案 推《引渡條例》

楊岳橋:我們必須回顧去年早些時候,林鄭月娥首次推出備受爭議的《引渡條例》時,人們當時並不完全了解發生了甚麼。她利用了一宗台灣謀殺案。兩個香港公民到台灣旅行,男孩謀殺了女孩後從台灣逃回香港。由於香港和台灣政府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你可能會說,這個男孩??

楊傑凱:不會受到追究。

楊岳橋:正是。林鄭月娥說,你看,這不公正。我們不能允許這種情況再發生。我們必須把這個男孩送回台灣接受審判。那才是正義,聽起來很合理。但是問題是,引渡(在香港)是高度敏感的。香港與大約20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引渡協定。這些國家和地區大多數實行普通法。他們有信譽良好的法治,並有透明的法律制度等。

香港有關引渡的立法中,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條款,就是禁止香港與中國達成引渡協議。這是一個歷史問題。事實上,中國缺乏對人權的保護,至少沒有適當的保護。他們的法治遠沒有達到我們的水平。基本上,沒有人可以相信中國的制度,對把任何罪犯送往中國進行審判缺乏信心。這是香港移交前的情況。移交以後情況也一直如此。由於歷史原因,台灣被視為中國的一部份。

楊傑凱:是的,是的。

楊岳橋:我們這裏暫時不搞政治辯論。但是至少香港政府說:你看,如果我們引渡某人到台灣,我們就必須和台灣簽署引渡協議。但是因為有這個條款,我們不能這樣做。

楊傑凱:明白。

楊岳橋:因此我們必須修改《引渡條例》。

楊傑凱:這很吸引人。我以前不知道這一點。非常有趣。

楊岳橋:這就是反送中運動的來源。港人說,好,如果你想與台灣合作,就與台灣合作,但不要打開潘多拉魔盒,將我們的人送往中國進行審判。因為把任何人送到中國去審判,我們無法信任。很簡單。

楊傑凱:對。

民主人士警告港府 港人走上街頭

楊岳橋:當然,民主人士警告政府這樣做,這樣做錯誤的,因為我們不能完全信任大陸政府。不僅是我們民主派,商界人士也說,你看,如果你開始這樣做,可能會損害我們的利益,因為我們國家的人可能會前往香港,而該人可能會被引渡到大陸。這就像在加拿大發生的孟晚舟事件,人們不想冒險將其僱員派到香港,這可能會損害香港的聲譽。國際社會開始表態,包括歐盟、加拿大政府、英國政府,當然還有美國政府等。

人們開始說,我們不能再忽略這件事情。香港普通市民也開始關注這件事情。一開始,大約1萬或2萬人對該法案提出抗議,那是在今年年初。到了4月份,成千上萬的人開始走上街頭。這是一個明確的跡象,說明人們已經開始關注這件事情。林鄭月娥說我不在乎。

這就是為甚麼在6月份的時候,港府在立法會安排對《引渡條例》進行二讀。那應該是在6月12日。在那之前的一個周末,6月9日,港人說看,這是我們告訴港府停止做蠢事的最後機會。因此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以和平方式走上街頭。自1989年以來,這是我們第一次有超過100萬人上街。

楊傑凱:對。

楊岳橋:林鄭月娥在當晚11點左右發表聲明。她說,我完全尊重你們,但是我們周三將繼續做應做的事情。不要忘記香港人口只有700萬。因此,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上街的港人之一,如果每七個香港市民之中就有一個人上街,你可以想像憤怒的程度。

楊傑凱:當然,實際上可能有更多的人支持。

港警開始向學生射擊橡皮子彈

楊岳橋:所以當林鄭月娥拒絕民眾要求,說我不在乎你做甚麼,我仍然會繼續做我想做的事,哪怕6月12日有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他們不僅遊行,而且包圍了立法會大樓,並封鎖了通往大樓主要道路、高速公路等所有道路。因為他們人數眾多,因此港府、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無法進入立法會進行二讀。當天下午,警察開始向市民射擊橡皮子彈還有催淚彈。

楊傑凱:是的。

楊岳橋:我們很憤怒,到底發生了甚麼?為甚麼你一定要這麼做?

楊傑凱:很多人告訴我,沒有人會想到港府會這樣對待抗議人群。

楊岳橋:對,根本沒有。到6月中旬,在很大程度上抗議是非常和平的。他們沒有採取極端行為向警察挑釁。

楊傑凱:是的。

楊岳橋:但是他們仍然遭到大量催淚彈和橡皮子彈的襲擊。實際上,一位20多歲的老師眼睛中槍。我相信應該是她的右眼,造成了她右眼視力的永久性損傷。這就是反送中運動的開端。幾天後,也就是6月15日,林鄭月娥向香港市民發表講話,說我要推遲立法,但港人期待她會完全撤回《引渡條例》。因此當她說要推遲時,人們不信任她。因為他們是立法會多數派,可以隨時死灰復燃。

因此第二天6月16日,我們人數翻了一番,200萬香港人和平地走上街頭,表達我們的憤怒,表達6月12日對港府處理學生方式的不滿,表達我們對你向香港人發射催淚彈和橡皮子彈的不滿。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不是作戰雙方,至少當時不是。你為甚麼敢發射橡皮子彈?你聲稱這種子彈不致命,但我們都知道它可能導致一些人嚴重受傷,這就是五大訴求的來源。

楊傑凱:對。

港警射子彈 港人提五大訴求

楊岳橋:所以6月16日,上街的市民多了一倍,200萬人表達了憤怒,尤其是表達對林鄭月娥的不滿。這是針對12日兩件事情的回應,即向學生射擊橡皮子彈以及林鄭月娥推遲但不撤回《引渡條例》。這就是五大訴求的來源。

五大訴求的第一個是正式撤回《引渡條例》。林鄭月娥花了幾個月時間才正式撤回該法案。她在9月撤回該法案,但為時已晚。

楊傑凱:那時事態已經嚴重升級。

楊岳橋:是的。第二個訴求是,林鄭月娥指稱參加6月12日遊行的學生是暴徒,抗議是暴動。我們要求她撤回這個定性。

楊傑凱:原因是暴動的罪名可能讓你被判入獄10年。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指控,而遊行是和平的集會。

楊岳橋:這有失公允並且草率。事實上,說學生和年輕男女參加暴動是完全錯誤的。

楊傑凱:對。

楊岳橋:第三大訴求是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的不當行為。早在6月中旬,我們就在關注6月12日發生的事情。這是一個合理的要求。如果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那麼就應當成立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來調查他們的不當行為。這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林鄭月娥拒絕這麼做。還有另一個問題,即(拒絕獨立調查)給進一步的混亂和不信任打下了基礎。

第四大訴求是停止起訴參加運動的任何人。當時我們指的是參與6月12日以及6月9日事件的人。現在,任何一個有理智的政府都應該停止起訴那些在過去六個月中參加了抗議運動的人。

第五大訴求是要求林鄭月娥下台,但是不久之後,抗議者將其改為雙普選,這是香港的最終問題。觀眾需要知道的背景是,目前我們還不能選舉香港特首。

行政長官是由一個1200人的特首選舉委員會選出的。我已經解釋過了,立法會議員中只有約一半,略超半數,是通過普選產生的。我們需要民主,我們需要普選產生政府首腦和立法機關。這是獅子大開口嗎?不是!基本法中明確承諾我們享有民主以及通過普選選舉的政府和立法機關的權利,寫得清清楚楚。基本法是香港的迷你憲法。正是中國政府拒絕給予或履行這一在基本法中明確的諾言。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港人很精明。我們應該獲得普選權,這完全是符合一國兩制精神的。我們不是要求我們不該得的東西,我們沒有要求北京從未承諾過的東西。我們要對北京說,看,這是香港人和北京之間簽訂的契約。你說過,香港移交10年後將實現普選。但現在22年過去了。我們能實行普選嗎?就這麼簡單。我們渴望民主的原因是制衡。如果一個政府官員是由民眾選出來的,就不會做那麼愚蠢、那麼不合理的事情,比如推《引渡條例》。

楊傑凱:讓人感覺到有責任心。

楊岳橋:對港人負責。

反送中運動不是分裂運動 要北京遵守承諾

楊傑凱:這很有趣。但有些人還沒有認識到反送中運動不是一場分裂運動。

楊岳橋:不是。在香港,我們完全理解,我們只是在要求北京政府履行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的承諾。該聲明是基本法的基礎。基本法是香港的根本法並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

楊傑凱:對。

楊岳橋:再說一次,作為反對黨的一員,我可以說我們公民黨並不要求獨立,從中國政府中獨立出去。我們只是說,在一國兩制體制下,我們應該有一個由香港人民選舉並對香港人民負責、管理我們內部事務的政府。正如基本法所明確指出的那樣,香港政府負責內政。對於外交事務,這取決於你,取決於北京,國防由北京來決定。但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應視為內政問題。

楊傑凱:明白,所以你把自己看成中國人。

楊岳橋:是的,我是中國人,但我也是香港公民,是香港人。

楊傑凱:對。

楊岳橋:我從小學習漢語,學習中國文化,學習中國歷史,但是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長大,儘管我在加拿大生活了很多年,但是我把香港看作我的家,也是我唯一的家。所以我和香港其他普通市民一樣,我們喜歡這個地方,我們希望這個地方能夠保持原樣。

楊傑凱:你在加拿大生活了很多年,甚至擁有過加拿大國籍。據我了解,你不能以加拿大公民身份,在香港競選公職。

楊岳橋:是的,這很公平。

楊傑凱:所以你不再是加拿大公民。你如何看待加拿大政府對香港局勢的反應?

楊岳橋:我們了解到,加拿大的一些國會議員已經就香港問題發表聲明。在過去六個月中,加拿大外交部發表了一些聲明支持香港。我們了解到有些政治家正在敦促加拿大政府對香港給予更多支持。每個國家的內部事務都是他們自己管理。我們完全理解。

楊傑凱:對。

楊岳橋:在外交事務上他們有自己的考慮。但是當他們在考慮香港時,我們想說的是,這不僅僅關係到是香港。當我們談到香港的事態,這已不僅僅關乎香港,也不僅僅關於700萬香港人。香港是處於對抗中共專制政權的最前沿,我們正在和共產黨的獨裁意識形態鬥爭。在過去一個半個世紀的時間裏,我們一直是自由民主制。香港是自由的,有有限的民主,並享有法治。我們與大多數自由民主國家享有共同的價值觀,因此我們需要全世界政府和各國人民的關注和不斷支持。他們需要了解港人不只是為自身而戰,更是為全世界擁有共同價值觀的人們而戰。

這就是我提到的共同成份和元素。我們不能獨自抗爭。香港人感激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我們知道,我們不是一個孤島,而是在全球朋友的支持下奮戰。

楊傑凱:你認為,如果香港失去了自治,這對世界其它地方意味著甚麼?

楊岳橋:你知道,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是保持了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政府、金融市場等是透明的。

楊傑凱:有人告訴我,香港實際上擁有自由市場的少數幾個地方之一。

楊岳橋:是的。你知道美國傳統基金會總是將香港列為最自由的經濟體。這是不是最好的結果,我們可以商榷。香港一直實行資本主義的行事方式,自由民主,一國兩制。如果一國兩制能夠真正貫徹,就可以真正保留住這些好東西;

因為一國兩制允許兩個制度並存。我們不是要把自由民主的價值觀推向中國,中國完全由他們自己來決定。如果他們能尊重我們現在在香港所做的事情,那也不錯。

如果說香港失去了自由民主體制,香港就會開始失去自由,共產主義的生活方式就會佔上風。世界其它地區,尤其是那些與我們擁有相同價值的國家會怎麼樣?它們想看到這些嗎?這是一個好兆頭嗎?我不這麼認為。因此,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說,我們需要世界各地朋友的支持和持續關注。

楊傑凱:你是否認為,北京可能擔心香港的抗爭精神會傳染到大陸嗎?

楊岳橋:如果他們對自己的治理有信心,或者對中國人民滿意自己的生活有信心,他們為甚麼要擔心?對不對?如果香港人對一國兩制體制或其運作方式感到不滿意,他們應該為此擔心。

楊傑凱:是的。

楊岳橋:與其恐懼和擔心,不如去響應人們的要求。最好的辦法是解決當地的問題。我的意思是,你不要禁止別人發聲,並說不要過來,不要影響我們的人。相反,你應該看著香港人的眼睛說,我明白問題出在哪。我會做我必須做的,這樣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楊傑凱:有趣的答案。我在這次採訪之前曾研究過你的簡歷。我了解到,多年前沙士疫情在北京傳播時,你曾在北京大學。你見證了這一幕,你是否可以說一下你的經歷?

楊岳橋:我在加拿大接受教育之後,很好奇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因此,我去了北京大學學習法律,那是在2002年。

楊傑凱:對。

2003年初出現沙士病毒 北京人不知

楊岳橋:我到達後不久,2003年初便出現了沙士病毒。

楊傑凱:是這樣的。在中國政府承認出現沙士病毒好幾周之前,我們已經報道了沙士病毒在中國發生的事實。當時的情況很糟糕。我記得很清楚。這就是為甚麼我想問……

楊岳橋:你當時在中國嗎?

楊傑凱:我當時不在中國,但我在觀察。

楊岳橋:從2003年2月初到當年6月初我每天都在北大校園。我想是在2003年春天,北京基本上沒有人談論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歲月靜好。我接到母親從香港打來的電話。她每天打電話告訴我要小心,發生了嚴重的疫情,一種叫做沙士的疾病,已經傳播到北京了,你應該提防。

我說,不,這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也沒有人談論這些事情,沒有人給我們任何警告等等。她說,兒子我不管,我要給你寄去一些口罩,以便你保護自己。幾天後,我收到了N95型口罩。這種口罩可以遮蓋你的臉並確保你不被感染。因此,我與一個來自台灣的室友分享了這些口罩,我們戴著口罩走在校園裏。人們看著我們不知道你在做甚麼。我們就像兩個怪物一樣走來走去。

我仍然記得一件事。我戴著我的口罩走在去法學院的路上。當時法學院的秘書正在辦公室裏。當我走進辦公室時,她抬頭看了看我說,你在搞甚麼鬼?你帶的是甚麼?我說,口罩。有傳言說有沙士疫情,所以我需要戴口罩保護自己。她說她正在看報紙。她把報紙拿給我看說,不用擔心,政府說沒事,沒有這種事。

楊傑凱:很吸引人。

楊岳橋:我當時想,我是應該相信你看的報紙呢,還是我媽媽和香港媒體呢?我問自己這個問題。不久之後,人們開始知道沙士已經在中國流傳開了。學校停課了。我們不再上課,因為我們不想與其他人有任何接觸。

楊傑凱:對。

楊岳橋:有些食堂中排起了長隊,因為當局在食堂分發中藥。有傳言說當地的中藥可以治癒或防止你被沙士病毒感染。還有短信上的傳言說,有住在某一學生宿舍的學生感染沙士死了等。我當時想,你(中共)不應該用這種方式對待你的人民。你不能也不應該讓人們傳播謠言,也不應該由於缺乏信息,缺乏透明度就讓人們生活在恐懼中。如果以加拿大的生活方式或治理方式,政府會披露一切,並給你適當的指示,以免你感到恐慌。

楊傑凱:對。

楊岳橋:再看看香港。當時情況也很不好,非常糟糕。但政府必須公開信息而不是說謊。(中國的SARS經歷)真讓我震驚。

楊傑凱:這真有趣。還有另外一件事。類似的經歷是否促使你在香港參政呢?

楊岳橋:2003年沙士之後不久,香港政府推出了《國家安全法案》,所謂的第23條立法。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香港的法治可能非常脆弱,香港的生活方式會輕易失去。

楊傑凱:實際上,你仍然在北京大學。

楊岳橋:我還在北大。但由於北京的局勢,我在多倫多住了一段時間。

楊傑凱:我明白。

楊岳橋:我當時喜歡看新聞,每天都非常仔細地閱讀所有相關的新聞文章。我在想,等等,這是不對的,這可能會損害香港。

楊傑凱:對。正是2003年第23條導致了香港第一次真正的大規模抗議示威。

楊岳橋:對。那是香港移交以來第一次有超過50萬的人走上街頭。上一次是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引發的抗議。因此,這種精神讓我驚歎。在我看來,這是我的家,我們應該做些甚麼。我就是這麼開始的。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要信號

楊傑凱:讓我們回到一下今天的話題。你提到,外國支持對香港人非常有價值。當然,最近美國還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你認為對將來它有甚麼樣的意義?

楊岳橋:對香港人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信號。這不僅是口號,更是行動。世界各地的朋友開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告訴香港人我們與你在一起。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並不是自封的,是得到了世界其它國家的認可的。如果國際上不承認香港自由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他們就不會來香港投資。因此就像你剛才提到的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僅僅是一種姿態,更是不同國家政府的行動。他們用行動表示我們要確保香港保持自由,以繼續保持其真正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樣我們會留下來,會繼續來投資。

楊傑凱:明白。最後,你和香港將何去何從?

楊岳橋:這不取決於我,也不取決於民眾。如果你是指這場運動的話,現在輪到林鄭月娥出牌。看她走下一步,看她的主子中共將如何處置香港人的訴求。我們並未要求我們不應得的東西,我們的訴求沒有改變,沒有前後不一。我們的訴求寫得明明白白。就看林鄭月娥如何直接和積極地回應港人。而且你知道香港人非常堅定。

我們從兩周前的區議會選舉中歷史性的投票率能看到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即使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之後,香港人的意願依然非常堅定。因為我們知道,在區議會選舉中贏得了多數席位,並不代表香港抗議活動結束了。這只是譜寫新的一章。對於我們的訴求,我們依然堅定和充滿激情。

楊傑凱:楊岳橋,很高興能邀請到你。

楊岳橋:很高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