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英國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經營一家人力資源顧問公司,也為不同的公司或機構提供培訓課程。其中一個由我負責的課程是「情緒管理」。這是一門絕不簡單的學問,為了儘量將課程做好,我參考了很多書籍,也經歷長時間地思考,越來越覺得這課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我們每個人時刻都經歷著情緒的起伏,例如,上班時遇上交通擠塞,因害怕遲到而感到憂心忡忡,來到公司後卻傳來客戶接受了你的建議書的喜訊,上司對你說了幾句嘉獎的話,你的心情馬上變得輕鬆,甚至飄飄然。下班回家,兒子遞上成績表,竟是滿堂紅。一時間,你從天堂墮進地獄,震怒得大發脾氣。

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往往支配著我們的情緒。哈佛教授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是將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這概念引進學術界的先驅。他指出,要有效控制情緒,首先要了解它,我絕對同意這說法。

我們對一件事情的情緒反應,其實完全視乎我們怎樣去理解它。近日我看過一本叫《親密的敵人》(The Intimate Enemy)的書,真是得益良多。

作者葛芬雷(Guy Finley)是學音樂出身的,在70年代曾為名歌手如戴安娜露絲(Diana Ross) 等作曲,但事業的成功卻不能令他感到快樂,於是他毅然前往印度等亞洲地區追求人生意義,回到美國後開始寫作、公開演講,希望幫助人們真正去認識自己,學會如何駕馭無休止的憂慮和恐懼。

書中指出在人生路途中,遇到的人和事其實都可讓我們多些了解自己,慢慢提升到更高的生命層次。每當我們被激怒時,如果我們不是機械式地對激怒我們的人做出反擊,而是停下來想一想究竟自己的情緒為何會被牽動,我們便把握了一個可貴的成長機會。

我可能覺得對方說了冒犯自己的話,損害了我的自尊,是可忍孰不可忍,要加以報復。但我們只要想深一層,為何其他人的話,可以傷害我的自尊,便會發現原來我的自尊是建基於他人如何看待自己,這樣的自我實在太過脆弱了。

一個能夠肯定自己的人,絕對不需要其他人的認同。因此,我們的敵人不是出言不遜的人,而是我們如何看待自身的價值。

如我們終生都只能不斷追求他人的接納,真是永無寧日。因此,我們的敵人,其實是我們一些錯誤的觀念和想法。如我們縱容錯誤的觀念在我們心裏植根和膨脹,它們將摧毀我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