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許多民族都流傳下了自己的預言,為後人起到告誡和啟示的作用。

在很多的著名預言中,都提到了人類將要經歷的一場巨大劫難——也就是人們傳說中的「大災難」。所有這些預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給人類生命帶來浩劫。

在「大災難」中,除了可怕的自然災害之外,為各種預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種災難表現:一個是戰亂,即預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另一個是「天火」,即預言中的核戰爭;再有就是「大瘟疫」。而在所有的各種災難表現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重的則是「大瘟疫」。

從相關預言來看,對於這場「大瘟疫」給予最為詳細描述的預言包括在中國歷史上於民間流傳廣泛的佛家預言《五公經》和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這些預言在描述「大災難」慘烈現象的同時,卻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也就是說,在這場毀滅性的「大災難」中,世人的選擇可能改變歷史的軌跡。

本文以下就預言中和「大瘟疫」相關的幾個話題予以解析和探討:

示意圖。(MARIANA SUAREZ/AFP)
示意圖。(MARIANA SUAREZ/AFP)

一、「大瘟疫」發生的時間範圍和表現
二、預言中避免災難和瘟疫的伏筆
三、預言中災難的變數

鑒於目前中國的疫情,預言中所描述的事態發展可謂比較敏感,也比較令人難以置信。本文旨在尊重預言原意的基礎上,從預言的字面意思上做出本文所認為的最為合理的解釋。所言虛實,留與歷史驗證與讀者評斷。

(本文涉及的一些段落及解析,曾出現於本文作者的其它幾篇主題相關的文章中。本文這裏為了保持文章主題的完整性而再次採用。)

一、「大瘟疫」的發生時間範圍和表現

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過去歷史安排中,持續多年的「大災難」——尤其以「大瘟疫」為甚,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示意圖。(Getty Images)
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過去歷史安排中,持續多年的「大災難」——尤其以「大瘟疫」為甚,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示意圖。(Getty Images)

「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這是佛家預言《五公經》對於「大瘟疫」起始和表現的描述。那麼,這裏的「子丑之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是甚麼呢?有人會想:也許「大災難」包括「大瘟疫」將在一千年以後才發生也說不定。

要確定「大瘟疫」的具體發生時間,我們首先來確定「大災難」的發生時間範圍。

(一)「大災難」的發生時間範圍

其實,所有相關的中國歷史預言都預言了這場「大災難」發生之前的最後一個朝代是中共政權,而且,中共政權的滅亡是伴隨著「大災難」之降臨世間。

然而,儘管有的預言描述了「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但是使用的卻是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也是很難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能夠將「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是佛家預言《五公經》。據其描述,「大災難」將發生於「下元甲子輪迴末劫」期間。經過仔細推算,可以明確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間。(關於「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詳細過程,請見《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因為傳統干支紀年的一個六十年循環為一「甲子」,「末劫下元甲子」六十年所對應的西元年代一旦確定——即1984年至2043年,那麼,中國歷史預言在描述末劫時期災難事件的發生時間時,使用的干支紀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也就隨之可以確定了。

比如,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了「來世劫盡(末劫)之運」。其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災難事件是壬午、癸未年發生的一場可怕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1984年至2043年中對應的是2002和2003年,因此這場預言中的瘟疫是指2002至2003年間發生的「沙士」瘟疫。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這場瘟疫病狀的描述,同現代醫學對於「沙士病」(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症狀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人們一般所認為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殊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主要現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戰亂、天火和大瘟疫。本文稱這段特殊歷史時期為「大災難」時期。

從相關預言來看,「大災難」時期是處於2018年至2043年間的一段「前後只在十餘年」(《五公經》)的時間。

人們一般所認為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殊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主要現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戰亂、天火和大瘟疫。(fotolia)
人們一般所認為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殊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主要現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戰亂、天火和大瘟疫。(fotolia)

(二)「大瘟疫」的發生時間範圍和表現

那麼在預言中,「大災難」時期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烈的「大瘟疫」究竟是甚麼時間開始發生的呢?其高峰期和結束時間又是甚麼呢?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明確描述「大瘟疫」起始時間的預言寥寥無幾。其中,《五公經》的一個版本對於「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和地點給予了比較具體的描述:「子丑之年江邊起」。

「大災難」時期的2018年至2043年間卻有兩個「子丑之年」: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以及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

結合現實中正在發生的規模龐大、兇猛奪命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一個自然而且比較合理的推論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應該是預言中的「大瘟疫」的起始時間;而且,「江邊」是指長江岸邊的武漢。

儘管人們都在期望這場「大瘟疫」能夠很快度過高峰從而迅速結束,然而,《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說,在一輪生肖之後的「子丑之年」,即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還會有大瘟疫,甚至更為慘重。這是怎麼回事呢?

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在描述「大災難」時期的瘟疫發生時間範圍時,描述了大瘟疫的兩個高峰期,或者說是兩場大瘟疫:「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示意圖。圖為宋陸忠淵〈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示意圖。圖為宋陸忠淵〈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1)第一場大瘟疫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蛆蟲;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這是《五公經》對於「大災難」中一場大瘟疫的描述。

根據現今(庚子年)正在發生的「中共肺炎」,以及《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的甲辰(2024)年將達到第一個瘟疫高峰來看,《五公經》的這一描述應該是指第一場大瘟疫。(因為「天機不可洩漏」,因此預言多採用隱晦的方式來描述未來。比如上句使用的就是倒裝結構,因此在事件發生之前很難確定其時間順序。)

也就是說,第一場大瘟疫的起始時間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起始地點是「江邊」武漢。這場瘟疫似乎將時強時弱地持續經過寅卯兩年,即壬寅(2022)和癸卯(2023)兩年,在甲辰(2024)年的「中秋月」(黃曆八九月)才達到真正高峰:「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米熟五穀無人吃,絲綿衣緞無人穿。」(《五公經》)

《五公經》對於大瘟疫的高峰期還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延,早時得病暮時亡。」

也就是說,屆時的瘟疫病毒似乎早已多次變種,甚至可能已經演變成為一種新型瘟疫,兇惡異常,造成染疫者「早時得病暮時亡」,「家家戶戶有蛆蟲」,「遍地死人不堪言」。

換言之,現今的「中共肺炎」似乎只是甲辰(2024)年大瘟疫高峰的一個引子。即使有朝一日「中共肺炎」跌入低谷,恐怕人們對於瘟疫的事態發展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值得一提的是,《太上洞淵神咒經》在描述現今年代(甲午旬年,即2014~2023年)的瘟疫發生現象時說道:「赤烏(烏鴉別稱)七十萬頭,飛行天下,人見者自然疫病,不可得治救。」此現象與在湖北省一些重疫地區發生的現象相符,令人悚然。

湖北等地出現成群成群的烏鴉。圖為湖北漢川。(影片截圖)
湖北等地出現成群成群的烏鴉。圖為湖北漢川。(影片截圖)

(2)第二場大瘟疫

第二場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很可能是《五公經》所述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而這場瘟疫於《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的甲寅(2034)年達到高峰。

根據預言,這第二場大瘟疫的來勢可謂兇猛無比,幾乎都沒有起始和高峰的區別:從其起始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到其高峰期甲寅(2034)年,《五公經》的描述是「朝病暮死」、「十分死九分」;《太上洞淵神咒經》的描述亦是「死十分遺一也」。慘烈至極。

其實,從所有的相關歷史預言來看,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過去歷史安排中,持續多年的「大災難」——尤其以「大瘟疫」為甚,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比如,《五公經》描述「不論貧富,天下人民十分滅九分」;《太上洞淵神咒經》亦描述「死十分遺一也」;《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格庵遺錄》預言「朝生暮死,十戶餘一」;《聖經・啟示錄》也是預言人類因受「撒旦」迷惑而遭滅頂之災、死亡無數等等。

關於大瘟疫在高峰期疫病症狀的表現,《太上洞淵神咒經》的描述是「身生惡瘡蟲癩之病,膿血臭爛」;《五公經》的描述是「眼中出血,身中出濃,肚中生蛆」,且「家家戶戶有蛆蟲」,「紅粉美人流血死」。似乎屆時出現了一種嗜人血肉的毒菌「蛆蟲」,其殺傷力無可比擬。

綜合以上分析,如今人類可能已經進入到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時期,而且,這一時期可能將持續「十餘年」的時間,於甲寅(2034)年過後逐漸平息。

二、預言中避免災難和瘟疫的伏筆

有聖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來護佑幫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動痊癒。(Fotolia)
有聖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來護佑幫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動痊癒。(Fotolia)

諸多中外預言都描述了「大災難」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慘烈後果。然而,與此同時,所有這些相關歷史預言卻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在「大災難」中,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終都將得到「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而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惡人。

在探討如何避免災難和瘟疫的具體細節之前,首先說明一下本文作為探討主要依據的兩部預言:佛家《五公經》和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

根據現代學者的研究,《五公經》起始於一千多年以前唐末五代時期的《轉天圖經》,經後來幾朝出現了幾個名稱不同但內容相符的版本。其對於天台山五公菩薩預言在末劫時期將發生的一場毀滅性大災難給予了詳細記述,並預言在大災難中救世聖人「明王」將出世,「改換乾坤」,使得天下走入全新美好的太平盛世。

《太上洞淵神咒經》收於道家經典《道藏》中。學者認為前十卷為其原始經文,據記述由太上道君於西晉末年授與金壇馬跡山道士王纂,講述了「劫盡」(末劫)時期發生的重大災難,並預言其間將有救世聖人「真君」出世,「更生天地」,使得天下走入美好無比的全新世界。

也就是說,《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這兩部預言分別是佛、道為世人傳述下來的,而且是專門描述末劫時期重大災難的預言。因為是神傳預言,這些神所看到的則不僅僅侷限於人類時空中的表象,而是超越表象看到了其在另外時空中的實質。

比如,《五公經》中描述的鬼王和病鬼、《太上洞淵神咒經》中的魔王和疫鬼,都是來淘汰人類時空中的不信者和惡人,或者受神指使來保護信者和善良之人的另外時空中的生命。預言的各種描述表明:大災難在人類時空中的表現只是表面現象,而那些另外時空中生命的作為才是決定這些表象的背後實質。

在眾多的中外歷史預言中,對於在末劫時期的災難中,不信者和惡人被淘汰而信者和善良人受神護佑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道:

「時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來護之。」即末劫時有一位得道之人(指聖人),創立了「三洞」之法,天神都來護法。

「(世人)不知此人天上生來,見世間濁惡,自求仙道,度一切人。人不識真,反更笑之。奈何,奈何。如此人等,後有重罪,罪入赤連地獄水火之中,三千億劫,無有出期。」即世人不知此人(聖人)是來自天上,見世間污濁險惡,自修得道,能夠救度所有世人。世人卻不知聖人真相,反而嘲笑他。這等人將獲重罪,遭受萬劫不復之災。

示意圖。(王嘉益/大紀元)
示意圖。(王嘉益/大紀元)

(1)不信者和惡人在災難中被淘汰

「世間人惡,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經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殺害眾生,眾生死盡」等,即世人多有惡念,不信聖人之言(「至言」),如果(「今」)有聖人傳出度人之法(「三洞經」),也不知道接受。這樣的人們將被「疫鬼刀兵」淘汰殆盡。

「今始有三洞大法,流行天下」,「惡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獄」等。預言稱聖人之法(「三洞」)為「大法」。

(2)信者和善良人受神護佑而不受災難侵害

「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護之也」「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鬼王各各護助此三洞之人,不令疾病也」等,即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奉」)聖人之法的人們,眾多神鬼都將予以護佑,從而不受災難、疫病的侵害。

「有作道士三洞法師者,大魔王護之。若令道士危厄疾病者,鬼王等負罪,頭破作八十分矣」「若道士有厄有病者,此鬼王等頭破作八十分矣」等,即在保護聖人信徒(「道士」或「三洞法師」)的同時,任何使得聖人信徒遭受災害(「厄」)或者使其染疫病的鬼神都將受到萬分嚴厲的懲罰。

(3)染疫的病人如果得到聖人信徒的挽救則可以痊癒

「道士有救人之處,天人力士護助之,令病人自瘥。瘥者,天人魔王等上遷;不瘥者,汝等死矣」等,即有聖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來護佑幫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動痊癒(「自瘥」)。能夠使得那些病人痊癒的神鬼會得到提升;而不能使得那些病人痊癒的,將會遭受嚴厲懲罰。

「病人有得三洞法師行道之者,此鬼等自然天人收去之。若復不去,三天力士必斬之耳」等,即染上了瘟疫的病人如果得到了聖人信徒行道挽救,那麼(使病人染疫的)疫鬼自然會被天神收回離去。如果還不離去的疫鬼,必遭天神的斬殺。

「道士化愚人,令受三洞,可得脫免九厄之中耳」等,即聖人信徒使得不信之人轉變人心(「化」),如果(「令」)他們接受聖人之言,他們便可以免除各種災難(「九厄」)的侵害。預言這裏道出了聖人信徒「行道救人」的方法是「化」,即轉變人心。

根據預言的以上描述,在這場兇猛奪命、持續多年的「大瘟疫」面前,有的人恐怕躲不了,而有的人卻是染不上:一個生命在其中的命運似乎完全決定於自己內心做出的選擇,特別是其對於聖人之法(「大法」)的態度。

佛家《五公經》也有類似的描述:「不論貧與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難見太平年」「惡人不敬信,難免天誅戮」「惡者不信當除滅,善人得見聖明君」「十分人民死九分,只留一分賢良行善人,惡者想脫萬不行」等等。

儘管《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也強調對其本身經文的敬信,然而如《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道士之法,以三洞為先」,即聖人之法才是根本。因此,相比其它預言,《五公經》的諸多版本花了最大量篇幅來描述救世聖人「明王」的姓和名,而《太上洞淵神咒經》則花了最大量篇幅來描述聖人之法能夠救人避災的作用。如果真心敬信其經,也就沒有可能不真心敬信聖人和聖人之法。

其它一些相關的著名預言也有類似的描述。比如:

劉伯溫《金陵塔碑文》描述到:在大災難中,「人逢猛虎難迴避」,即所有受到「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迷惑而接受相信「猛虎」的人們,都將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同時,在大災難中「能逢木兔方為壽」,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劫難。

其實,《金陵塔碑文》隱指大災難發生的直接導火線是江澤民(屬虎)親自操縱中共發動的大規模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運動,尤其是江動用了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使得受到欺騙的世人在大災難中斷送性命。(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這裏再看《五公經》的「子丑之年江邊起」,似乎和《金陵塔碑文》異曲同工:該句描述的不僅是「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和地點,而且還道出了導致這場毀滅性災難的責任者的姓氏:由「江」引起。

《聖經.啟示錄》是西方的神傳預言,描述了歷史「末期」大災難的情形。在其描述中,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指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撒旦代表)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而從中得到拯救的是那些相信「神之道」和不帶「獸(撒旦代表)印記」的善良人們。

在《聖經・啟示錄》中,「羔羊」(又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他「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羔羊」在歷史的「末期」於人世間所傳之法被稱為「神之道」,他的信徒遭受了撒旦及其人間代表的殘酷迫害和殺戮。「神之道」的英文是「the word of God」,直譯為「主神的法(話)」。

關於人類歷史預言中對於大災難中「救世聖人」的眾多描述及其詳細解析,請見《歷史預言中的「救世聖人」解密》一文。

歷史預言中這一如何避免災難和瘟疫的重要伏筆則預示了可能發生的歷史變數。

三、預言中災難的變數

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局和最高潮所圍繞的中心舞台不是別處,正是中國。(photos.com)
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局和最高潮所圍繞的中心舞台不是別處,正是中國。(photos.com)

其實,如果我們把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的事實同中國歷史預言做個比較,會發現比較結果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

比較結果的一個相同之處是:在2000年以前,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了的歷史事件同所有中國歷史預言相比,可以說是幾無差異。

但是,比較結果的一個不同之處是:歷史從2000年開始,一些災難性事件同預言描述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災難情形相比,似乎已有較大不同。例如:

(1)《太上洞淵神咒經》使用了相當的筆墨描述了壬午(2002)、癸未(2003)兩年發生的「沙士」瘟疫,並預言「沙士病」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生命損失:「十有三四死矣」;然而,事實上「沙士病」造成的生命損失並沒有達到預言中的「十有三四死矣」。

(2)《太上洞淵神咒經》也預言了「沙士」瘟疫後緊接下來的2004年大水:「甲申(2004年)垂至,洪水不久」,而且大水導致「甲申之災死絕矣」;然而,儘管2004年在中國多地確實發生了洪災,生命損失卻並非十分慘重;而2004年的確發生了一場能導致「甲申之災死絕矣」的大水——2004年大海嘯,卻發生在了南亞,並沒有發生在中國。

(3)《五公經》預言「戌亥之年刀兵起」;《太上洞淵神咒經》也預言在戊戌之年(2018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似乎預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從2018年發生的一些軍事衝突開始逐漸擴展,而且中國是被捲入其中的主要參戰國家之一。然而,這場世界範圍的軍事衝突如今似乎已經改變成為了貿易衝突——即預言中的「世界大戰」已經變成了從2018年開始的「世界貿易大戰」。

(4)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得以消除,會導致「天火」——即預言中的核戰爭的消除。觀察當今的世界局勢,確實存在相當大的戰爭和核戰爭的危險。然而,這個危險確實又似乎正在受到越來越強大的阻截。

也就是說,在歷史預言中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大型災難已經產生了變數,得到了減弱或消除。

與此同時,比較結果的另外一個相同之處是:中國確有「大法」在傳。而且,尊重、接受或信仰者眾多,遍佈全國各地。如今傳至世界各地。

按照《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所有相關歷史預言的伏筆之言,這些重大災難的改變,只是因為「聖人」正在當今這末法時期傳法,信者日眾,從而導致預言中的一些重大災難事件得以減輕或免除。而且,這是使得預言中重大災難的可能變數成為了歷史現實的唯一原因。

其實,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局和最高潮所圍繞的中心舞台不是別處,正是中國——這或許也就是為何人類歷史上所有民族的著名預言最終都無一例外地指向了同一處地方:東方。

四、結語

(Fotolia)
(Fotolia)

從世界上的諸多預言來看,人類的歷史似乎已經走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這場歷史大戲的大結局即將上演。然而,在過去歷史的安排中,這場歷史大戲的結局卻是無比的慘烈和刻骨銘心的悔憾:世人因為受到「撒旦」(《聖經・啟示錄》)或「猛虎」(《金陵塔碑文》)的迷惑而不信、作惡,導致在「大災難」中慘遭淘汰,被毀滅程度達「十不剩一」。

但是,在歷史安排大災難和大淘汰的同時,她又安排了避免災難和淘汰的伏筆。在這期歷史大戲的終局時刻,所有的生命都被公平地賜予了選擇和決定自己未來命運的機緣:一個生命要想改變過去歷史安排的悲慘結局、平安度過災難從而進入歷史嶄新紀元的唯一辦法,就是選擇信和善良。

隨著這期人類歷史的大戲接近尾聲,尤其是因為「聖人」傳法,以及越來越多的人改變命運的選擇,可能使得從今往後一些原來歷史的安排發生改變,也使得預言中的這期歷史大戲最終的高潮片段更加充滿懸念,扣人心弦。

對於一些讀者朋友來說,可能對於預言及其描述的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還是難以置信。但是無論怎樣,在「大瘟疫」已經正在眼前發生的情勢下,在這種生命攸關的時刻,中國人的一句俗話也許能夠使人受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冷靜下來思考,在面對涇渭分明的善與惡、生與死的選擇面前,又有甚麼理由值得做出賭上珍貴生命的選擇呢?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蛆蟲;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紅粉美人流血死,寶珠金銀化成灰;雖有田圓無人收,高樓大廈化成墳;腰金衣紫人何在,總被蒿蓬伴骷髏……」(《五公經》)

但願讀者朋友能夠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把握住自己的命運,做出符合天意、善人善己的選擇——您的選擇或許就能夠幫助自己甚至人類走出那個令人悔憾無比、悲慘至極的歷史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