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太尉(1)風儀偉長(2),不輕舉止,時人皆以為假。亮有大兒(3)數歲,雅重(4)之質,便自如此,人知是天性。溫太真(5)嘗隱幔怛之(6),此兒神色恬然,乃徐跪曰:「君侯(7)何以為此?」論者謂不減亮。蘇峻時遇害(8)。或云﹕「見阿恭,知元規非假。」

1.庾太尉:指庾亮。字元規,東晉潁川鄢陵人。好老莊,善談論。元帝初拜中書郎,成帝時徙中書令,掌握朝政,力圖恢復晉室,未成而卒。

2.風儀偉長:風度儀表特別優美。

3.大兒:指庾會。會字會宗,小字阿恭。《晉書.庾亮傳》做「彬」。

4.雅重:高雅莊重。

5.溫太真:即溫嶠。字太真,太原祁縣(今山西祁縣)人,性聰敏,有識量,博學能文,善談論。為劉琨右司馬。

6.隱幔怛之:隱藏於幔後嚇唬他。

7.君侯:秦、漢時稱爵位最高者為徹侯,後避武帝諱改稱通侯,或稱君侯。

8.蘇峻時遇害:在蘇峻作亂時被殺害。

《褚公於章安令 遷太尉記室參軍》

褚公(1)於章安令遷太尉記室參軍(2),名字已顯而位微(3),人未多識。公東出,乘估客船(4),送故吏數人投錢唐亭(5)住。爾時,吳興沈充為縣令,當送客過浙江,客出,亭吏驅公移牛屋(6)下。潮水至,沈令起彷徨(7),問:「牛屋下是何物人(8)?」吏云﹕「昨有一傖父(9)來寄亭中,有尊貴客,權移之。」令有酒色,因遙問:「傖父欲食餅不?姓何等?可共語。」褚因舉手答曰:「河南褚季野。」遠近久承(10)公名,令於是大遽(11),不敢移(12)公,便於牛屋下修刺(13)詣公(14),更宰殺為饌,具於公前,鞭撻亭吏,欲以謝慚(15)。公與之酌宴,言色無異,狀如不覺。令送公至界。

1.褚公:指褚裒。字季野,河南陽翟(今河南禹縣)人,東晉大臣。少有簡貴之風,累遷江、兗二州刺史。

2.於章安令遷太尉記室參軍:由章安縣令調任太尉記室參軍時。

3.名字已顯而位微:名聲已經顯揚,但是職位卑微。

4.估客船:商旅搭乘的船。「估」,同「賈」,估客,客商。

5.亭:供行人停留食宿的賓館。

6.牛屋:類似馬房,當時多用牛駕車。

7.彷徨:往來徘徊。

8.何物人:甚麼人。

9.傖父:鄙夫,粗野的人。三國鼎立時,南北相輕,北人罵吳人為「貉子」,吳人罵北人為「傖父」。降至東晉,居吳既久的中原舊族,也稱後來的北人為「傖父」。

10.久承:久仰;承,知。

11.遽:惶恐,困窘,尷尬。

12.移:勞動。

13.修刺:寫具名片。修,書寫;刺,名片。

14.詣:到訪。

15.謝慚:因慚愧而向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