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要繼續跟大家來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話題。不過今天要聚焦在一個重點話題,就是中國出現首例的「中共肺炎患者移植肺臟」案例。雖然這起案例可能為中共肺炎的醫治帶來新的選項,但背後涉及的重重內幕,相當值得我們深入探討。我們馬上來看。

‧首例中共肺炎患者移植肺臟

3月1日,《北京青年報》報道披露,著名的肺臟移植專家陳靜瑜,在2月29日帶領團隊於江蘇無錫「成功進行全球首例新冠肺炎(中共肺炎)雙肺移植手術」,並宣稱這起手術對降低中共肺炎的死亡率有較大意義。

中共各大黨媒隨即轉載報道這條消息,就連台灣、香港等地媒體也都跟著高調宣傳。我們先來看一下這件事的發生經過:

1月23日,現年59歲、來自連雲港的病人發病。

1月26日,病人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

2月7日,病人接受氣管插管治療。

2月22日,病人使用體外膜氧合(ECMO,葉克膜)急救。

2月24日,病人連續核酸檢測呈現陰性,但雙肺功能已經嚴重受損且不可逆。

2月29日,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帶領團隊對病人進行雙肺移植手術。病人手術後清醒,雙肺功能良好,生命體徵平穩。

表面上看起來,這則新聞是一個成功的醫學發展消息,而且似乎為中共肺炎的重症患者帶來一線生機。不過,如果仔細透視這宗事件背後,卻是疑點重重,值得我們深入探究。

疑點一:器官從哪裏來?

我們知道,器官移植手術最大的困難與挑戰,就是器官從哪裏來?因為這背後可能有著一個遺愛人間的動人故事,也可能牽扯了盜賣器官的殺人黑幕。

而在這次手術的相關報道裏,關於器官來源者的身份沒有太多描述,只有30個字提到器官來源:「肺源係外地腦死亡患者愛心捐獻,在外省獲取經高鐵轉運七小時至無錫。」

說得準確一點,器官供體的身份說明只有七個字:「外地腦死亡患者」。外地是多外地?需要七個小時的高鐵車程才能趕到無錫?腦死亡患者是甚麼背景、年齡、職業?是因為甚麼原因而腦死亡?黨媒的報道對此隻字不提,讓人不禁覺得,如果不是黨媒完全不重視器官捐贈者的愛心,不想引導社會感謝捐贈者的義舉,不然就是器官捐贈者的來源可能有著「不能說的秘密」。

而且,現在中共肺炎疫情嚴重,這名腦死亡者提供的肺臟,還得相當健康、沒有病毒,才能提供手術移植使用。不然不僅器官受贈者會感染病毒,就連參與手術移植、器官運送的人員都可能染病。換句話說,這肺臟來源的門檻並不低。

另外,這名病人取得肺臟的時間相當快速,快得有點令人驚訝。根據中國媒體的報道,我們假設病人在24日連續核酸檢測呈現陰性這一天,就決定要移植器官,那麼從尋找器官供體到29日實施手術之間,只有不到五天就完事了。而且中間還有七個小時的時間,是器官在「搭高鐵」的路上。所以真的是相當快速。

可是在美國,根據統計,病人排隊等待移植一枚腎臟,平均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我們知道,腎臟已經是最容易取得的捐贈器官,因為每個人都有兩枚腎臟,捐出一枚還可以存活;而肺臟每個人雖然也有兩個,但每個人都需要兩個肺才能存活。換句話說,這次移植手術的背後,勢必有另一個人失去了生命,才能捐出雙肺。

那麼,為甚麼中共的醫院體系可以在短短五天之內就找到肺臟供體、完成運送並且快速完成手術?真的是因為剛好有人「腦死亡」而離世嗎?為甚麼不再對器官捐贈者的背景說明清晰一些,好鼓勵更多人願意捐贈器官、遺愛人間,同時也可以消除各界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疑慮呢?還是說,背後其實有甚麼難言之隱?

巧的是,幾天前,2月26日,香港也有一名24歲少女接受了肺移植手術,而香港醫院方面對於器官供體的說明,就比較清楚明確。根據《蘋果日報》的報道說,「捐贈者是一名本地報章的編輯,本身為長期病人,亦有吸煙習慣,日前因腦出血逝世,經評估後認為適合捐出肺部。」

加上器官受贈者的身份與家庭信息都公開透明,媒體報道相當清晰,因此減少了外界的疑慮。

不過,相比之下,江蘇這起器官移植病例,供體來源並不明確,信息不夠透明,也因此再度引發海外媒體與網友的廣泛質疑,不少人就留言追問:「肺哪裏來的?」「新疆?法輪功?香港抗爭者?」

疑點二:器官配型不易 是否存在大型器官供應庫?

大家應該都知道,醫院在做器官移植之前,要先幫器官提供者(供體)與病人(受體)進行血液與HLA(人類白細胞抗原)的配型檢測,如果器官供體與器官受體雙方沒辦法配型吻合,就不適合做移植手術,否則手術之後就會出現器官排斥的現象,也降低了手術的成功率。

但是器官配型是不容易的事情,隨便一名意外腦死亡的人,就能輕易地跟江蘇這位病人配型成功嗎?還是中國就是有足夠的志願器官捐獻者,有配型相符的人剛好腦死、願意捐器官呢?

我們來看一個數據。在美國,登記捐獻器官的志願者人數,超過1億5,500萬人(2018年),佔美國成年人口的58%。

而在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的「器官捐獻志願者登記網」上,到3月2日為止,完成登記捐贈的志願者,也只有125萬8,600多人。125萬人對上全中國的十幾億人口,比率上真的幾乎是微不足道。

也就是說,按照官方的數據來看,中國的器官志願捐贈者人數相當有限,而要在這麼有限的人員裏,找到最近剛好死亡、而且可以捐出肺臟、又能與病人配型成功的器官供體,這個機率實在非常低。

所以,這次肺臟移植手術,能夠這麼迅速找到肺臟供體,配型成功,而且還這麼快完成手術,應該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真的這麼巧,剛好有人在外地腦死亡,而且肺臟剛好可以和江蘇的病人配型成功。這樣的話,真的可說是天意的安排,要感謝上天,而不是感謝中共。

第二,中共過去活摘器官、盜賣器官的大型器官供體庫還存在著,還在秘密地進行黑市買賣,所以才能快速找到健康的器官來源,快速找到準確的配型供體,快速地運輸到位,為出得起價錢的高官權貴或外國人提供新鮮器官。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一場魔鬼的交易,是用殺害一個活人的生命,去換取另一個人的存活。

其實,早在2006年,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的暴行首次被證人與海外媒體揭露後,引發國際社會震驚。當時,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獨立調查團進行調查。

他們雖然申請進入中國調查被中共拒絕,但最後通過電話調查、訪談與各項資料研究,完成調查報告,蒐集了33項證據,指證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徑確實存在,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份報告,後來也出版成書,叫做《血腥的活摘器官》。

報告中提出一個關鍵重點:「在世界其它地區,等待器官移植往往需要數月甚至數年;而在中國卻短得令人不可置信:只需數日。」這一點,正好與我們看到的江蘇肺移植案例,相當符合。

報告中還提到,中共能夠在全國各地成立這麼多專門的器官移植機構,顯然中共對於器官來源是有把握的。報告說:「(中共)知道一群現在還活著但明天會死去的人可以提供器官。這些人是誰呢?大量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為此提供了一個答案。」

我也跟大家說過,我自己也因緣際會,曾經在2006年初跟著調查員調查採訪過,親耳聽到中國好幾家醫院的醫生都說,他們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可以提供。後來,越來越多的相關消息與證據,也在海外陸續出現。

新聞報道:「2009年,遼寧省錦州市一名武警,聯繫海外組織追查國際披露,2002年4月9日下午5點,他作為持槍警衛,在一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場戒護,而參與活摘的軍醫就來自瀋陽陸軍總院。

武警證人:「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給她送到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不打任何麻藥,先摘的是心臟,再摘的是腎。手術刀在胸脯下去,那血是噴濺出來的,那女的就『嗷』地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這名警衛透露,活摘現場一名軍醫的軍官證號碼是0106069。

武警證人:「當心臟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然後就『啊』一直睜著兩個眼睛張個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包括美國霍士新聞(Fox News)、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公共電視PBS以及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國際媒體,也都相繼報道中共活摘器官的消息。

BBC記者:「疑點是,在其它國家的器官黑市要等上數年才能獲得合適的器官,但是在這裏(中國),只要僅僅數周。所以它們(器官)來自哪裏?」

「聽證會作出結論,監獄裏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他們)一直被殺害、摘取和移植器官以達成謀利的目的。」

美國國會眾議院也在2016年6月通過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對良心犯強行摘除器官,也就是活摘器官。

好,看了這些報道和證據,其實還只是小小一部份而已,但已經可以讓我們大致看出,中共底下確實存在著一個龐大的活摘器官產業鏈和器官供應庫,才能達成「快速尋找器官、快速配型成功、快速完成手術」的成果。

至於這次江蘇肺移植手術的供體,是真的來自意外腦死亡的病人捐贈,還是來自中共的秘密器官供應庫?是接下來值得追查釐清的重點。

疑點三:醫生涉嫌「活摘器官」 被國際組織追查

負責帶領這次手術的醫生,是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也是中國國內的肺移植權威,被稱為「中國肺移植手術第一人」。

然而,尷尬的是,陳靜瑜也是海外國際組織追查活摘器官的主要涉案人。

在國際組織的網頁上寫著,陳靜瑜「自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參與實施131例肺移植及129例供肺獲取。」「(陳靜瑜)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

2015年,有媒體在陳靜瑜的微博日記上發現,他從7月到9月底,相當頻繁地進行肺移植手術,經過配型成功的肺臟供體,幾乎是「隨要隨到」,相當不可思議。

所以,陳靜瑜雖然是肺移植名醫,卻也是活摘器官的知名涉案人。這次中共肺炎的肺移植手術由他領軍,但器官來源卻又輕描淡寫、語焉不詳,難免給人留下許多問號與質疑。

疑點四:受體病人是誰?中共高官是否涉入?

值得注意的是,陳靜瑜的頭銜不僅是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他同時還是中共人民大會代表,也是中日友好醫院肺移植科主任,顯然陳靜瑜在中共政治圈的關係不錯,受到某種程度的信任。

2月5日,有紅二代向海外媒體爆料說,病毒已經攻入北京的機關大院,而感染病毒的紅二代和親屬目前都被集中到中日友好醫院治療,都在使用歐美最新研製的特效藥。

所以,可以想見,身為「中國肺移植第一人」的陳靜瑜也在這次疫情中,扮演著醫治中共權貴的重要角色之一。巧的是,中日友好醫院也是國際組織追查活摘器官的主要涉案者。

那麼,陳靜瑜在北京,是否也在幫中共高官權貴們移植肺臟呢?或者是,想利用這次在江蘇的移植機會,來測試肺移植能否救活中共肺炎的重症患者?

另外,這次在江蘇接受肺移植的患者,他的真實身份是誰?為甚麼能讓陳靜瑜這樣「權威」的專家穿著防護服、冒險親自出手,而且還能動用高鐵「七小時」快速運送肺臟?到底是不是使用其他活人的肺臟作為器官來源?

這些疑點,都是需要陳靜瑜等人出面說清楚、講明白的。

不過,遺憾的是,儘管活摘器官的暴行已經被揭露多年,東西方社會也不斷報道,但目前中共內部卻還在進行活摘。根據國際組織對北京西京醫院腎移植科醫生李國偉的最新調查發現,西京醫院仍在從事活摘買賣。

調查員:「我和她就一個想法,就想要煉法輪功(的供體)。」
李國偉:「除非是很硬的關係,很硬的關係,很多很硬的關係,更有錢的人,他們都想用這種的。」

調查員:「你要說實話,你真能找到這個東西(法輪功供體)?」
李國偉:「找是肯定能找來了,無非你多花點錢,我能找來。」

調查員:「你肯定可以找到對不對?」
李國偉:「嗯,對。如果到時候,你們只要膽子大,到時候有這個供體有的時候,只要他到時候在我們醫院,你們只要敢看,我可以把你領到床頭讓你看一下,就是讓你能夠親眼看到這個人就是二十來歲。」

我們要強調一點,我們由衷希望每位不幸感染病毒的病人都能痊癒、健康。但是,如果醫生不是通過合法、合理的方式醫治病人,而是通過非法,甚至殺人害命的方式來從事器官移植、換取病人的生命延長、換取金錢報酬,那麼這樣的舉措,不但違反了法律與良心,也違反了普世價值與天理,也涉及了「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

‧小結

好,我們再重複一遍,這次江蘇肺移植案例存在著四個主要疑點:

疑點一:器官從哪裏來?
疑點二:器官配型不易 是否存在大型器官供應庫?
疑點三:醫生涉嫌「活摘器官」 被國際組織追查
疑點四:受體病人是誰?中共高官是否涉入?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當我們有新的節目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我們下次再見。

醫者勿迷

白袍救病扶疾傷
義手舞刀搶危亡
心黑魔變仁德棄
富貴夕殘下獄湯

唐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