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仍瘋狂肆虐之際,中共推出《大國戰疫》一書,吹噓當局是抗疫大贏家,引發輿論強烈譴責。武漢作家方方在封城日記中寫道,一定要讓流著這樣眼淚的人去高歌猛進,去意氣風發,去向全世界宣告,我們是最大贏家,這不太可能。因為我們的眼淚還沒有流完。

中共於2月26日推出《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一書,吹噓中共領導人應對疫情的所謂使命與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以及「有力有效」的防控了疫情等,引發網絡上批評浪潮。

有網友悲憤的抨擊:「祖父橫斃數日綿,孩童幽梏不見天。武漢眼淚未乾日,大國戰疫已開宣。」

武漢作家方方也在最新的日記中稱,武漢人的眼淚還沒有流完。

自武漢封城後,很多武漢網友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其他武漢人的艱辛和悲涼。但她的日記經常被刪,微博也被封停。方方感嘆自己如驚弓之鳥,已不知甚麼話可說。

3月1日,方方的日記從黃曆時間,改為公曆時間。她在日記中寫道:甚麼時候可以出門?甚麼時候可以開城?現在是大家最關心的。

災難已讓我們傷心得太多。而今人們的淚點也很低。同事給我看一個影片,是她所在小區的。一個老百姓在向社區幹部表達謝意,男性的社區幹部淚水漣漣。

有人在下面議論說:武漢人這一個月流了幾十年的淚。

這是一句大實話。那些眼淚,不僅僅是悲傷,它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的眼淚。一定要讓流著這樣眼淚的人去高歌猛進,去意氣風發,去向全世界宣告,我們是最大贏家,這也不太可能。因為我們的眼淚還沒有流完。

方方日記中還提到,清晨五點,李文亮所在的市中心醫院的江學慶主任去世。55歲,正是年富力強之時。

方方稱,這一次疫情,醫護人員的犧牲太慘烈。而江醫生之死,我聽說背後有著無法言說的故事,這是悲哀的故事。不只是生命逝去的悲哀,更有不准說出來的悲哀。我也不說。

她在日記中還提到一位李躍華醫生,據稱,他的中醫穴位注射法,可以醫治中共肺炎,並且他在沒有任何防護下進行治療,也不會感染。他非常想參與治療中共肺炎病人,卻不被官方允許。

方方稱,她跟很多人想法一樣:既然他聲稱能治,有甚麼可爭論的?不妨讓他試試?看病需要實事求是,尤其緊急關頭,人命大於天,為甚麼不給人家一個機會?哪怕當場戳穿他的牛皮,讓真相大白天下,不也挺好?

方方日記記錄了疫情爆發以來,武漢人的喜怒哀樂以及個人的真實感受。這些日記,既有日常瑣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諱地向外界傳遞出清晰有力、誠實可靠的聲音。讓疫區內外的人看到了與電視報紙不一樣的畫面。

方方日記也讓人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乃至無助無奈無能無力無望,看到芸芸眾生的哀哭和掙扎,看到武漢封城之後人們經歷的最真實的苦難。

方方2月9日的日記中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

「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方方日記2月16日這樣描述: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

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方方2月27日的日記中寫道:我們都還被關在家裏,足不能出戶。而另有一些人卻已在大唱頌歌,連勝利的書都看到了封面(如果不是惡搞的話)。武漢人有甚麼話可說?焦躁也好,煩亂也好,我們都得忍下來,是不是?勝利也是你們的勝利。

今天看到一個段子:在聽到有人說「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時,不要以為你是那個「我們」,你只是那個「代價」。#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