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日內瓦宣佈,將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和影響的風險提高到最高級別。然而,距離此時僅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這場疫情就已經迅速傳播至中國大陸以外的近60個國家和地區。正因為如此,在change.org網站上要求譚德塞辭職的請願人數也已超過40萬。那麼,作為世衛組織總幹事的譚德塞在這場世紀大瘟疫中究竟起到哪些作用和影響呢?

如果您打開中共官方網頁,從去年12月底武漢不明肺炎疫情信息公佈以來,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彙之一就是,「世界衛生組織高度評價中國疫情防控」。

不對中國採取旅行或貿易限制

1月3日,中國向世衛組織通報疫情。根據最近大陸媒體報道,當時武漢已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然而,世衛組織卻在1月5日的通報中表示,「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不建議對中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截至目前,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世衛這些不負責任的論調與中共官方口徑如出一轍,從而替中共的謊言背書,欺騙和愚弄全球70億民眾,讓整個世界對這場大瘟疫放鬆警惕,掉以輕心。

遲遲不宣佈疫情為國際緊急事件

1月22日和23日,世衛組織連續兩天舉行緊急會議,竟然在中國武漢實行人類有史以來首次「封城」,中共官方在「紙包不住火」,不得不承認新冠病毒「肯定人傳人」,「也有醫務人員感染」的情況下,譚德塞仍然遲遲不願宣佈中國這場疫情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而此時武漢肺炎疫情已經擴散到泰國、日本和南韓等地,不少國家只好自行採取斷航措施,並對來自武漢的乘客進行入境篩查。

肉麻吹捧中共,放縱疫情向全球擴散

1月28日,譚德塞在北京會見習近平時表示,在疫情面前,習主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中方公開透明發佈信息,用創紀錄短的時間甄別出病原體,及時主動同世衛組織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我們對此表示高度讚賞。

就連大陸網友都對譚德塞這些肉麻吹捧中共的言論感到吃驚,「今天,世衛組織評價中國的一句話,把世界嚇了一跳!」「七十年來,終於第一次有人這樣明確地說,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它國家借鑑!」

1月31日凌晨,譚德塞在世界各國強大的輿論壓力下,才不得不宣佈中國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仍不建議對中國採取旅行和貿易限制,繼續放縱疫情暢通無阻地向全球各地擴散傳播,危害世界各國民眾的生命安全。

接受中共授意,向世界展示中國抗疫「成效」

2月10日,譚德塞宣佈接受習近平的授意,派專家團隊赴中國調查,旨在向世界展示中國抗疫成效,而不是去調查全球最關心的病毒來源、傳播途徑和防控措施。自1月3日起,美國就多次要求派世界頂級醫學專家去協助中國防控疫情,中共卻害怕疫情真相被暴露,至今沒有任何反應。

2月15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有西方記者提出質疑:「你為甚麼多次讚揚中國,這是不是中方的要求?」譚德塞卻「死豬不怕開水燙」地說:「我對中國的稱讚是實至名歸的,我還將繼續讚揚中國。」

果不其然,在2月25日世衛組織日內瓦記者會上,讓人跌破眼鏡的是,赴中國考察組組長、世衛總幹事高級顧問艾爾沃德居然發自由衷地感嘆:「如果我感染了,我希望在中國治療。」

這等於他在變相地替中共向全世界宣告,曾經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中國,目前已經跑步進入了「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剛剛步入小康水平的中國,也已經過上了「超越全人類醫療水準的幸福生活!」

充當中共製造生物武器「擋箭牌」

2月20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西方媒體猜測新冠病毒可能來自中國「生物戰計劃」,是一家實驗室洩露的「生化武器」。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世衛組織負責人近期多次表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產生或製造生物武器所致。

在其畫皮被海外媒體抽絲剝繭,有理有據的分析層層剝光的情況下,中共不得不再次拿世衛組織來充當自己的「擋箭牌」和「遮羞布」。

為此,海外民運人士王丹指出,聯合國系統早就被中共用金錢開道而控制,這已經是不公開的秘密。這一次世界衛生組織在譚德塞的帶領下,完全順著中共的宣傳口徑發言,在延誤防疫時機上,其實已經成了中共的「共犯」。

另外,在中國的收買和操控之下,國際刑警組織竟然選出了一個罪犯,中國公安部副部長當該組織的主席;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主席也由人權紀錄最惡劣的國家擔任,以致任何譴責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都無法通過;日本最近一篇《不要讓中國主導聯合國機構》的評論諷刺:「請狐狸來看守雞窩,太荒謬了!」

總之,這場世紀大瘟疫病毒的根源雖然在中共,但替中共向全世界隱瞞疫情,遲遲不願宣佈這場疫情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極盡所有最華麗的辭藻替中共站台背書和輿論維穩,致使疫情閃電般的蔓延至全球各地,給中國乃至世界民眾的生命安全和經濟利益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並重蹈SARS覆轍的世衛組織和譚德塞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