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台灣親共媒體做節目炒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源頭在美國的說法,引發輿論關注。但一名從事保護生物學研究的大陸專家對媒體逐條分析了前述「藥理學教授」提出的論據後指出,那些證據恰恰說明源頭在武漢而非美國。

中國武漢爆發中共病毒疫情以來,在中國網絡上一直有人在宣揚病毒是美國人(或日本人)投的毒,但因這種說法毫無根據,並沒有產生多大實際效果。最近,在台灣某親共媒體播出的一當電視節目中,一位號稱「藥理學教授」的嘉賓引述一些論文或媒體報道的內容,言之鑿鑿地推斷出美國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來源地的結論。該說法被中共控制的大批網絡五毛在微博微信轉發,引發外界關注。

據了解,該「藥理學教授」用以佐證其結論的論據主要有以下三條:

論據一:網絡上流傳的一篇掛上了「中科院」招牌的文章。這篇論文用生物信息學的方法,分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人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基因序列,其中在美國首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者的測序中發現了 單倍型H38的病毒樣品,而單倍型H38被視為在武漢廣泛發現的單倍型H1的祖宗。但論文沒有說明的是,美國的首例病人發病前剛剛從武漢返回美國。

論據二:「藥理學教授」重提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電子煙致死案例,因為那些病人的主要癥狀也是肺部纖維化不能呼吸,和中共肺炎癥狀很像,因此判斷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源於美國,但沒有對電子煙致死案例作嚴謹的醫學分析。

論據三:美國一位喬治城大學 (Georgetown University) 的一個流行病專家在美國《科學》(Science)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肺炎)的第一宗應該是在2019年11月就已經被感染。「藥理學教授」認為,中共官方宣佈武漢的最早病例是12月8日發現的,說明最初的病毒來源不在武漢,但他沒有說明去年11月感染的那位「零號」病人究竟是武漢人還是美國人。

(影片截圖)
(影片截圖)

針對上述節目,中國大陸媒體《經濟日報》發表了一篇對從事生態學和保護生物學研究的蘭州大學研究員趙序茅的專訪報道。趙序茅通過對台媒節目中「藥理學教授」所提出的證據進行深入分析後指出,那些證據恰恰說明病毒來源於武漢。

這篇報道首先指出,有關嘉賓判斷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源頭在美國的主要依據就是那篇由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華南農業大學和北京腦科中心在ChinaXiv聯合編撰的論文。論文的研究者收集了2月12日以前出現在12個國家的93個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並宣佈從中發現了58種單倍型,而其中在美國發現的單倍型H38可視為在武漢樣品中發現最多的單倍型H1的「爺爺」。

針對這個「論據」,趙序茅分析指出,論文中的單倍型演化關係顯示,單倍型H13和H38是比較「古老的」單倍型,通過一個中間載體——mv1(可能是祖先單倍型,也可能是來自中間宿主或「零號病人」)與蝙蝠冠狀病毒RaTG13關聯,並通過單倍型H3衍生出單倍型H1。

形象化來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最開始的老祖宗通過單倍型mv1衍生出了H38和H13這兩個新冠病毒家族企業的第一代創始人,之後的H3是病毒的第二代掌門人,而H3衍生出孫子輩H1則是病毒的第三代掌門人。這個孫子輩H1讓病毒空前強大,還繼續衍生出了曾孫輩的H56和mv2,作為第四代掌門人,並在中國大陸形成了嚴重的疫情。

而論文研究團隊發現,兩個「古老的」單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樣品,分別來自深圳的病人(廣東首例)和美國華盛頓州的病人(美國首例)。按照正常邏輯,爺爺輩的單倍型所在地就是病毒的祖籍。

問題的關鍵是,在台灣出節目的那位「嘉賓」沒有進一步搞清楚(或者知道卻沒提),深圳和美國的那兩位患者的旅行記錄顯示,他們都曾經在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期間在武漢活動,並因此而被感染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他們分別回到深圳和美國後很快就發病並被確診。

換句話來說,其實論文研究團隊提出的證據恰恰證明,兩個「爺爺輩單倍型H13和H38」的來源還是在武漢。

至於現有武漢樣本中為何沒檢測到「爺爺輩」單倍型的問題,趙序茅指出,這與論文研究團隊的樣品主要采自幾家定點醫院,而且樣品採集時間侷限於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有關。「武漢因為採集時間較晚,此時爺爺輩的單倍型很有可能已經被父輩、孫子輩的單倍型替換了。」

他坦言:「病毒是不斷更新換代的,根據這篇文章的研究報道,美國攜帶H38單倍型的病毒患者有過武漢期間的旅行史和武漢地區密不可分。且病毒確診病例在美國的基數比較小,病毒擴散得比較慢,因此病毒更新換代也慢,因此找到爺爺輩的單倍型也不奇怪。最關鍵的問題是樣本量太少只有93份病毒樣品,且樣品採集時間較晚,這是影響分析結果最重要的因素。」

其次,針對台灣那位「藥理學教授」提出,「美國流感死亡1.2萬人,其中有很多可能死於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趙序茅認為,這種沒有數據依據的推測可信度不夠。

他解釋說,雖然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和流感的臨床癥狀有一定的相似性,而且兩種都屬於RNA病毒,但是這是兩種沒有親緣關係的不同病毒,而且流感和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檢測方式也不同,美國醫療機構不可能把這兩種病毒混為一談而做出誤判。

最後,台灣電視節目的「嘉賓」提出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肺炎)的最早病例是在2019年11月感染的,但他沒有說明這個病例仍然發生在武漢。

據公開的資訊,Science雜誌2020年1月26日發表的一篇新聞稿(不是學術論文)中,喬治城大學流行病專家Daniel Lucey接受採訪時提到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肺炎)「第一宗可能發生在2019年11月」。這個說法來源於中國學者2020年1月24日在《刺針》(The Lancet)上發表的一篇論文,該文指出,早期的41位病人中有14位沒有接觸過海鮮市場,尤其真正的第一位病人出現癥狀是在去年12月1日,考慮到病毒有潛伏期,所以該患者感染病毒的時間應該在2019年11月。#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