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處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的方式顯示,同這個獨裁政權進行自由貿易有巨大風險。

《紐約郵報》發表社論說,世界從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病毒爆發當中學到的唯一確定的教訓是,全球經濟深度依賴中國有嚴重風險。即使中共已經實現工業現代化,但是中共當局仍然是一個專制古董,並且從根本上沒有能力處理公共衛生危機。

儘管公開報道中的第一宗病例在12月8日就已經出現,但是武漢衛健委在那之後數周都沒有發佈官方通知。相反,地方官員否認疫情的嚴重性,甚至壓制新聞報道。中共的功能障礙造成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擴散。

武漢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曾在同學圈發佈「類似沙士病毒」感染病例的消息,被警方指控為「編造、散佈謠言」,被迫簽署認罪書。

中共對於疫情的壓制甚至超過外界想像。據大陸媒體財新網報道,早在12月26日,武漢協和醫院就將不明肺部感染樣本送交基因測序公司「華大基因」。12月30日,華大基因將測序結果口頭通報給武漢協和醫院,稱病原體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醫院向武漢市衛健委報告。

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2020年1月1日,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的電話,被通知武漢如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

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這份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稱,未經批准,醫療機構「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

在1月5日之前,武漢領導人一直告訴居民,沒有人傳人的證據。直到第一宗死亡病例發生,中央政府才緊急介入,試圖封鎖全省3,500萬人。

但是西方公共衛生官員認為,大規模隔離(而不是隔離那些真的攜帶病毒的人)對於通過空氣傳播的疾病而言沒有作用。它甚至可能在隔離地區加大傳播。

旅遊禁令對於放緩傳播有一些作用,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應該讓公眾儘早充份了解情況,但中共的做法恰恰相反。

此次疫情造成中國的製造業和出口大規模下降,極大擾亂了全球供應鏈。而這條供應鏈高度依賴於一個被流氓統治的國家。

從上可知,沒有人可以相信來自中國的數據:北京當局常規性的、系統性的對一切可能觸及「民族自豪」的事情撒謊。因此,外界仍然無法知曉,中共病毒的死亡率到底是多少?它傳播的速度有多快?世界有充份的理由對此表示擔憂。

供應鏈斷裂的不確定和全球健康安全的不確定讓全球股市暴跌。

《紐約郵報》社論說,當西方九十年代開始跟中國貿易時,它以為全球化可以給中國帶來更開放的社會。在不久之前,人們已經意識到這是個錯誤的判斷。但是現在,人們實實在在的付出了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