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日本和歌山縣出現首例武漢肺炎感染者死亡,也是西日本的同類感染的首例死亡。和歌山縣屬於日本的三、四線城市,與中國遊客接觸不多,當地人對於和歌山出現武漢肺炎感染者以及死亡案例深感意外,表示「怎麼可能發生在和歌山?」

截止3月1日,日本國內的武漢肺炎感染總人數為224人。其中備受中國遊客喜歡的北海道最多,達72人,之後是東京圈的東京(37人),神奈川縣(21人),千葉縣(14人),名列第四的地區出人意外,是人口相對稀少、偏遠的三四線城市和歌山縣(13人)。

和歌山縣屬於日本的三、四線城市,與中國遊客接點不多,武漢肺炎感染者數居日本國內前列,讓當地人深感意外。(大紀元製圖)
和歌山縣屬於日本的三、四線城市,與中國遊客接點不多,武漢肺炎感染者數居日本國內前列,讓當地人深感意外。(大紀元製圖)

和歌山人:怎麼也想不到會是和歌山!

2月10日,和歌山縣濟生會醫院1名50多歲的醫生被確診感染上武漢肺炎,隨後與其有接觸的另一名醫生及家屬相繼被確珍陽性。之後的幾天感染人數開始攀升。地處偏遠,與中國遊客接觸不多的和歌山開始炸鍋了。

「按照人口密集度以及遊客多少,怎麼也想不到會是和歌山!」一名當地人向記者表示,「即使流傳至和歌山,一般認為,如果遊客爆棚的近鄰大阪感染嚴重,有可能傳入這裡。沒想到大阪目前僅3、4人感染,和歌山卻排入了日本疫區的前列。」

和歌山中招 再次應證親中共「招惹」病毒?

中共延誤抑制瘟疫的黃金時間,導致疫情失控,在中國以及世界蔓延。有網友觀察疫情嚴重的國家和地區,都是相對親中共的。在歐盟各國對中共的一帶一路保持距離之際,義大利高調加入一帶一路,成七大工業國(G7)第一個融入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韓國、日本近年在經濟上與中共靠攏,目前也成武漢肺炎災區。

在日本「默默無聞」的和歌山,為何「招惹」武漢肺炎?有民眾戲稱,「和歌山疫情嚴重,親中議員二階俊博的後院著火了。」

一名和歌山當地人向記者透露,「感染武漢肺炎的濟生會醫院在當地很有影響力,濟生會是二階俊博的主要後援會之一。」

親中議員過度親共 遭同僚抵制

和歌山是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大本營,著名的親中共議員。日前二階在自民黨議員內發起從工資中扣除5,000日圓支援武漢災區的舉措,不過很快遭到自民黨內部的抵制及民眾的質疑。

自民黨國會議員青山繁晴表示,作為個人行動支援災區等都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一個國家議員的集體行為應該慎重。「這場瘟疫之所以在中國以及世界失控、氾濫,中國政府的人為因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說,「議員是國民選出來的,捐獻5,000日圓雖數目不多,但理所應當要傾聽自己選民的意見。」

自民黨國會議員青山繁晴公開反對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提議從自民黨議員的收入中,扣除5000日圓支援中國災區,他說:「這場瘟疫之所以在中國以及世界失控、氾濫,中國政府的人為因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視頻截圖)
自民黨國會議員青山繁晴公開反對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提議從自民黨議員的收入中,扣除5000日圓支援中國災區,他說:「這場瘟疫之所以在中國以及世界失控、氾濫,中國政府的人為因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視頻截圖)

青山表示,作為議員不能草率行動,以避免給釀致疫情失控的北京當局傳遞出錯誤信息。

不少日本民眾留言表示:「二階是少有的對無視人權的中共表示親近的議員,不能贊同他的行為。」

還有日本民眾戲稱:「希望二階退休後去北京養老,不要再回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