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各省市醫護人員分批被調派前往重災區支援,前往重症照護病房(ICU)支援的護士小芳(化名)剛下夜班,接受訪問時提到,近期令她倍感焦慮的原因是,當時接獲通知到出發的過程太倉促,許多衣物沒備齊。

她說,加上武漢封城一個多月,即使想在網絡上購物,多數物資也不送武漢,生活上的不便,令她感到十分焦慮。另外一位外地支援感染科的護士小華(化名),也是受限於封城交通不便,擔心家中罹癌母親得不到救治。

武漢疫情嚴重 外地醫護倉促上前線

「醫院臨時通知來武漢,沒來得及收拾太多東西,帶一套冬天衣服就來武漢了。」她表示,一線的醫護人員其實像戰士一樣,隨時準備面對無形的敵人(病毒),「那時我們做好了上前線的準備,但沒想到會那麼快。」她說,一個多月前,武漢有太多醫護人員倒下了。

「我們是代表當地醫療團隊第一批赴鄂,上級接到的通知特別緊急,當天2點多接到,一個小時傳達到醫院,然後就開始集合開會,100多個醫療成員,其中有80多人是醫護,其它是後勤。他們也比較緊急,幾乎沒有準備好(物資)。」

「因為太倉促,搞得我好多東西都沒帶。我自己帶的東西太少了,來了後才知道有些東西還是必須得帶。」小芳說,在物資缺乏的情況下,她只好從捐贈物品中挑選適合的將就穿,「武漢的天氣變暖了,一個星期可以經歷四季的,今天24度,明天就下雪了。剛來的時候就不太習慣,現在習慣了。」

「我們來這兒已經一個月了,剛來時物資比較缺,現在還好有捐贈,比剛來時好一點。」「也有換的,不是很合身,大多數都是捐贈的,比如我今天拿到一雙鞋,但不太合適,但只能將就,不能有太多的要求,只求能換洗。」

進到ICU禁區 醫療措施相對困難

小芳在重症室工作,她說,「我們是夜班,只有9點坐最後一班班車,先到醫院休息,接著做四個小時的夜班。」

她表示在重症室工作,原本簡單的工作,因為多了道防護要求,變得很棘手,「進入ICU,有些操作很簡單,只是有很多東西束縛著我們,比如說防護衣,要戴很多層手套,要是沒有那麼多手套,可能一下就可以找到血管,但是穿了防護服後,出汗後,眼睛也糊住了,還要『一針見血』。」

「因此,本來十分鐘就可以抽完血,可能半個小時都抽不完。以前摸血管只需要30秒,現在得5分鐘才敢下手。」

和其他醫護人員一樣,「為了省防護衣,不可能2個小時就下來一次,必須要堅持上完這個班,一般能不換就不換了。」

她說,剛開始最難的就是,「穿上防護服、口罩、防護鞋進去後,裏三層外三層,很容易缺氣,呼吸特別難受。有些同事缺氧造成腸胃不適,會吐,也只能吐到口罩裏面,因為那時候防護服也特別緊張,不能浪費,只能堅持到下班。」

搶救病人壓力大 疫情結束前只能原地休整

「每天從病區出來感覺很累,脫水太厲害,搶救病人甚麼的,全身都濕透了。」本身做過手術的小芳說,有時會感覺自己身體負荷太大,「休息的時候怎樣能夠鍛鍊身體,我得保證自己的身體好了,才能去救更多的人。」

小芳說,「這個病沒有治療的方法,只能靠自己,我們盡最大努力吧,有時看到病人很痛苦,但我們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把患者治好,只能減輕痛苦,缺氧就改善缺氧症狀。」

目前輪休只能在原地休息,「我們要等到疫情結束才能回去,因為你已經在這裏代替了他們的醫護人員,如果我們回去了,中間還有銜接的問題。我們就只能原地休息。本院的醫護先休,然後換我們。」

原本以為短期支援,但包含當地醫護人力不足、交通不便等各方原因,「我們都是原地休整。事實上,回去工作量也差不多,但這裏危險性比較強。」雖然和原來的工作性質差不多,但實際上,當前的壓力還是比較大,「我感覺表面上好像沒有甚麼壓力,但是潛意識中多多少少都會有影響的。」

小芳表示,自己要來武漢當天,先生非常不捨,「我覺得我還比他堅強點,他(丈夫)哭得稀里嘩啦的。」「原打算今年要個小孩子,但遇到疫情,回去後我們還要檢查身體,如果有問題的話,還是要休整,只能等明年了。」

身在疫區 心繫家人在後方得不到醫治

另一位在感染科工作的護士小華(化名),也是從外地來武漢支援的醫護人員,隻身在感染重鎮武漢,心繫在外地的母親,她擔心的說,母親因乳腺癌正要進行第4個療程,因為武漢封城一直拖到現在沒做,「腫瘤有沒有變大或轉移都不知道,不確定,這是很危險的,有的人很快1-2個月生命就沒了。」

她所在醫院仍然是缺人,一時片刻回不了父母身邊,「感染科、發熱門診一直是缺人,都在上班,但最關心的還是媽媽身體健康問題。我很焦慮,一邊上班,離得遠,又幫不上。」

故鄉在湖北周邊的城鎮,她和家人為救治母親進退兩難,深怕父母進城就醫受到感染,又擔心母親病情惡化,「當地城鎮的醫生可能都到一線支援,也不確定能不能收治母親。」因為封城的緣故,「出了城鎮,就進不了武漢,就算進了武漢,也回不了城鎮了。」

小華想起,前一段時間母親因為罹癌變得很消極,也是苦勸許久,才願意去醫院治療。如今面臨著醫療被迫中斷,身體不曉得能否扛得過去,小華自己隻身在疫區,多重壓力,使得她心力交瘁,希望透過對外求援,讓母親得到積極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