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香港及全球的口罩荒,「香港化學教父」鄺士山博士發明可重複使用的口罩「HK MASK」,用紙巾做濾芯就可以達到外科口罩的同等功效,並分享口罩設計模板,人人可自製。(大紀元)
因應香港及全球的口罩荒,「香港化學教父」鄺士山博士發明可重複使用的口罩「HK MASK」,用紙巾做濾芯就可以達到外科口罩的同等功效,並分享口罩設計模板,人人可自製。(大紀元)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首當其衝的香港至今未全面封關,政府又推諉採購口罩「並不成功」而不作為,引發全港口罩荒。成功研發可重複使用、更換紙巾濾芯、效果堪比外科口罩的「Hong Kong Mask」的「香港化學教父」前香港中文大學講師鄺士山博士(Dr. K Kwong),近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並示範「HK MASK」特殊綁繩戴法,分享其發明低成本高效率可自製口罩的心意:不為錢財,只願在疫情肆虐而物資缺乏的艱難時刻,能幫助到世上所有急需的人。

大陸把控口罩原材料資源

記者:你最近製造了Hong Kong Mask(口罩),跟我們講一講?

鄺士山:其實,香港一路以來是沒足夠的資源去做口罩的,因為我們沒有那些生產機器。大概在1月份,香港的市民開始發現口罩可能會不夠,有商界的朋友開始研究製造口罩。去買一部機器,然後從外國買些原料,生產過程是在香港。就想用這辦法去解決。這一考慮是沒錯的,進行過程也十分順利。但突然在1月底,那原材料的售價飆升得很快。

簡單地說,口罩的結構有三層,三層口罩的第一層和第三層,稱為不織布,實際上和尿布及衛生巾是差不多的,那些材料價格不是升了很多,都會上升但不多。最重要的是中間那一層,中間那一層英文叫做Melt-blown(熔噴布),熔噴布的纖維密度很高,但透氣度也很高,這個東西的價格升得很厲害。2月初1公噸是5.8萬人民幣,現在的價格大概是20萬。但你有20萬並不保證你能買到1公噸,1公噸可以製造100萬個口罩。因為國內不交貨,你付了錢也做不了,因為大陸是把資源控制著。

冷氣機過濾芯可成為口罩中間層的替換材料

鄺士山:大概到了2月初我發覺這是不行的,就想在香港把它造出來,那時製造口罩的材料在全球的價格開始上漲,我就想在香港尋找代替品。我尋找到一間是做冷氣機的過濾器的,中間的那一層,只需要把冷氣機濾層的質量降低一點,就能用作製造口罩。

為甚麼要把質量降低,因為原來中間的那層的質量要求是很高級的,叫做HEPA(高效能空氣過濾層)那是很貴的,在成本上是造不了口罩的平宜價格。當時跟他們商議,把過濾層的質量降低、厚度減少,把成本降至2塊港幣,那是2日7至8日左右,沒料到2月9日左右口罩的表層和底層的材料也買不到。

呼籲香港人一起設計可拆換濾芯的口罩

鄺士山:那怎辦?回想過來那就自己來造吧。從前香港人的縫車衣服是很捧的,我就在2月9日於臉書上發了一信息,香港的市民可否與我一同設計口罩。

我也提出設計的規格,最重要第一條規格,它是能拆開的。那個濾器和氣閥是要分開,過濾器是扔掉的,氣閥是循環再用把它清洗消毒,這樣在生產過程中這口罩縫車完後熨一下已消毒了,這樣就解決了無污染的縫製的問題。

接著第二的要求,過濾層是要把臉遮擋住。口罩過濾層就是冷氣機機的濾布,但一般不能固定緊貼在整個口罩的外面,那樣空氣經過這位置貼近這就能進去濾層了。

第三個要求是要綁得很貼緊。醫護的3M N95口罩是綁得很貼緊,那我們能不能仿造出3M那樣的效果。2月12日我說,用三個小時,我們一起造五六個口罩出來,不同的朋友說出你的構思,在這五六個之中挑幾個做實驗,然後挑一個容易縫紉的去做樣板。很多人在短時間內去跟進改良,最後就是這個。

當時是2點鐘做的,是集合了很多人的智慧,很多人在短時間內,三個小時就造了一個,但仍未打算怎樣去改進綁繩的方式,這我研究了很久,怎樣能綁得緊貼,能戴在臉上走上大街。不斷地改善直到差不多到記者招待會之前一天,我才從十幾個綁繩設計方案中做決定,這個是最牢固的方案。

用紙巾做口罩?似乎可行性高

(鄺士山講解示範口罩戴法及綁繩方法,詳見影片)

鄺士山:解釋一下為何這樣綁。首先這袋的原理是很簡單,這個袋能夠打開,整個是可以清洗的,乾了後再用。這個袋有兩個孔,這兩個孔很重要,方便放進去的濾紙固定到邊上。我現在手上這個濾紙其實是一般的紙巾,廚房紙效果會好些,如果紙巾就要兩張,廚房紙一張就可以了,放進去之後,確定濾紙的角露出兩端,就保證裏頭的濾紙位置是固定了,蓋著整個面罩的空間。

你不要小看我放了一張紙巾,其實這張紙巾是有功效的。戴的時候要留意,這條繩子通過一管道是可以拉動的,V字型、戴在頭上,戴著之後緊貼面部,按一下,掛在耳朵上。你留意一下我的聲音,戴對了的話我的聲音就會越來越奇怪。(記者:聽不了聲音)現在已經很嚴實,你看到我現在說話,嘴在動,聽不清楚,但還未達到手術口罩的標準,不能夠達到醫護人員那些N95,怎樣可以達到N95規格呢?拉這條繩子,拉的過程中就會越綁越緊。

記者:整個面形看都是布的,感覺很好。

鄺士山:它其實是包著整個面的啦,我現在拉緊的情況與平時的口罩很不同,一般口罩會發現鼻子會有水蒸氣的,這個看不到噴出來的水蒸氣,已經沒有在鼻子這裏漏氣。V字這個位置,其實是這條線不同,這條線是一條很漂亮的銅的成份,這個就是我們設計師定的V字型,這個是很重要的原因,一會兒再說,我們這個設計是一個手術口罩提升版本,比平時在商店買到的口罩好很多。

記者:可能會成為一種時髦。

鄺士山:對啦,我的構想就是這樣的,這個就是關於我們另一部份關於這個口罩的未來的發展。

記者:有沒有些國際品牌找你商談?

鄺士山:這口罩設計好,我心中已經計劃,希望時裝公司來找我,我要將它變成一個時髦。我的記者招待會是2月21日,記者會之前其實我們還沒有收到濾紙,但我有放紙巾進去的念頭。甚至公關公司都不知道我做甚麼的,只知道我做了個可以替代的,可更換濾紙的東西,綁繩子方法也不知道。大概2月14日,就有一個好消息了:就是港大剛剛做了一個研究,發現用紙巾做口罩濾紙是可以的,不過他繩子綁那方面不是很好。那個消息再更加鞏固我的設計。

HK口罩屬於所有人 樂與世界分享研發成果

記者:當時其實你都是已經預計?

鄺士山:我已經想好了,但我想要有人支援,自己一個人講沒有用的。港大這個消息剛好支援我們的記者招待會。

跟我合作的人很認真,設計的時候加了些元素,可以在上邊畫圖畫。我在一個口罩上面畫上一個超人與怪獸搭著肩頭,我是有意義的:我不管是不是敵人,我們都可以一起做口罩。這就是我當時的構想。

2月21日記者會,那一天早上我們全拿了數據,是紙巾與廚房紙與我估計的結果一樣,過濾效能非常高。

而且口罩綁著之後可以變成這麼帥。我預測口罩的熱潮過去的話,沒有人會買這些口罩的,除了日本。因為日本有很多人在春天的時候戴口罩,因為花粉熱。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要打入日本,就要求外型很帥。所以我們的口罩原本的設計是,除了這些效果之外,在疫情過去之後,這就變成一種潮流時髦。我們就是要日本人參考我們的設計,向日本推廣。這麼多年以來香港沒有做過,我要做到這件事情。所以我請了兩個日本翻譯,一個做計劃A,一個做計劃B,英文都有兩個(版本),普通話也有。簡單的來說我們就是有一個翻譯的團隊,也還有一批做口語的團隊,那口語就給南亞裔縫紉車衣的人,他就知道怎麼做。整個計劃就不是為了賺錢,我是想將這件事情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們可以自己做。

紙巾濾芯口罩有N95的70%功效 成本卻相當低

鄺士山:所以我的重點就是一個,可分體的口罩加入一些紙巾狀的物體。我們所做的數據就可以顯示出(口罩)很好的,怎麼個好法呢?一般來說N95當N90的比例來說呢,那張紙巾呢,如果用的是廚房的紙巾,那只有70,廚房的紙巾已經達到70,如果用兩張我們擦手上汗的這種紙巾呢,這種紙巾兩張才是70多,當然如果你用兩張廚房的紙巾可不可以呢?那就呼吸不了了,這種擦手的紙巾那三張勉強還可以呼吸到,一般是用兩張的就可以,兩張已經達到N70多了。不要忘記這個成本是真正的口罩的幾分之一,扔掉紙巾也好過扔掉這些塑膠的過濾層。

記者:所以其實你這次香港口罩的設計想幫助全世界的人,有沒有其它國家的人找你?

鄺士山:還沒有,沒有這麼多人留意,還有大部份人他沒有見過這個東西的時候,他不會覺得這個很特別。更換過濾層的口罩各個國家都有,但是我搞(設計)出來之後很開心,這個過濾層的公司說,他說想買一批(這樣的口罩)。那其它地方包括香港的一些很大的機構,都立刻詢問我可以買5000個;接著有(買)4萬個。我說目前還支持不了這麼多的口罩。還有那,他們找錯了對象,我說我不是賣的,我說我是設計的,還有我是做完這個設計之後的爸爸,其它的我不理的。

不為錢財 口罩能多救一條命就開心

記者:你有沒有申請到專利?

鄺士山:專利申請,其實我自己沒有去做,我叫我的設計師登記他的名字,他幫我做的(設計),反正我不會收錢的。我的意思是說,我覺得我不需要錢的原因是,因為我做人都很簡單的,我吃的東西也很便宜的,我搭的車就是巴士,基本上我不太用錢的人,你給很多錢我都沒有用的。我寧願將這件事情救多一個人的命,都開心一些!

記者:鄺博士,你覺得這次疫情,口罩的需求量有多大?

鄺士山:有兩個極端的,有些科學家說這個武漢肺炎會變成全球的疾病,預計會有1億5000萬人是受害者,不是死,是被感染。


記者:有人說香港都可能有幾百萬人被感染?

鄺士山:對,有150萬人(被感染),好像是梁教授說的。那就很慘,我們的口罩哪有這麼多呢,所以我的DIY口罩,你自己在家裏去車都可以做出來的。由於這個方法很容易做,所以有一些記者朋友不懂得怎麼用縫紉機去車東西的,用那個針線來製作(口罩),一個記者做了一個實驗,用了三個小時才把我的口罩縫出來,根據我們網絡上免費被別人下載的那個紙板,這是用人的手一針一針去(把它做出來的),要三個小時,如果你會用縫紉電單車的話,10到20分鐘可以車出來一個(口罩)。

最希望將概念傳給世界 有需求者可以DIY

記者:你會不會去賣這個車縫的口罩?

鄺士山:會有的,現在有一批人買了(這個口罩),但是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不是做這件事情;因為現在我們最想的是,將這個概念傳到全世界的人那裏去。因為那我們自己製作這樣子的口罩的話,還不夠他們在自己國家裏製作這個口罩快的,說我給你一個樣板,然後你跟著來做這個口罩是很快的;我想我們這樣做會比賣口罩給他們更有意義。

記者:還可以解決哄抬口罩價格的問題。

鄺士山:還有你可以將貴的口罩留給醫生和護士,比如我們平時上街你戴一張紙巾的口罩,夠用的了,你上街用完之後你扔了那張紙巾,口罩洗乾淨還可以再用。

記者:為甚麼你有那麼多構想,是不是發明了很多東西?

鄺士山:其實我是很喜歡思考的,我從小到大就覺得如果沒有一個目標去做事,發明出有效的東西出來的機會是零,就是要思考過的實驗然後再去完成它,在腦海中已完成它。例如我這個口罩沒有成形的時候,我腦子想這個東西是甚麼樣子的,想完之後我根據我腦想到出來的結果而去實行是會很快。所以我就很喜歡發明東西,我喜歡用很普通的東西,做出一些別人覺得不可能的東西。

記者:可不可以舉些例子呢?

鄺士山:我小時候10歲左右,就發明了一個跟現在這個口罩類似的技術,這個口罩又要折又要扭的,我研究怎樣穿繩子。另外我當時也發明了一個很難做到的燈籠,這個燈籠是風車來的,風車裏面放蠟燭,提著風車燈籠走的時候,迎面的風會令風車團團轉的,但是蠟燭是不會熄滅的,我很小的時候就做出來了,10歲左右做了出來。別人問在哪裏買的,我說這個我自己做的。

記者:那你應該是物理博士而不是化學博士。

鄺士山:其實我是想讀物理的,後來讀大學的時候成績不好,讀了化學。其實我樣樣事興趣都很大的,就是很喜歡研究,例如照相,發明了照飛鳥的方法。鳥兒在天上飛的時候,很難(拍完整而清楚),但我發明的方法,我有幾十個學生用了這個方法,可以照到鳥兒飛得很快都會照到很清楚的。我用兩隻眼的對焦方法:一隻眼望住風景、一隻眼望著外邊,但是鏡頭外面有個刻度指摽指著鳥兒的位置,你跟著兩隻眼看,看著鳥兒跟著按快門,就照到英文叫做bird in flight馬上照到的。我就很喜歡做這些事。

任何壞事都有可能變成好事

記者:所以其實我們人生來說可以將壞事變成好事的,就是很多就是智慧會出來的。

鄺士山:其實每一個壞事背後一定有好事的,例如現在這個新冠病毒,令到我們個個人都很怕,但是香港有一件事是賺到了,未必人人都知道的,其實流感季節已經過去了,今年我們沒有人死在流感,為甚麼啊?沒有甚麼人有流感的。

記者:為甚麼啊?

鄺士山:個個都戴口罩嘛,個個都酒精消毒,這樣就沒有問題啦。

預防小貼士 勤洗手勤消毒

記者:教教我們觀眾除了戴口罩防疫以外,還有甚麼一定要注意的事?

鄺士山:最要緊,平時我們在街上千萬不要做揉眼睛的動作,如果你真是要揉眼睛要用酒精消毒,噴霧或者消毒液,噴霧最好就買有甘油成份的潤膚一點。通常眼睛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位置,你戴了口罩也防護不了眼睛,那些飛沫都會飛到眼睛上,所以可以考慮戴一個平光眼鏡,至少擋一擋飛沫。回家後儘可能洗手,用香皂、洗潔精、沐浴露甚麼都可以,總之是有鹼性的東西洗手,因為那個病毒是很容易洗去的,那個外殼是溶解的。所以你就多些做這個動作,家裏如果骯髒了就用香皂、水抹地,如果還害怕用漂白水1比99。但你不要用酒精那些,酒精不可以用來抹地,很危險,會著火的,如果整間屋都噴了酒精只要有少少火花就爆炸的,所以千萬不要。個人健康就這樣處理,儘量不要太過緊張,緊張到門也不出、活動也少、抵抗力也不好,保持一定的運動量,到空氣流通的地方。

記者:多謝鄺博士與我們分享,希望大家身體健康。我們下一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