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武漢大規模爆發,並迅速傳播到中國大陸各個省份和海外。一些專家從病毒的結構推定這是人工合成的病毒,可能是武漢P4實驗室違規操作導致病毒洩露,甚至也不排除人工故意洩露的可能。而中共禁止美國參與防疫,一口咬定病毒出自海鮮市場而拒絕深入調查,軍方接管P4實驗室等等行為,更顯得做賊心虛和欲蓋彌彰。倘若病毒真是中共製造,那麼中共就是正在實施滅絕人類的罪行。紙包不住火,真相終究會大白於天下,對此我們拭目以待。本文姑且認為中共病毒僅僅是一場天災,但是對於殘暴愚蠢的中共來說,疫情就是一面照妖鏡,把中共的醜惡嘴臉曝光於天下。

謊言是中共的本能,以至於即使在不需要說謊的時候,中共也是滿嘴謊言。當中共已經完全了解中共病毒之後,中共依然宣稱「未發現感染」,「未發現人傳人」,「有限人傳人」,「可防可控」……,中共的每次改口,並不是承認錯誤和公佈事實,而是上一個謊言破滅後編造一個新的謊言。直到謊言已經徹底破產的今天,中共公佈的疑似人數、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顯然還是虛假數字。每天更新的數字還經常自相矛盾,而致死率則精確地定位在2.1%,中共說謊的水平都滿足不了說謊的本能了。可以肯定,中共會把謊言堅持到它的滅亡。

說謊是為了騙人,那麼中共就必須打壓真相,所謂「假作真時真亦假」。李文亮醫生被訓誡,方斌先生、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李澤華被非法抓捕,人權衛士郭泉已被「煽顛」刑拘,這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時刻,在大街上飛馳的不是救護車而是警車,而警車抓捕的不是那些貪污救災錢款的碩鼠,而是說真話的人。中共自己叫囂「穩定壓倒一切」。這個穩定,是中共政權的穩定,至於民眾的生命,屬於「被壓倒」的範疇。

在餓死四千萬人的大饑荒中,民兵在村口路口站崗,禁止飢民外出討飯;張志新被處決前先被割斷了喉管。筆者一度困惑中共為何如此殘暴,看了無助的武漢民眾的悲慘遭遇,更加確信中共對民眾生命的冷漠和對自己羽毛的愛護。在中共的思維邏輯中,中共自身的哪怕是一點點虛假的面子,也遠遠高於人的生命。即使民眾的死亡是中共間接或者直接造成的,中共關心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民眾死亡的方式。也就是說,民眾只能按照中共規定的方式去死,臨死之前不能戳破中共的謊言,不能喊口號令中共難堪,僅此而已。所以我們看到,民眾被封閉在家中得不到救治而身亡,有人一息尚存就被丟進屍袋去火化,這種無聲無息的死亡,就是中共所需要的。中共的謊言也是這個目的,讓民眾在謊言中自生自滅,中共就萬事大吉了。

中共的特權腐敗也是疫情中的重要看點。中共的特權腐敗是體制性的,疫情正好是他們發國難財的機會。紅十字會當然衝在前台,首先壟斷接受捐贈物資的資格,然後雁過拔毛,不給「管理費」就不分發物資;或者監守自盜,把無償捐贈的蔬菜賣給各家超市,賣菜收入自然進了自己的腰包;或者利益輸送,把許多防護器材調撥給關係醫院,而真正抗擊疫情的醫院卻得不到急需的器材,以至於醫護人員用床單自製口罩。中共的官員則躲在幕後,領導讓司機去紅十字會把民眾捐贈的口罩搬到家裏;派出所警察和城管把外地運來的水果蔬菜扣留私分。這些東西可以爛在官員家中,但是普通民眾連個影子也看不到。普通民眾就醫無門的同時,高幹病房連同充足的醫護人員和醫療物資一定是閒置的,那是給中共一定級別官員特供的,可以一直空置浪費,但是絕對不給普通民眾使用。所謂封城,封的也是老百姓。君不見北京來車把一名武漢感染者接回北京,來去暢通無阻?

為了掩蓋真相,讓謊言更加潤滑和隱蔽,中共煽情作秀是少不了的。各種假新聞煽情,各種擺拍作秀,以至於剛剛出生20天的嬰兒都被迫「開口說話」了,令人哭笑不得,但是中共的喉舌們依舊樂此不疲,也是中共的本能使然。

遠的不說,中共近期經歷過了非典和汶川地震。按照一般常理,中共應該積累了一些經驗和教訓,應該在這次疫情中表現得稍微好一些。當然這是常理,但是中共這個邪惡的集團,是不能用常理來衡量的。事實是在履行政府職責方面,它沒有任何進步;在說謊和維穩方面,它還是那樣拙劣;唯一的區別就是更加殘暴。問題在於,這一次疫情,中共欺騙的不僅是大陸民眾,而是整個國際社會。全世界民眾都將在生死攸關的疫情面前逐漸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