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遭到迫害的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0人,其中遭綁架至少90人次、騷擾至少57人次、非法抄家至少20人,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1人、看守所26人、安康醫院2人、洗腦班至少30人;被非法判刑18人,另有18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審;4人遭迫害含冤離世。經濟迫害造成法輪功學員家庭的損失超過百萬元。

2019年是中共維持迫害法輪功的第20年,中共武漢當局不僅繼續執行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而且借用2019年「武漢軍運會」大肆綁架、騷擾、關押、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從而加劇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及其親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被迫害致死

2019年,4名武漢法輪功學員遭迫害含冤離世。他們是李建華、彭望琴、康佑元、萬大久。

武漢市青山區李建華在迫害中離世

武漢市青山區法輪功學員李建華,女,66歲,因修煉法輪功遭受中共長期迫害,於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下午5時左右含冤離世。

李建華原青山4262廠職工,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獲益。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滅絕性的迫害,李建華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遭到當局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青山區洗腦班和拘留所。之後她又兩次被非法勞教,共陷獄3年半。

李建華被關押在武漢市河灣女子勞教所期間,受盡折磨,一度幾乎癱瘓,視力減退到0.001~0.025,近乎失明;出獄後,她生活難以自理。當地警察和居委會人員仍將她作為重點迫害對像,夥同單位開除了她的工作。

李建華本來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健康,卻因被當局的殘酷迫害而離世。

武漢市黃陂區彭望琴在迫害中離世

武漢市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在中共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遭到非法勞教、拘留、關洗腦班、抄家、以及黃陂區公安分局國保科和長堰派出所警察夥同街、鄉、村三級中共人員經常不間斷的上門騷擾,於2019年4月3日含冤離世,時年56歲。

彭望琴曾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期間絕食反迫害。為了強制「轉化」(強迫放棄修煉)她,幾個彪形大漢對她施以野蠻灌食。她滿口的牙齒幾乎一半被撬鬆、撬掉,鮮血從口裏往外流,從臉上流到上衣,上衣全部被鮮血染紅。

惡人害怕其慘無人性的惡行被同關押在洗腦班的其他人員看見,就端來一盆涼水,照她臉上猛潑上去。她全身濕淋淋的,被拖回監室,惡人們揚長而去。

幾天後,惡人見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害怕她死在洗腦班,把她送到黃陂區中醫院搶救。

出院後,中共人員又找上她家的門,鬧得全家人驚恐不安,無法正常生活,她被迫流離失所,直至她離世前。

遭冤判

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8人,其中,65歲以上9人、80歲以上3人;7人被非法判刑5年以上,最長刑期10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的年齡越來越大、他們的刑期越來越長。

武漢市關山83歲范琴霞老人被非法判刑 

武漢關山街汽發社區法輪功學員范琴霞老人,83歲,在2018年2月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武漢關山街派出所強行非法判刑1年,監外執行。

剛解除刑期時,2019年4月26日左右,關山派出所警察去她家,非法強行將她帶到派出所,給她帶上一種有監聽、監視、外形像手錶樣的定位器。據說,這個定位器有200米遠的輻射信號的範圍,派出所和居委會隨時可以監控她。

警察還恐嚇老人說,如不戴上這個定位器,就把她送進監獄。

武漢市青山區82歲吳元醜被非法判刑3年

82歲的法輪功學員吳元醜老人在2017年、2018年期間,因為向人們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多次被當地警察抄家。後來他被監視居住。

2019年11月19日,吳元醜被非法庭審;11月26日,被非法判刑3年並罰款3,000元。

非法批捕、庭審

2019年,有18名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審,其中,70歲以上6人、80歲以上1人。

王貴霞講真相被 被非法庭審

2019年3月4日,武漢市新洲區法院非法庭審王貴霞。王貴霞為自己辯護,以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後發生的巨大變化,向法官、公訴人等講述法輪功的美好。

庭審法官完全不顧及王貴霞陳述的事實真相,以「態度頑固」、「在法庭公然宣傳法輪功」為藉口,恐嚇王貴霞家屬。

王浩被非法庭審 妻子做無罪辯護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體被迫害得極差。2019年7月中旬,武漢天氣酷熱,他到利川市去避暑,於8月29日晚在利川市被綁架、構陷。

12月30日,他被非法庭審,妻子彭青青作為家屬辯護人為他做無罪辯護,要求法庭無罪釋放丈夫。

武漢市八旬老人魏顯榮遭非法批捕

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魏顯榮,女,80多歲,退休前為中國市政工程中南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家住武漢解放公園路單位宿舍。修煉前她一身病,修煉後迅速康復,身心受益。

2019年3月20日,魏顯榮老人被武漢市公安局軌道交通管理分局輕軌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在東西湖二支溝武漢市女子第一看守所。輕軌派出所警察對她進行構陷, 4月24日,她被非法批捕。

非法關押

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至少有26人、非法拘留至少31人、安康醫院2人、洗腦班至少30人。

「安康醫院」實際上是由公安部門控制的。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在迫害的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所以武漢公安將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洗腦班和安康醫院強行來回關押,最大限度地實施迫害。

武漢市江岸區73歲老人歐陽如芸於2019年3月20日遭綁架後,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被從武漢第一看守所轉到了安康醫院迫害。

被關押到武漢市「安康醫院」的人不管有病沒病,每天被強行打吊針、吃藥。人從進去的第一天開始,一直要連續被打吊針15天。每天早上醫院要求病人6點起床,6點半發一次藥,早飯一人發一個饅頭、一碗稀飯、蘿蔔。到上午10點鐘又開始所謂的複查、打針,讓病人吃藥,一天發四五次藥。

借用武漢軍運會加劇迫害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於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在武漢舉行。中共武漢當局惶恐不安,騷擾、恐嚇老百姓;在2019年8月至12月期間,不講任何法律,騷擾、關押,加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及親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遭到迫害的有131名法輪功學員,其中,綁架70人次、騷擾57人次、非法抄家16人、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0人、看守所12人、洗腦班15人、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1人,關押地址不詳9人,非法批捕2人、非法開庭1人、非法判刑 6人。

武漢市陳三蘭等7人被綁架

武漢市陳三蘭等7人於2019年4月17日被警察綁架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其中陳三蘭被轉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其餘6人是阮春玲、張帶娣、熊紅英、段玉榮、施青和周玉琴,她們都被綁架到洗腦班繼續關押。

武漢黃陂區張玲梅、李秀梅、江代蘭被非法抓捕

2019年6月14日,武漢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張玲梅(77歲)、李秀梅(68歲)、江代蘭(71歲)三人在黃陂區宋崗佳海工業園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發到一個便衣手裏。便衣當時就喊來了警車,三人被非法抓捕到黃陂區宋崗騰龍派出所。

經濟迫害

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遭受經濟迫害所造成的損失超過百萬元,有8人遭綁架,被搶走的現金共有17萬元;1人被非法開除工職、5人被停發退休養老金、3人被扣發退休養老金。

付攸生、朱光榮被綁架 現金9萬元及財物遭搶

2019年9月10日上午,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付攸生在漢陽火車站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發到一個便衣警察手裏,便衣警察把付攸生綁架到漢陽火車站派出所。

法輪功學員朱光榮知道後,趕緊到漢陽火車站派出所勸善要人,也被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中午,付攸生、朱光榮兩家同時遭非法抄家。警察從付攸生家拿走現金9萬元及財物等。當晚兩人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洪桂梅、竇堰生冤獄2年 退休金被扣發

2017年7月20日,武漢市東西湖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常青花園派出所十幾人到洪桂梅、竇堰生家中非法抄家,搶走電腦等私人物品。

後來兩人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2年,各被勒索罰款人民幣5,000元。兩人在兩年期間的退休金合計十幾萬元,被武漢市江岸區社保局全部扣發, 給他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