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

方志敏,是中共大力宣傳的「英雄」人物之一,他在獄中所寫的《清貧》、《可愛的中國》曾被選入課本,其所傳遞出的對中國母親的熱愛,對中國未來的憧憬,讓無數懵懂少年為之感動。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這個筆下流淌著對祖國熱愛之人,卻在接受中共暴力革命思想後,可以不顧親情,處死自己的親叔叔方雨田;可以為了自己的生存,殺死美國傳教士夫婦,而正是後一罪行,導致了其被民國政府處決。

不信基督信中共

1899年8月,方志敏出身於江西一個自耕農家庭,7歲入私塾,後考入江西省立甲種工業學校預科班,並升入應用機械科,為該校學生自治會負責人。1921年春被校方開除,之後考入美國教會學校九江南偉烈中學。

次年7月方志敏赴上海,任《民國日報》校對,並在上海大學旁聽。不久,加入中共青年團,並與他人共同創建青年團南昌支部。

在教會學校讀過一年書的方志敏卻充滿了對學校的不屑。他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我不相信基督教》,除了諷刺學校的老師外,文中還稱基督教是「精神鴉片」,是要中國人相信逆來順受的不抵抗主義,因此傳道者們就是「帝國主義派來深入中國各地的偵探和鷹犬」。他們所講的都是「迷信」,是不符合現代科學的。

既不相信中國傳統善惡有報,也不相信基督教仁愛思想的方志敏,卻很順利的接受了馬列思想,接受了暴力革命思想,他在1924年加入中共,從此走上了他所信奉的「拯救中國」的道路。

處死親叔叔

2011年2月9日,大陸《南方都市報》的《紅色記憶》欄目,刊登了方志敏的孫子、彼時任南昌紀委副書記的方華清介紹方志敏的文章,內中第一部份就是《下令處死地主五叔》。

文中稱,方志敏加入中共後,在老家江西弋陽建立農民協會,領導農民運動。他的五叔方雨田是地主,帶頭反抗農民運動,方志敏遂帶領全村貧僱農,手拿鐵叉、鋤頭,包圍了他的大院,將其抓住。當時,方志敏的祖母和父親都為其五叔求情,但他還是堅決下令處死了方雨生。

方雨生到底有多大的罪過,是否應被處死,文章並沒有細說,但從中共對地主的歷次冤殺來看,很可能方雨生並不屬於甚麼罪大惡極之列,否則為何連方志敏的最親之人都為其求情?

然而,方志敏為了所謂的革命,為了所謂的黨派利益,竟然不惜殺掉自己的親叔叔,這在遵循倫理綱常、孝道為先的農村中,至為罕見。對方志敏的所為,中共卻讚其為是「大義滅親」,可見正是方志敏所信奉的馬列主義讓他不知人倫天理。

綁架殺死美國傳教士夫婦

1927年3月,方志敏在南昌創辦江西農民運動訓練班,組織農民自衛武裝,因此被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禮送」出境,之後化名李祥松,流亡贛西。

8月1日參加南昌暴動失敗後,他潛回弋陽,繼續領導革命,並創建了中共「贛東北革命根據地」。1930年7月,組建中共工農紅軍第十軍(紅十軍),此後,方志敏當選為中共非法建立的「國中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執行委員、主席團委員等;1932年9月,再任紅十軍政委,12月,任閩浙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1933年12月,任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閩浙贛軍區司令員等。

1934年12月6日,方志敏部隊綁架了美國傳教士師達能和史文明夫婦,要求他們付出巨額贖金二萬元,被夫婦二人拒絕。8日早晨,師達能夫婦先後被砍頭。這或許與方志敏此前對基督教的反感和對傳教士的厭惡有關,但也足以看出,在中共恐怖思想的控制下,方志敏有著極其殘忍的一面。

被捕及被處死

殺死美國傳教士夫婦的惡行引起了民國政府的高度關注。1935年1月,方志敏部隊在與國民黨交戰中戰敗,方志敏被俘。在獄中,他除了寫下《清貧》、《可愛的中國》等文章外,還寫了一篇《我們臨死以前的話》。

此文再次申明了他相信「共產主義世界的系統,將代替資本主義世界的系統,而將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全人類,從痛苦死亡毀滅中拯救出來」,並準備越獄,「能成功更好,不能成功則堅決就死!」

可以說,至死,方志敏都相信其所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為其死去,心甘情願,即便為了實現其去殺人。

同年8月6日,民國政府以謀殺師達能夫婦的罪名判處方志敏死刑,並在南昌沙窩執行。

簡評

殺人償命,自古使然,不論是何種理由殺人。而方志敏以及與其有類似經歷的中共黨人如果知道,他們以仇恨、殺戮、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社會,帶給中國人民的是無休止的災難且迄今未休止的話;如果知道,他們所為之信仰的主義業已在全世界遭到摒棄、蘇聯已然解體的話,不知他們該作何感想?因為歷史已經證明,他所信仰、所為之獻出生命的絕對不是「宇宙的真理」,而這正是他的悲劇所在。

楊開慧

楊開慧與兒子於1924年在長沙的合影。(網絡圖片)
楊開慧與兒子於1924年在長沙的合影。(網絡圖片)

湖南女子楊開慧的短暫的悲劇人生,應從嫁給被其定性為「生活流氓,政治流氓」的毛澤東開始。可嘆,人生不能重新來過。

嫁給毛澤東

楊開慧的父親楊昌濟是湖南知名的學者,在開明父親的主張下,楊開慧得以上學讀書,並在縣立第一女子高校讀到畢業。彼時,任教於長沙湖南省立第一師範的楊昌濟,時常會邀請學生到家中,這其中就包括毛澤東。

楊昌濟十分賞識毛,1918年他被應聘到北大任教後,不僅舉薦毛去北大圖書館工作,而且促成了女兒與毛的婚事。

1920年1月,楊昌濟去世,北京和長沙的教育界都為其開了追悼會,毛以半生半婿的身份參加守靈,幫助料理後事。當年冬天,楊開慧加入中共青年團,並與毛完婚。

此後,楊開慧又成為中共黨員,在生育三個孩子的同時,協助毛收集、整理資料,編寫文稿,負責聯絡工作。

因中共在聽從共產國際的指示加入國民黨後,不斷奪取領導權,引起國民黨內部分裂,1927年,國民黨開始「清黨」,抓捕中共黨員。

中共發動的幾次武裝叛亂均告失敗,參與秋收叛亂失敗後的毛逃到偏僻的山區,盤踞在湖南、江西邊界的井岡山一帶。本可以在安頓下來後就將妻兒接來團聚的毛,卻始終未與楊開慧見面,反而與更年輕的女子賀子珍同居起來,並在未離婚的情況下,在1928年與其結婚。

而當時,楊開慧帶著3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60里的板倉,生話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毛兩次打長沙都經過此處,也沒有進去看看他們。

手稿透真相

處於困頓、危險中的楊開慧彼時又是怎樣想的呢?據網上流傳的作者為淳于雁寫的文章披露,1982年湖南省政府指令有關部門,維修楊開慧的祖傳老宅作為文物保護時,在修補的磚牆縫裏,意外發現了用蠟紙包好封存的楊開慧寫給毛的7封情書手稿。

1990年當局再次修繕楊宅時,又從她的卧室外檐頭下,發現藏著同樣以蠟紙密封的她在被捕前所寫的最後一份手稿。

這些文稿字裏行間充滿了楊對毛從痴情熱戀轉化為極度怨恨的「血和淚」,如她在最後的一封信裏,指責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並寫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這證實了先前的極端自私的毛冷酷無情背棄妻子楊開慧的傳聞。

讓楊開慧如此憤怒的一個原因是毛的再婚。此事被上井岡山探望毛的楊開慧的哥哥楊開智親眼所見,並在隨後告知了妹妹。

楊開慧自然是非常難過,雖然她以前也聽說過毛與其他女子的私情,聽說過毛在攻打長沙時過家門而不入,但她都選擇了原諒,而此次毛的徹底背叛,對她的打擊相當大。這些情緒化作充滿血淚的文字,留給了後人。

而毛的前秘書李銳還曾透露,楊開慧憤怒的另一個原因是她發現毛澤東強姦了她的堂妹。

楊開慧不想死

按照中共黨史的說法,楊開慧在毛離開後,還「參與組織和領導了長沙、平江、湘陰等地武裝鬥爭,發展黨的組織,堅持鬥爭整整3年」。這個說法比較值得懷疑,一個獨自帶著3個孩子、為生活所迫的母親,一個丈夫躲的遠遠的女子,不知還有多少精力、多少氣力從事中共的武裝鬥爭?

而事實是,這三年中,楊開慧沒有從事過任何共產黨的活動,這也是守衛長沙的國民黨軍官何鍵為何沒有因為毛的緣故,騷擾楊開慧。

但讓楊開慧更為心寒的是,毛不顧他們母子的安危,竟然在1930年帶人兩次攻打長沙,何鍵極為惱怒。在毛二次攻打長沙後,他逮捕了楊開慧和長子毛岸英。何鍵給出的條件是,只要楊開慧公開宣布與毛脫離關係,就可以饒其不死。楊予以拒絕,而彼時聽聞消息的毛也沒有來營救楊開慧。

不久,楊開慧被處死。李銳披露:「30歲的楊開慧被捆綁在木車上去槍決,一路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因為她有三個孩子。」此時的楊應該最為留戀的是自己的孩子吧。

中共建政後,毛曾寫了一首詩,其中有一句是「我失驕楊君失柳」,中共解讀這是毛對楊開慧的思念之情,但從毛極端自私的個性看,這不過又是在作秀。

簡評

並無多少「事迹」的楊開慧能被中共列入「英雄」名單,應還是因為是毛的妻子的緣故。然而,這個誤入中共歧途、嫁給雙料流氓毛澤東的女子,雖然在最後認清了毛的面目後,並留下了最一針見血的評價,但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死後兒子丟的丟,傻的傻,死的死,怎一個「慘」字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