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了它的政權穩固,為了權貴階層的利益,不惜發動「大躍進」式的運動,催促看不到真相的人們復工復產。

美國將提供25億美元的緊急資金應對新冠病毒。CDC官員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有可能在全球大流行。

中共央視報道,在官方要求復工的壓力下,雖然新冠肺炎疫情沒有退去,但是大陸各地在設法召集員工返崗上工。

中共催工 252架專機「東南飛」

2月25日,中共民航局稱,全國各家航空公司已經開闢了252個班次,可搭載12,000多人。從出行的方向看,主要前往華東、中南地區。

華東包括山東、江蘇、安徽、浙江、江西、福建和上海等六省一市,而中南地區則包括湖北、湖南、河南、廣東、廣西和海南等省份。

而這些地方都是疫情相對嚴重的地區。尤其是湖北排在首位。這是把疫情不重地區的工人送到疫情嚴重的地方去。

央視報道稱,為了保障全國各地復工復產工作順利開展,各家航空公司都開設了復工復產包機。開闢了「快速通道」,甚至還吹噓「隨到隨批」、「優先保障復工復產人員搭乘」,確保復工運輸任務能快速通暢完成。

農民工可以優先搭乘飛機,這在其它任何時候都沒有過的。農民工離鄉背井到異地打工,幹著最髒最累的活,拿著最低最少的工資,基本上沒有甚麼社會地位。但是中共為了復工復產,給農民工返崗開闢「快速通道」。誰會覺得這是農民工的地位提高了?

鴻海復工 聘鍾南山為防疫顧問

25日晚上,鴻海科技集團官方微信宣佈,已經聘請了中共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擔任防疫及復工總顧問。鴻海和富士康(Foxconn)是同一家台灣企業。

瘟疫當頭,人們保命要緊。而鴻海要復工,又擔心防疫不到位,所以聘請鍾南山擔任防疫顧問。

鴻海的意圖是:藉助鍾南山的影響力,穩住人們惴惴不安的心。讓工人儘快返崗開工生產。

不可否認,鍾南山作為流行病學專家,防護知識比一般人懂得更多,知道怎麼樣更好的防護自己。但是這次疫情的嚴重程度,超過SARS十倍不止。請鍾南山做防疫顧問,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如果這樣想,那就有些天真了。同樣是中共疾控中心專家組成員之一的北大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也有著專業的防護,結果也中招了。

就算鍾南山能夠幫鴻海做好防疫,其它的工廠企業呢?畢竟不是每一家企業都能夠聘請專家做防疫顧問的。

復工不足三成 中小企業「五大難」

24日,中共發改委表示,製造業基地浙江省有超過90%的企業已經復工,廣東、山東、江蘇、遼寧等省份的工廠,已經有超過七成的企業復工。但實際情況如何呢?

首先說明一點,只有年營收在2,000萬以上規模的企業,才在發改委的統計範圍,而那些為數眾多的中小企業,根本沒在發改委的統計範圍。
而官方只強調復工率,對復工的程度卻避而不提。

再說那些中小企業和服務業,它們要想恢復正常運作,這個過程比大型公司困難得多。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中小企業很多沒辦法達到各地政府制定的防疫措施標準,包括最基本的向員工提供口罩。

一位網友的來信反映出復工的困難。信中說:「大紀元的朋友您好:我目前在江蘇蘇州昆山做教育培訓,由於疫情原因一直不能開課,截止2月26日接到教育局通知,沒有准許不得復工,具體復工時間要等通知,目前兩家培訓學校要交房租還要發工資,資金鏈已經斷裂……物業費到期了,跟其申請延遲到復工再交物業費,對方表示不可以,物業費晚一天交就會斷水電!我們兩家正規培訓機構岌岌可危,面臨破產!」

有網友反映,他回上海復工失敗了。網友的推特影片顯示,很多人拖帶著行李包裹返崗,卻進不了廠。

他說,來了也進不了廠。錢也花完了,口罩也用完了,家也回不了。都不要來了啊,上海的廠都不要來了。

從網友反映的情況來看,中小企業復工有很多限制,要得到上級部門的許可才行。

24日,中共工信部總工程師田玉龍在記者會上表示,根據他們的統計,中小企業復工率還不到三成。他說穩住中小企業就穩住了就業,減輕疫情對中小企業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

他坦言中小企業復工生產,存在著現實的5個難題。一是地方政府為了防疫,要求企業提供大量的審批證明資料等,給企業造成了復工難。

二是人員流動不暢和首先隔離14天導致用工難。三是物流環節不暢,導致原料進不來、產品出不去的產業鏈配套難。四是中小企業手中現金太少造成的資金支撐難。五是中小企業雖然有訂單,但是不能及時生產,造成訂單交付難。

5大關鍵問題未解   復工將致防疫「廢功」

渣打銀行近日公佈,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小企業的信心指數已經跌到了40.5,創下歷史新低。雖然當局要求「復工復產」,但受訪的多數中小企業認為,所有工人要到3月才能大致回到工作崗位,全面恢復生產則要等到4月。

對於北京當局要求復工,世界衛生組織最近表示了擔憂。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擴大,病例和死亡數字還在不斷攀升。而且病毒太狡猾,傳播方式多種多樣。在這些關鍵問題沒有解決的前提下,要求全國各地開工,很可能要導致前面所做的一切前功盡棄。

首先,還不清楚病毒的潛伏期究竟有多長。世衛組織早前說潛伏期4-10天,但是有很多病例顯示,他們攜帶的病毒潛伏期遠遠超出這個時間範圍。

其次,病毒非常狡猾,難以檢測。有太多的案例證明,這種病毒在潛伏期,可以逃過目前所有的檢測方法。特別是核酸試紙檢測,有的病例測試多達6次,仍然顯示為陰性,但實際本人的染病症狀已經很明顯了。潛伏期無法檢測,病毒防不勝防,如何確定身邊的人有沒有染病呢?

第三,病毒攜帶者沒有症狀表現,但是卻能高效的感染他人。這是一個很難纏的問題,該怎麼識別那些沒有症狀的高效傳播者呢?如果不能識別,該怎麼進行防控呢?

第四,這種病毒的重症致死率高。研究發現,這種病毒不僅傷害人的肺部,而且會同時攻擊人體的多個器官,比如心臟、腎臟和免疫系統等等。到目前還沒有特效藥,該怎麼進行有效救治呢?

第五,這種病毒在治癒後,仍在人體攜帶,仍能傳染他人。

這五大關鍵問題都沒有解決,當局卻讓人們復工復產,很容易造成疫情再次擴散蔓延加劇,使之前所做的一切防疫措施都作廢了。

有個影片顯示,在遼寧錦州遼西小商品批發市場,有很多人聚在一起,等著開門營業。大家想想,這麼多人高密度聚在一起,萬一其中有無症狀的病毒攜帶者,會不會造成傳染?後果有多可怕?

北京這麼做,就是拿老百姓的命在賭博,他們賭這個病毒會隨著氣溫升高而自動消失。

病毒早早退去,這是所有人的企盼,但是如果病毒沒有隨著氣溫升高而消失呢?就算病毒會隨著氣溫升高而消失,那氣溫升高之前的這段時間怎麼辦?

所以真心希望朋友們,不要相信中共的宣傳。錢沒了可以再賺,命可是自己的。

美國嚴陣以待

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介紹,目前美國有60個確診病例,其中多數是從「鑽石公主號」郵輪撤回美國的人員,還有3名從武漢撤回的僑民。在美國境內發生的確診病例有14宗,其中12人有中國旅行史,兩宗與有旅行史的人密切接觸。

美國發生的疫情,跟中國大陸的疫情完全是兩種情況,兩個概念,可是美國已經嚴陣以待了。

25日美國疾控中心(CDC)首席副主任安妮.舒卡特表示,很多國家出現社區傳播,使美國成功控制病毒的難度越來越大。「現在的問題不是疫情會不會發生,而是甚麼時候發生,美國會有多少人被感染。」

同一天,三藩市市長布里德宣佈,三藩市進入緊急狀態。她說每天都看見病毒在世界新的地區蔓延,為保護三藩市居民免受其害,政府正在採取必要的措施。

儘管三藩市還沒有發現新冠病毒的感染確診病例,但是「全球局勢在迅速變化,我們需要加緊準備」。

三藩市目前是零病例,三藩市市長就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我們可以比較一下,武漢爆發疫情後,中共專家還在說「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武漢封城的當天,中共最高層還在大會堂歌舞昇平、吃喝玩樂。

24日,白宮已經向國會提出要求,希望提供25億美元的緊急資金,應對新冠病毒在美國的爆發。但即使這樣,民主黨議員還是認為白宮對新冠病毒的反應緩慢,撥款要求嚴重不足。

有消息人士向美聯社等媒體透露,緊急撥款要求的細節仍然在磋商中,估計在幾天之內,方案就會呈交國會。

白宮副新聞發言人吉德利表示,政府需要經費對抗疫情,以便保護所有國民的人身健康安全。

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代理主任沃特在寫給議員們的信中表示,新冠病毒還有很多未知之處,「政府認為有必要增加聯邦資源來採取措施,為美國可能惡化的局勢做準備」。

從美國官員的說法中可以看出,美國政府對疫情是很重視的,但仍然遭到民主黨議員的批評。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認為總統反應緩慢,疫情現在已經亮起警號,但白宮對這場危機「毫無章法」,也沒有迫切感。

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洛維批評白宮,要求的撥款嚴重不足,「眾議院將尋求一個強有力的支出方案」。

與此同時,國務卿蓬佩奧也批評中共掩蓋新冠病毒疫情。他在國務院簡報會上說,中共隱瞞疫情真相,損害了全球的抗疫行動,可能帶來嚴重的後果。

其實不光如此,中共對美國甚至是忘恩負義。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對霍士新聞網表示,在中國疫情爆發後,中共立刻禁止了口罩出口。並將所有外資企業生產的醫療物資納為己有,包括4家美國企業的口罩大廠3M。

他警告,美國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這些企業回到美國。特朗普政府將要求美國企業重回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