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門緊閉的鵝城,張牧之和戰友們在廣場一遍遍策馬高呼「槍在手,跟我走,殺四郎,搶碉堡」。終於,一無所有的鵝城百姓被喚醒了,拿著槍衝向黃四郎的城堡。而今,「餓城」武漢市民缺醫少食,防疫人員到處抓人,又有多少李思怡的悲劇將在武漢上演?「餓死還是病死」是武漢市民的問題,可不關中共盜國賊屁事。中共最關注的是維穩與消音,這也恰恰暴露了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的傳播、民眾的覺醒,因為那滔滔洶湧的民意,勢必掀起萬丈巨浪,掀翻那早已千蒼百孔的中共賊船。

正文

《讓子彈飛》不愧是神劇!時隔九年,雖然現在的社會比當年更加萬惡叢生,當權者更加貪婪陰毒,百姓的生活更加苦不堪言,甚至坐以待斃。神劇中的人物、場景、事件,依然能生動準確地折射出當今的社會百態,給中國百姓以啟迪。

黃四郎——賊喊捉賊的中共盜國賊

黃四郎販賣煙土、販賣華工、坑蒙拐騙,本是個無惡不作的土匪強盜,嘴上卻老嚷嚷「剿匪」,甚至在鵝城召開剿匪誓師大會。

當今的中共國,舉國財富集中在上百個紅色家族手中,他們操縱股市房市,瘋狂洗劫市民錢財;對農民強徵土地、強拆民房;通過「唱紅打黑」、「國進民退」,堂而皇之霸佔民企資產;對外則嚷嚷「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為了維護政權,一切團體隨時可能成為中共喊打掠奪的「賊」。其實真正的巨賊,不在深山,就在中共朝廷!

黃四郎替身——跪著要飯的黨媒大外宣

黃四郎讓他的替身怎麼走、擺甚麼姿態,替身不僅學的唯妙唯肖,居然還敢摸老虎屁股(黃四郎的臉),被黃四郎一腳踹翻在地,磕掉了牙,滿口是血;最後還要被拔掉幾顆真牙,換上黃四郎那樣的金牙。奴才要做的徹底,就不能有一點點真正的自己!

央視工作人員曾自嘲「我是黨的一條狗,守在黨的大門口。黨叫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黨媒,海外親共媒體,御用文人,五毛紅粉,無一不是跪著要飯的。為了拿那一份昧心錢,就得泯滅自己的良知,按照盜國賊的示意,在百姓面前美化中共形象,或製造肅殺的政治氣氛,或充當文化打手,把百姓籠罩在中共的厚厚黑幕下,看不見真相,對中共唯唯諾諾。

張牧之——站著掙錢的良心媒體

張牧之(張麻子)去鵝城不為錢,只為「公平」兩字。在湯師爺眼裏,縣長都是跪著要飯的,張牧之卻放出豪語「站著把錢也掙了」!後來他喚醒百姓,殺黃四郎替身,消除百姓心中的恐懼,最終打敗黃四郎。面對滿城堡的金銀財寶,他卻視而不見。

中共對內媒體一言堂,在海外有統一大外宣,漫天的謊言黑幕籠罩在海內外的華人頭上。關鍵時刻,海外出現了追求「公平真實」報道的大紀元新唐人等獨立華人媒體,還有後來的自媒體,爆料平台。他們與中共黨媒鬥智鬥勇,不斷揭露中共的謊言,把真相告知大陸民眾。越來越多的華人不再相信黨媒,良知媒體的流量自然上升,運作走向良性循環。

張麻子手刃黃四郎替身,象徵著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信賴海外良知媒體,拋棄中共(親共)媒體。當中國百姓明白真相,了解中共犯下的滔天大罪,知道中共四面楚歌、被全球圍剿之時,滔滔洶湧的民意,勢必掀起萬丈巨浪,掀翻中共賊船。

湯師爺:世故圓滑的官場不倒翁

湯師爺世故圓滑,兩面三刀,極擅阿諛奉承,毫無廉恥之心。他對張麻子說「你是我的恩人」,也對黃四郎說「你是我的恩人」。他有六張縣長委任狀,其中五張是黃四郎給他的,也可看作是他出賣張麻子,私下與黃四郎的交易。可是,最終他踩上了黃四郎給張麻子準備的炸彈,屁股與腦袋分家,再也不能屁股決定腦袋了。

中共官場上也不乏這樣的不倒翁,他一會是江派的人,一會又是胡派的人,最後成了習派的人。他與前一派「配合默契,如魚得水,相處得愉快」,一旦另一派得勢,他毫不猶豫地改弦更張,這背後又有多少的出賣與交易!位居高堂不思為民做事,只想保住自己的烏紗帽,最終可能機關算盡,人算不如天算,成為邪惡體制的犧牲品。

武智沖——中共內部的有識之士

黃四郎的團練教頭武智沖(被逼上梁山的武松、魯智深、林沖,三合一?),作為黃家打手,也一度仗勢欺人、橫行霸道過。然而張牧之的凜然正氣,小六子的慘死都深深觸動了他的心靈。當假黃四郎被抓回鵝城,他歡呼跳躍,他接住了被砍落的假黃四郎的頭,帶領大家衝向黃四郎碉樓,一馬當先撞開城堡鐵門,殺死黃四郎死心塌地的走狗胡千;最後歷數黃四郎的罪過,說「我有九種辦法弄死他」。可見他對為非作歹的黃四郎,心中有多大的積怨。

中共體制內也有一些有識之士,在高壓專制下不敢「妄議中央」,噤若寒蟬。國內經濟一塌糊塗,做政府報告時還要做虛假數字,還要對獨裁者唱讚歌、表忠心,學習語錄。看到獨裁者視民如草芥,倒行逆施,卻又無能為力;瘟疫當頭,被派到一線、隨時可能被犧牲掉。他們的心中怨氣難道會少嗎?一旦時局大變,他們可能成為推翻暴政的急先鋒。

鵝城粉販——人性扭曲的弱勢群體

鵝城的男人毫無陽剛之氣。在鵝城門口擊鼓迎接縣長的是清一色的「半邊天」,她們的身後是一排哈腰弓背的鄉紳,鼓打完了,紳士們才直起腰來鼓掌歡迎縣長。進了城門,才發現城裏的男人都赤裸著上身,沒有尊嚴可言。

尤其那個賣涼粉的孫守義,被武舉人暴打的頭破血流,還給他磕頭賠罪。當張麻子要給他做主時,他卻一副奴才相地說「不是我冤,武舉老爺冤」,因為他躲鼓、掃了武團練的酒興。後來在黃四郎打手胡萬的威逼下,他昧良心陷害小六子「吃兩碗粉,只給一碗的錢」,導致小六子剖肚腸身亡。而孫守義最後被武舉人滅口。

現實社會中無數的中國人對中共當局唯唯諾諾,受盡欺辱還到處找藉口為中共開脫,甚至充當幫兇去殘害同胞。你看武漢城裏那群紅袖章的人,一看到沒有戴口罩的市民就餓虎撲食,打翻在地。有人因為出門上廁所,或在自家門口曬太陽,或在戶外晾衣服,就被強制隔離。有一個影片上,母親被警察粗暴拖走,女兒跟在後面追,哭喊著要媽媽,揪人心肺、催人淚奔。那些戴袖章的,穿制服的,你們有沒有想過,哪天你也被感染了,你的下場可能更慘!

小六子:喚醒大眾的吹哨人

在胡萬和武狀元的威脅下,賣涼粉的孫守義誣陷小六子「吃兩碗粉,只給一碗的錢」。為了維護縣長「公平」的口號,為了還自己的清白,小六子毅然剖開自己的肚腸,證明自己只吃一碗粉。圍觀的鄉紳鄉民莫不為之動容,雖然他們都逃離了現場,可是他們明白了真相,見證胡萬的陰毒殘忍,孫守義的可悲無恥,他們麻木的心靈也開始有了怒意。

89年六四學生運動雖然被鎮壓下去了,但學生的血換來了那一代許多中國人的覺醒。雖然中共竭盡全力抹殺這段歷史,但是15年後,因揭露SARS疫情而名垂青史的「吹哨人」蔣彥永,向中央上書要求為六四平反,遭到軟禁,從媒體上徹底銷聲匿跡。

16年後,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因透露真相,遭警方抓捕訓誡,被迫在「不再造謠訓誡書」上簽字畫押,不久他患上新冠肺炎去世。他的死在網絡上引爆了沸騰的民怨,「政府欠李文亮一個道歉」的怒言傳遍全國,同時爭取言論自由的呼聲四宗,微博話題「我要言論自由」共獲得202.5萬點閱率,隨即被中共刪除。

有網友贊吹哨人「就是治癒這社會重症的良心!」,「吹響那一聲預警的哨,儘管它叫不醒裝睡的人,但是它給了大眾一點點信心,那就是:無論多黑的夜裏都有為百姓守夜的人!」

起來,不准跪,沒人值得你們跪

當新縣長(張麻子)懲罰了行兇作惡的武智沖,光著膀子的鵝城百姓跪在縣長面前高呼「青天大老爺」。張麻子立刻制止他們「起來,不准跪」,「皇上都沒了,沒人值得你們跪」。他離開時對天開一槍,再次大喝「起來,不准跪」,震耳發聵!

當今,受盡欺壓凌辱的中國百姓,萬般無奈,到政府上訪、向權力下跪。他們中有成千上萬失地的農民;有參加越戰、朝戰的退伍老兵;有下崗的教師;有維權的法學教授;有愈千職工告貪官的……下跪者一副副悲泣無助的表情,面對中共黑衙裏一張張冷漠無情的臉,會有好的結局嗎?

有多少形銷骨立、窮途之哭的訪民,被扣上「擾亂政府辦公」、「尋釁滋事」的罪名,關到派出所再教育,或判勞教,或送到精神病醫院,不瘋也給弄瘋了。有網友一針見血指出:「當你們跪下的那一刻,政府已經徹底不把你們當人了,那一刻,是你們自己放下的尊嚴。你們是訴求,中共永遠不會答應的。」向虎狼之苛政訴求,無異於自投虎口!

李思怡的悲劇正在武漢上演

武漢市腦癱孩鄢成,因單親爸爸被隔離無人照顧,1月29日被活活餓死凍死在家裏。他六天只吃了兩頓飯,「屎尿都留在褲襠裏」,在寒冷的冬夜他渾身冰涼透濕。有人匯報了情況,當地殘聯主席回答「明天再說」;沒等到第二天,孩子死在了飢寒交迫中。鄢成的慘死,再次激起網民的悲憤,人們不由得想起了李思怡的悲劇。

2003年6月的一天,三歲女孩李思怡的媽媽(染上毒癮),外出偷竊食物,被公安逮住強迫戒毒。媽媽一遍又一遍地哭求公安,讓她回家安排女兒的生活,狠心的公安置之不理。小女孩被關在家中七日,活活渴餓而死,門上留下了一串她垂死破門的細細血跡,她的小腿踢門踢破了皮……

任不寐為她寫了祭文,說「李思怡走了。一個三歲的小姑娘。我們對她的悲慘的死完全無能為力,只有默默垂淚,心魂俱裂。任何繁瑣的論證都是愚蠢無良的,是國家及其精神殺害了她。國家又一次凱旋了。我們在這個國土上找不到為孩子放一朵白花的地方……李思怡之死開闢了一個時代。李思怡之死必須開闢一個時代。讓我們感同身受地掙扎在今夜,在明晨堅定地跟從。」

近幾天,中共從各省調集了兩萬多全副武裝的特警進入武漢。武漢市民被告知:不再允許走出家門一步,不管有甚麼正當理由。封城一個多月了,武漢市民還有多少戶人家有存糧?超市裏昂貴的破爛菜,低收入的家庭還能再買幾次?不少網民說:「不讓我們出門不買東西會餓死,傳染還有可能活下來,而餓死就毫無疑問了」,「未病死先餓死。」

餓城武漢「讓子彈飛」

上一個甲子年——1960年,那個年代中共餓死了幾千萬中國同胞。而今,2020年武漢封城,又有多少百萬人將重蹈歷史的悲劇!武漢市民,難道你們就這樣坐以待斃嗎?

讓我們再看看影片中的鵝城百姓,他們對黃四郎是如此的害怕:當張麻子把黃四郎的錢分發給鵝城百姓,他們又把錢還給了黃四郎;當他們好不容易有了勇氣,拿槍衝出了城門,可是臨近黃四郎碉堡時,他們又縮回鵝城了。直至假黃四郎被斬首,他們才真的衝破了恐懼,佔領了黃四郎的碉堡,黃四郎的四百團丁也不見了蹤影。

鵝城百姓的勝利,不在於黃四郎替身的死,而在於他們自己的覺醒與勇氣!

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與覺醒!武漢市民們,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拿手機,拍真相,揭罪惡,醒大眾」,像武漢大姐一樣發出心底的吶喊,讓一個個真相影片畫面,一聲聲血淚控訴,一項項正義訴求,劃破重重黑幕,飛向全國,飛向世界……

讓子彈飛一會,中國人正在覺醒!

只要子彈在飛,推翻暴政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