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湖北仙桃市三伏潭鎮衛生院的醫生劉文雄在家中猝死,由於他並非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也未在規定的工作時間與地點死亡,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引發網民熱議。目前家屬已決定申請行政復議。

一個月接診3181患者 只休息兩天

劉文雄的兒子劉航對《新京報》透露,父親於2017年開始患上心臟病,有時會胸口發悶,今年過年前開始出現胸痛症狀。疫情發生以來,基層衛生院的就診壓力很大,父親作為內科醫生一直在一線接診。

劉航說,父親下班後,幾乎每天都有人打來電話找他問診。「晚上10點、早上6點都有,有時候還沒起床,電話就過來了。」

劉航提供的一份《醫生每日就診量》統計表顯示,劉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診患者3181人,其間休息了兩天,另有一天因為胸痛去醫院做了檢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門診醫生工作量》統計表中顯示,劉文雄的接診數量超過其他三名門診醫生接診數量之和。

上述兩份統計表,得到了三伏潭鎮衛生院一名財務工作人員的證實。

人社局:不予認定或視同為工傷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部份內容寫明劉文雄的病逝情況: 2月13日5時50分許,劉文雄在家中突發疾病並暈厥,三伏潭衛生院相關人員在接到急救請求後趕到劉文雄家開展搶救。6時14分,劉文雄經現場搶救無效死亡。診斷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仙桃市人社局認為,由於劉文雄突發疾病死亡,未感染中共肺炎,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相關規定,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為工傷。

而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範辰認為,疫情期間,劉文雄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已不限於工作時間的8個小時和醫院,人社部門不能機械地適用《工傷保險條例》,應該認定劉文雄醫生死亡為工傷。

「社會價值導向就是這樣被帶歪的」

網民也紛紛表示:主要還是工作強度太大引起的,應該算工傷。

「社會價值導向就是這樣被帶歪的!」

「沒有疫情不會有這麼大的工作量,也不至於過勞死。」

「回到家還在接問診電話請問算不算加班?」

「一些政府部門的僵硬、呆板工作作風,已經到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按照這死文件來說,可以這麼理解。這位醫生死的不是地方,如果在醫院死就算工傷咯???文件死的人是活的,工作量這麼大,咱們不能讓奮鬥在前線的醫護人員寒心丫。」

「有點過份了,這麼大的工作量都不算工傷,以後誰敢上?」

由於醫療用品供應不足,不少醫護人員幾乎在無有效防護地接觸病人,導致感染大增。

2月17日,中共國家疾控中心公佈的報告顯示,此次中共肺炎疫情中,醫護人員感染超過3000名。另有陸媒「上游新聞」報道,中共肺炎已致14名醫護工作者離世。

外界對於中共發佈的疫情數據普遍持懷疑態度。《大紀元》日前獨家獲得中共內部文件,證實了中共在疫情數據上造假。中共山東省衛健委文件顯示,內部上報的「當日檢測標本陽性數」——即確診病例,是官方發佈的新增確診病例的數倍,甚至數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