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3日,中共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召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影片電話會議,習近平在會上發表萬字講話,縣團級幹部以上共17萬人親聆聖訓。據《人民日報》微信號「俠客島」所言,參會規模龐大至少可以說明3點,一是會議內容非常重要,二是會議內容非常緊急,三是會議內容不再以文件傳達的方式層層轉發,以減少中間層級的信息消減和曲解。

我認為,第三點才是習召開本次會議的主要動機。

為何要開影片電話會議發佈講話?

世界皆知,自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就隱瞞武漢疫情開啟政治甩鍋第一回合之後,「誰有權公佈疫情」成了追責主題。人們發現,疾控中心專家們是知情者,但他們發表論文的熱情遠高於公佈疫情。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緊接著甩了一批超級政治大鍋,聲稱他不是第一批去的專家,其學生則代老師甩出去三口鍋:第一批專家,包括在20號發佈疫情之前說「可防可控」的王廣發;點明CDC(疾控中心)早就上報給國家衛健委;早在12月地方就開始行動,處理了李文亮等八位「造謠者」。

一時之間,甩鍋之舉齊飛,追責之聲共舞。國內媒體當然不敢多說甚麼,但國外不少媒體湊熱鬧,指周先旺是甩鍋給習近平,因為只有習近平有權決定何時、用何種方式公佈疫情。群言洶洶之下,《求是》雜誌不得不於2月15日,發表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講話的第一段,羅列了習近平在1月7日,1月20日、1月22日就中共肺炎疫情做過的重要指示。後面兩次因為由官媒高調宣傳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這段話上。有兩種猜測:一是根本沒有就疫情做過講話,二是認為可能有講話,內容就是要求瞞報。多位有心者查閱了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對2月3日常委會都有篇幅不小的內容報道,但沒有一個字與湖北武漢的疫情相關。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謝瑋恰好在2月14日,發表了一篇《蔣超良的45天:從首批專家組抵達武漢到其被去職》,詳細記載了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的日程表。我查了一下,從1月7日開始,直至19日,只有兩次談到疫情:1月8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確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為武漢疫情病源;1月11日-17日,湖北省召開兩會,期間無通報新增病例——也就是說,在習近平1月7日政治局常委就疫情作出指示之後,湖北省委書記沒有動作。

這種情況只能作如此猜測:習近平就算對疫情做了指示,也是模稜兩可。比如,要高度重視疫情的防範與控制,但也需要兼顧中國新年期間的祥和氣氛,不要引起社會恐慌性情緒。總之,作了原則性指示,至於如何才能達到他提出的要求,只能由執行者去體會了,按照中國官場慣例,自然是對疫情保密,不引起公眾恐慌。

影片會議要點是全國復工

甩鍋競賽之後,作為中共掌門人的習近平自然恚怒,他當然知道,周先旺並非將鍋甩給皇上,而是比自己層級高的官員。比如湖北省常委、國務院主管副總理,但無論如何,他治下的官場變成這樣,讓他深覺權威受損:官員吃黨的飯,這樣砸黨的鍋,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如此,就開個縣團級以上規模浩大的影片電話會議,讓他們親聆天聽,以免被中間層級扭曲聖意,於是有了這個17萬人參加的影片會議。

習近平的萬言指示面面俱到,既強調「當前疫情形勢依然嚴峻複雜,防控正處在最吃勁的關鍵階段」,又提醒與會者「但仍要有序恢復生產、生活秩序,強化『六穩』舉措,努力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針對防疫及復工分別提出7點及8點要求,重點是:1、堅決打好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2、力保北京:「全力做好北京疫情防控工作,要堅決抓好外防輸入、內防擴散兩大環節,盡最大可能切斷傳染源,要守住入京通道第一道防線,……加強京津冀地區聯防聯控,其他省份也要加大支持力度;3、除湖北、北京之外的各省區要復工,落實分區分級精準復工復產。

習近平在萬字講話中,強調自己「時刻關注著疫情防控工作,每天都作出口頭指示和批示」。這次有17萬縣團級及以上官員親聆聖訓的電話影片會議,「減少中間層級的信息消減和曲解」相當成功,不同於《求是》文章所載1月10日御口親言指示只有幾十人親聆。此舉無異於總書記習近平向全黨宣告:17萬大小官員都聽到我在說甚麼,每個層級都需要自負其責,再玩周先旺開啟的甩鍋遊戲,後果自負。

但是,細觀規定且考慮以下三點:1、中共肺炎的無症狀傳播特點導致病毒流播世界30多個國家;2、中國新年前後中國已經發生多起群聚感染事例,國際社會發生鑽石公主號與南韓新天地教會的群聚感染;3、中國的復工所在地區均有病例——萬字講話中談到:「全國有1396個縣(區)無確診病例(佔46%),還有一些縣(區)累計病例很少、基本沒有新增病例」。但那恰好都不是復工所在地,多是勞動力輸出省。綜合考慮以上因素,就會發現,此時復工,風險雖然低於中國新年之後馬上復工,但還是早了十天半月,可能導致群聚感染。

電話會議成了《二十二條軍規》中國版

在不合適的時候強行復工,萬字講話雖然面面俱到,但其不可執行性有如美國小說《22條軍規》(Catch-22)。該書是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的代表作,寫於1961年。作者參加過二戰,因痛苦回憶而寫作此書。這部小說的故事發生於二戰末期地中海的一個小島上,美軍的一個飛行大隊駐紮於該島,約束他們的軍規充滿荒謬的矛盾。比如按規定,飛滿規定次數(最初為25次)的飛行員可以回國;但卻又規定,無論何時,必須執行司令官命令做的事情。飛行大隊的指揮官卡思卡特上校是個官迷,他一次一次增加飛行任務,遠遠超出一般規定。按規定,飛行員受不了的情況下,可以因為精神失常而免於飛行。但同時又規定,必須由本人提出申請,而如果本人一旦提出申請,便證明申請者並未變瘋,因為能理性思考,對自身的安全表示關注。

此後,「第22條軍規」進入英語辭典,用來描述人們處在一種荒謬的兩難困境。如工作招聘時往往要求有工作經驗,這樣一來,求職者無法獲得第一次工作經驗,因而也就不能得到工作。

習近平這個萬字講話就如同「第22條軍規」,既要讓湖北、北京之外所有地方復工,又要保證防疫成功;而復工就得群聚,誰也無法保證工人當中沒有無症狀感染者,因而無法保證防疫成功。

中國的官員與企業家們都精於算計利益得失,對萬字聖訓仔細琢磨之後,會想明白一個道理:兩會因疫情沒開,北京必須要保,危急時還得全國勤王救北京。難道我們這些藩屬之地就命賤些,不懼感染?對不起了,復工問題虛應故事,拖個十天半月,病毒無眼,找上門來不好玩。

半個月後,回過頭來看這段時間各地的復工及疫情就會明白,這個電話會議的效果究竟有多大。#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原標題:「22條軍規」中國版:17萬人影片會議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