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有支援武漢的廣東醫護人員,2月24日向英國醫學期刊《刺針》發通訊文章請求援助。26日,陸媒稱「廣東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聲明:稱報道嚴重失實」等。陸媒對《刺針》文章的報道亦刪除。網民表示,一定是廣東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在中共壓力下被迫所為。

廣東援武漢醫護投書《刺針》求助國際

在《刺針》發表文章的作者署名為曾迎春(Yingchun Zeng,音譯)和振燕(Yan Zhen,音譯)。她們以中國醫護人員要求國際醫療援助對抗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為題向《刺針》發佈文章。曾迎春是廣東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護理部的醫護人員。

曾迎春和同事於1月24日到武漢市,日常工作內容主要負責供氧、心電圖監測、氣道管理、呼吸機調試、血液透析等基礎護理工作。

文章說,武漢的條件和環境比我們想像的要困難和惡劣。防護設備嚴重短缺,例如N95呼吸器、口罩、護目鏡、手術服和手套。

文章表示,醫護雙手因經常清洗出皮疹,耳朵額頭有壓瘡、嘴唇起皰,感到無助、焦慮和恐懼。

文章說,由於武漢市醫護人員極度短缺,有來自中國各地1.4萬名護士來到武漢,但是我們需要更多幫助。我們呼籲世界各國的護士和醫護人員現在到中國,在這場戰役中幫助我們。

近日,一些陸媒報道了上述文章。

鳳凰網及《南都》發文:醫療隊聲明道歉

26日,報道《刺針》文章的《南都》和騰訊網站刪除了報道。但《刺針》的原文仍在。

26日,鳳凰網財經及南方都市報還發文稱,廣東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聲明:請《刺針》撤銷文章、澄清事實並道歉,稱報道嚴重失實等。

網民熱議:中共不希望它的問題曝光,哪怕因此犧牲更多人跟它陪葬,也在所不惜。

也有網民嘲諷:文章發表的時候兩人是救護隊的成員,現在不是了,所以《刺針》必須道歉……因作者並非救護隊成員。

鳳凰王和《南都》上述「道歉文消失」

蹊蹺的是,事件在推特上被曝光後,鳳凰財經和《南都》上述原文「消失」。但是截至《大紀元》發稿,強國論壇轉發《南都》的報道仍在。

強國論壇轉載南都的報道。(網頁截圖)
強國論壇轉載南都的報道。(網頁截圖)

廣東援武漢醫護投書《刺針》求助信原文翻譯如下:

2020年1月24日,我們來到中國武漢和當地護士一起抗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作為廣東省的第一批到武漢的醫療人員,我們進入武漢隔離病房。我們進行的日常工作主要集中在供氧、心電圖(ECG)監測、管道護理、氣道管理、呼吸機調試、中心靜脈插管、血液透析護理以及基本護理(例如處置和消毒)。

武漢的條件和環境比我們想像的要困難和惡劣。防護設備嚴重短缺,例如N95呼吸器、口罩、護目鏡、手術服和手套。護目鏡是塑料製品、必須在病區經過反覆清洗和消毒,(因為磨損戴上)都很難看得清。還有因為需要經常洗手,我們一些同事的手已長滿了皮疹、痛苦難忍。

由於需要長時間佩戴N95呼吸器以及穿戴多層防護設備,一些護士的耳朵和額頭上都長了壓瘡。戴著口罩與患者說話時,我們的聲音會被靜音,因此我們必須大聲說話。戴著四層手套做事異常笨拙,有時候根本不起作用——我們甚至無法打開醫療設備的包裝袋,因此給患者打針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為了節省體力和穿脫防護服的時間,我們在進入隔離病房之前,都會避免進食和飲水兩個小時。經常看到有的護士嘴邊長滿水泡,還有一些護士因血糖過低和缺氧而暈倒。

除了身體疲憊之外,我們還遭受心理上的痛苦。雖然我們是專業護士,但我們也是人。跟所有人一樣,我們也感到無助、焦慮和恐懼。經驗豐富的護士有時會抽出時間來安慰同事並嘗試減輕我們的焦慮。

但是,即使是經驗豐富的護士也可能會哭泣,許是因為我們不知道需要待在這裏多久,同時也是因為我們是感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最高風險人群。到目前為止,已有1,716名中國醫護人員感染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更有9人死亡(編輯註:外界一直認為中共官方仍在瞞報或低報確認感染和死亡病例)。

由於武漢市醫護人員極度短缺,有來自中國各地1.4萬名護士來到武漢,但是我們需要更多幫助。我們呼籲世界各國的護士和醫護人員現在到中國,在這場戰役中幫助我們。

我們希望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能夠儘快結束,世界各地的人們都能保持健康。

我們的聲明沒有利益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