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當前,中共要求各省復工,但狀況頻出。網上不斷傳出消息顯示,不少地區復工失敗,民眾再次回爐,不但隔離措施前功盡棄,而且可能導致疫情災難加劇。有美國學者說,習近平在進行一場豪賭。

中共病毒疫情仍在迅猛擴散,世界各國紛紛上調疫情預警等級之時,中共媒體卻在持續宣傳復工復產,並動用專車、專列,包機等,將農民工從四川、河南、湖南、安徽、雲南、貴州等省份送往廣東、浙江等僱用農民工的大省。

但是,對於約3億農民工來說,復工的過程充滿辛酸。

《紐約時報》24日報道說,大陸農民工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生活不易——薪水低積蓄少,工作辛苦,健保等社會福利很有限。

疫情爆發後,農民工受到的衝擊最為嚴重——受到歧視,被房東趕出出租屋,有的人只能擠在旅館裏,或睡在橋下或人行道上;擔心染病負擔不起隔離費用和醫療費用,而且還被拖欠薪水。

有農民工表示,疫情當下,中共官員令社會形成一種觀念——農民工威脅了公共衛生,他們被視為潛在的病毒攜帶者,這讓他們處境變得更糟。

而中共人社部21日發佈通知稱,所有返工工作人員染病不算工傷,不能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雪上加霜的是,網上還傳出消息,多地復工失敗,民眾再次回爐,前功盡棄,災難加劇。

2月25日,推特上一則影片顯示,大批農民工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露宿街頭。

影片有人解說:大家都看看,這都是上海廠,都是套路都是坑,來了也進不了廠,錢也花完了,口罩也用完了,家也回不了。上海的廠都不要來了。

網民紛紛熱議:
「哎,折騰老百姓!」
「還不造反?還等啥呢?」
「這就是天天看新聞聯播和官媒的下場!」

「可憐的國人啊~又要成為城市流浪兒,武漢這邊有好多,時間久了,就淪落成撿食垃圾度日了。」

「怎麼就沒人反醒是誰種下的禍根,就這麼被動這麼無奈的接受嗎?冤有頭債有主,找政府去啊!」

當天,天津疾控中心副主任張穎在接受央視訪談時說,各地民眾扎堆喝茶、旅遊等,令人十分擔憂,疫情恐怕會很快的再次反彈。

張穎說,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如今在日本南韓等一些國家疫情的快速增長,就是因為人們沒有對這個疫情危險程度產生足夠的認識。本身沒有做了防護,政府也沒把這個疫情當回事。

對此,有網友表示,「我覺得這話有問題呀,為甚麼不拿武漢萬家宴舉例,而要拿日本南韓來舉例,日本南韓不也是被你國傳染的,你國說不會人傳人,可防可控,害全球遭殃,CCTV現在又站出來轉移腦殘人的視線啊,這才是最可怕的。」

不少網友認為,央視在幫高層甩鍋:

「這是在打預防針,為下一波疫情爆發做鋪墊了。」

「自己留後路,復工出現問題時從這方面找藉口甩責任。」

「CCTV是把再次爆發的藉口準備好了:都怪你們扎堆!」

2月23日,習近平在17萬中共官員出席的影片會議上,強調要防控中共病毒疫情,並提出「有序復工復產」。

央視報道稱,習近平說疫情「不可避免」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衝擊。

習近平針對防疫提出7點要求,在經濟上對「復工復產」則提出8點要求。

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在24日的記者會上說,沿海省份、包括廣東與江蘇在內,復工率達七成。浙江甚至已超過九成。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榮退教授李敦厚告訴自由亞洲,習近平在進行一場豪賭。

他說,中共高層把復工提上防疫工作的優先要務清單上,當然是經濟考慮。「因為經濟壓力,那就賭大家都可能會感染的話,就犧牲那一部份人。」現在的重點在於中共有沒有能力應付復工後,可能出現的新病例。

自2月10日中共強令復工後,中共媒體公開報道顯示,北京、重慶、廣東、山東等地已發生14宗群聚感染事件。包括:深圳華潤萬家、攀鋼重慶鈦業公司等大型企業。

有專家提醒各地冒險開工的民眾:復工你可能會死,中共活;不復工:你不一定會死,中共一定死。

2月6日,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研究員弗格森(Neil Ferguson)估計接受採訪時說,按照他的評估,現在中國至少每天有5萬人染疫。而且每5天左右感染人數翻一翻。

他說武漢的感染頂峰在一個月內達到,其它地區達到感染頂峰可能至少需要一個月,總之情況非常不樂觀!

日本北海道大學流行病學家西浦博(Hiroshi Nishiura)則估計,疫情會在3月底至5月底間達到高峰,中國大陸將會有5.5億至6.5億人遭受到感染。

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朗吉尼(Ira Longini)警告稱,最終感染人數可能比中共官方統計的數字多出數十億。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最終可能會感染中共病毒。#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