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封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真相,要求陸媒報道所謂「暖新聞」後,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批中國媒體報道的新聞,「沒有一篇」能讀得下去,有些報道簡直是「侮辱人的智商」。

武漢教授:陸媒侮辱人的智商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2月23日刊發的署名文章,日前在網上熱傳。文章指,武漢封城這一個多月來,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後,武漢人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武漢人的憂戚。

文章譏諷中共派出幾百人組成的新聞工作者奔赴疫區報道,但「沒人去打聽電視報紙說了些啥,也不在乎這些媒體到底說了些啥」,武漢乃至中國這場曠古未遇的災禍,好像沒有電視報紙的甚麼事兒。

文章還舉例說明官媒的報道根本不能看,歪曲事實,還沒有「人情味」。

武漢人肖賢友因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後,在臨去世前,他曾寫下短短幾句遺囑:「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肖賢友的遺書。(網絡圖片)
肖賢友的遺書。(網絡圖片)

但武漢市官媒《長江日報》報道該新聞時,粗暴地「掐頭去尾」,將肖賢友留下的遺囑「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改為「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崩」。歪歪扭扭七字,指的是「我的遺體捐國家」。

戴建業批,《長江日報》記者根本不知道,死者生前還在掛念「我老婆呢」?對於我們這些升斗小民來說,這句話更「讓人淚崩」。

文章指,對讀該記者的報道與方方日記,方方和該記者的境界和見識便高下立見;另外,記者尤其缺乏「人情味」。

文章還指,「湖北本地的記者我不敢恭維,也不想多說」,「有些外地記者的疫情報道,同樣在侮辱人的智商。」

武漢教授:陸媒沒有一篇能夠叫人讀下去

戴建業在文章指,新聞工作者可以全方位地報道武漢,可以揭露那些瀆職自私的官員,可以表現感染者臨終的留戀痛苦,可以反映失去親人家屬的沮喪絕望,可以描寫早期感染者的求醫無門,可以追查開始為何要讓醫生封嘴,更應該追問由天災變成人禍的根源,尤其應該對災難做全方位的深度報道。

「老實說,就我所偶爾見到的那些新聞報道,沒有一篇能夠叫人讀下去。」戴建業說,「各級各地組織那麼龐大的新聞隊伍,浪費納稅人那麼多錢財。」

現年64歲的戴建業,湖北麻城人,現為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古代文學教研室教授、博士生導師,古代文學學科組長、學科帶頭人。

陸媒被中共當局「噤言」真相

2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稱,在疫情方面,中共要「加強輿論引導工作」等。隨後,武漢的前線記者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中宣部下令嚴格審查所有涉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的報道。

自由亞洲電台的另一篇報道指,第一線記錄和追查疫情真相的記者被「噤言」了,「完全不允許發在湖北、武漢的新聞,不允許做他們所謂的負面報道」。

報道指,「(噤言、不允許報道負面新聞)這個事情非常過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