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國會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周一(2月24日)致信給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表示對美國藥品製造商對中國生產藥物的依賴程度不可原諒。

他認為,在醫療供應鏈這樣的關鍵領域,美國不能依賴中國。霍利呼籲召開聽證會以及提出立法,解決美國對中國產重要藥物的依賴問題。

霍利在寫給美國FDA部長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的信中說,現在是國會進行監督和考慮立法以解決美國醫療供應鏈安全問題的時候了。

「我們自己的一些製造商對中國生產挽救生命和維持生命的藥物的依賴程度是不可原諒的。對我來說,越來越清楚的是,監督聽證會和其它立法對於確定我們對中國產品的依賴程度和保護我們的醫療產品供應鏈都是有必要的。」霍利寫道。

之前有美國媒體報道說,冠狀病毒危及「美國國內大約150種處方藥的供應,其中包括抗生素、非專利藥和品牌藥」。中國出口了美國消費的97%的抗生素和80%的用於製造藥品的活性成份。

由於中國將低價產品傾銷到全球市場,美國正在失去製造藥品的能力。

早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歐洲和日本是全球藥品和維他命關鍵成份的重要供應來源,提供了全球90%的供應量。

供應鏈發生東移的源頭是2000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將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中國人權脫鉤的同時,還通過了《中美關係法》給予中共正常貿易夥伴待遇,包括降低進口關稅以及表態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隨後,中國產的藥物開始大舉進入美國市場,如常用藥青黴素,中國公司以低於市場價在全球傾銷,導致美國、歐洲和印度的青黴素發酵廠都紛紛破產。美國的最後一個青黴素發酵廠於2004年關閉。但另一方面,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卻沒有對中國生產的藥物品質以及傾銷市場做足防禦。

由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和賈納丹·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2018年發表《中國處方藥: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書,指出中國公司通過低價以及竊取競爭對手的技術和偷工減料等方式,排擠掉許多重要的國外製藥廠,甚至逼得他們相繼破產倒閉。但致命的是,這些中國產的藥物達不到美國的藥物安全標準。

「不符合美國標準是中國公司故意採取的競爭策略。只要他們沒有被抓住,他們就會繼續贏得合同。較低的價格會阻礙在美國進行生產,若被迫進行全球採購,那就得冒著產品質量差的風險。」書中寫道。

吉布森周二(2月25日)告訴布賴特巴特新聞,他希望美國聯邦政府能投資、幫助重建美國的製藥業工業基礎,通過使用先進的製造技術可以更便宜、更安全地生產美國藥物,並且對環境的影響較小,並且可以從頭到尾、從核心原料到成品藥的生產地點都在美國國內。

「總會有反對者說,『不,我們應該讓市場來做』;但市場永遠不會這樣做,他們永遠不會進行這項投資。」吉布森說。「因此,我們必須站在一個國家角度來作出決定,我們是否想有某種程度的(藥物)自給自足?」

他補充說:「當藥品用盡時,我們得依靠中國來幫助我們。此舉的荒謬之處是非同尋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