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一直宣稱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疑似患者「應收盡收、不漏一人」。但仍有不少患者反饋,武漢各部門互相推諉、扯皮,根本不收治他們這些疑似病人。

多名病人反饋 中共說的應收盡收是空話

民生觀察網2月24日報道,2月23日,武漢市漢陽區「錦繡長江社區」1棟1-2號居民哭訴,她早已是中共肺炎疑似患者,她的丈夫和兒子已經被帶走隔離治療,她被社區要求在家隔離等待。

她哭訴道,她今年大年初一一直等到現在,仍沒有被收治。目前,她一個人在家一病不起,家中食物及飲用水耗盡。她多次打電話給防疫部門要求收治,但社區卻堅持要她在家繼續等待,因無力謀生,她又多次致電110警方求救,警方也只讓她再找社區幫助。

無奈,她又撥打了市長熱線反映情況,但回覆也是讓聽從社區安排。她又致電社區,請求派車送她去醫院自行診療,但社區沒有回應。實在沒有辦法後,她就打電話給她丈夫,她丈夫就繞開隔離管控,匆忙搞到一張車輛通行證,把她送到醫院做了CT檢查,檢查的結果是疑似中共肺炎。

隨後她把檢查結果報告給社區防疫人員,要求他們按規定救治她,但他們不但沒有安置她,反而再次派人把她丈夫帶到一家賓館隔離。

「我現在又被一個人留在家裏苦熬,我現在發燒37.5℃,渾身無力。」她說,「中央三令五申要應收盡收、不漏一人,但到了基層怎麼會是這樣的不斷推諉。」

報道還說,武漢市漢陽區的肖女士反映,中共所宣稱的「應收盡收完全就是一句空話」。她六十多歲的父親自從2月8日身體不適就在家隔離服藥,效果不佳,經過醫院CT檢查高度疑似,醫院要求社區證明並經過核酸檢查後才能住院,醫院不能自行收治,而老人生活不能自理。

肖女士和母親也因照顧父親,均被感染並且出現症狀。

另外,網上也傳出不少求救信。如,武漢市九峰街道一患者家屬求助說,他老婆徐彩霞於1月25日發病,2月3日確診中共肺炎,目前雙肺感染。他已多次反映到九峰街道和居委會了,但總以已經上報了為名推脫,遲遲不能安排住院。

中共防疫是為了維穩

中共肺炎去年12月初就爆發了,但中共當局一直隱瞞疫情,抓捕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及網民,宣傳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信息,致使疫情迅速蔓延。

儘管中共1月26日才成立中央疫情防控領導小組,但該小組成員沒有一名醫療專家,卻包括主管宣傳系統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中宣部部長黃坤明,掌管中共「刀把子」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一大批「維穩」官員。因此外界戲稱,中共的防疫領導小組不是為了防疫,而是為了「維穩」。

《大紀元》近日獲得中共湖北省防疫指揮部的內部文件也顯示,中共嚴厲的「防疫」措施更重視隔離和控制,而忽視生命和健康,這場防疫戰的目標更像是維穩和加強對包括健康人群在內的全體中國人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