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武漢封城以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每天都在關注那裏的局勢。

這幾天,長江流域天氣一直很好。微信朋友圈中,慢慢的春暖花開,關於武漢的消息,似乎沒之前那麼糟糕了,救援、救急、求助、悲傷、死亡等等詞彙漸漸稀少。疫情初期,活躍在網上的幾個民間志願者團隊,也不再在朋友圈發佈滾動式消息通報。許多人結合政府的各項數據通報,比如湖北以外的疫情從2月3日到19日出現了十六連降,不約而同的萌生了一種拐點將至的預感。各個官方媒體,包括某些自媒體,也稱形勢大好,萬無一失。

2月23日是武漢封城第三十一天,那麼武漢的局勢到底好轉沒?

自武漢封城後,當地詩人小引每天都在記錄他了解到的武漢境況。針對官方媒體上的大量利好消息,他在今天的日記裏寫道:「我很惶恐,不知道這樣良好感覺的信心來自哪裏。是因為又修建了十九座方艙?是因為幾天之內把疑似患者一網打盡?是徹底封閉小區嚴禁出入?是可以團購解決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想來想去,都沒有十足把握。明明鍾南山嚴肅指出,問題還很大,不能鬆懈,卻偏偏又在輿論和媒體上製造大量利好消息,難道我們的媒體宣傳,一千萬困守孤城的人整天靠麻醉劑過日子?不,我們需要的是基於真實信息之上的理性判斷。」

那麼他的判斷又是甚麼呢?小引說:「2月22日的武漢,局勢並沒有如大家想像的轉好了,而是繼續在高峰平台上震盪。所以抗疫指揮部才在最近幾天連續出台一個比一個嚴厲的封措施。」

困守武漢的著名作家方方跟小引的感受可以說差不多。她在2月22日的日記裏說:「今天醫生朋友一大早傳來他對疫情的看法。我在下午也詢問了一下情況,概括如下:根據三天的數據,趨勢在好轉,但沒有質的變化。目前疫情的蔓延,並未完全控制。疑似病人,數量依然很大。只是床位的壓力減少了一些。多出的床位,來自兩方面:一是出院,二是死亡。死亡人數,每日接近一百。

「這是很讓人難過的信息。武漢市的排查力度,已經夠大,大到許多市民都有點吃不消。但是,蔓延卻依然難以控制。或許正因為此,武漢才要再建十九個方艙醫院。床位增加了,讓床來等人,以防病人由輕症發展到重症。醫生朋友重複他以前所說的:早期拖延下來的重症和危重症病人,武漢還有近萬人。所以,死亡數據很難降下來。」

大家都知道,武漢新官上任後,從2月17日到19日搞了一場據稱「前所未有的大排查」,排查在武漢三鎮三千三百多個社區、村灣同步進行,當局要求不落一戶,不漏一人。但實際效果如何呢?

前幾天,有當地官員在微信上爆料說:「武漢有二千多個社區,公安、社區顯然沒有力量。下沉的三萬黨員職工平攤到每個社區才十幾個人,靠這十幾個人,三天連住戶人口底數都摸不清,三年也不可能完成排查任務!我所在的網格共564戶,微信群建了8天,入群的才三十餘人。這二天從嚴管理,很多住戶為了組團買菜,入群者今天才達到134人!微信不入群,敲門不開門,看燈光估麼?看電錶蒙麼?在我們這種淪陷區,連估和蒙的人手都找不齊!」

2月19日是這次大排查的交卷日。我在環球網上看到一條消息,稱:「記者了解到,截止到19日18時20分左右,武昌區仍有個別街道、社區封閉設施無專人值守,人員隨意出入。記者採訪中,有武昌區某小區居民反映,樓內衛生無人管理,至今沒有社區或街道人員進行詢問排查,社區居民生活物資沒有保障到位。」

還有一條引發關注的消息是,2月22日,武漢當局專門針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治癒出院後的人群發出了第16號公告。這則「最新通知」是這麼說的:「為保障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治癒出院患者及其家人的健康安全,經市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研究決定,即日起,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治癒出院患者完成醫院治療後,應到指定場所統一實施為期14天免費的康復隔離和醫學觀察。觀察期滿,身體狀況符合條件的解除隔離。」

通知雖只有幾行字,但引起的疑問不小。有市民質疑:「既然已治癒出院,就已不屬於確診甚或疑似之列,屬於健康人,為甚麼還要繼續隔離14日,否則怎麼叫治癒?為甚麼要有14天的隔離時間?如果是為了保險或謹慎起見,只需叮囑出院者少出門,多多留在自家就是,為甚麼需要到指定場所隔離14日?」

也有人質疑:「這是否意味著之前武漢或者中國全境,發生過出院的病人再次發病的情況?」讓人感到可怕的是,要麼是出院的判斷有誤,要麼是康復的病人被再次感染。第一種情況表明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甚麼叫康復;第二種情況更可怕,康復者沒有免疫力。

總之,武漢目前的情況看來並不樂觀。

最後,我想用詩人小引今天日記中的一段話作為這篇短文的結尾:「我不能阻止那些已經發生和那即將發生的事情,我也不能阻止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丟棄記憶和悲傷,我甚至只能眼睜睜看著有一群人已經企圖在最黑暗的地方重新塗抹色彩,鮮花燦爛,春天降臨,化悲痛為力量——我寧願不說話,冷笑一聲扭頭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