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似乎佔據了整個世界。尖利的北風肆意地抽打著樹枝,還嫌不夠,又把厚厚的白雪覆壓在大地上,凜冽的寒風發出得意的獰笑。周圍一片冰冷和死寂。

在堅硬的地表下面,那些被埋藏的生命,依然沒有喪失生存的勇氣,沒有喪失春天的夢想。

在這個季節,人們的思維也被凍僵。不經意的,人就忘卻了從前,以至迷了雙眼。在冬的裹挾下,多少人只看眼前,只圖一時之歡。

是心有靈犀,在冬的那端,我聽到春不懈地呼喚。在冬的那端,是漫過天邊的綠,是開遍天涯的豔。

沉悶的日子裏,也有別樣的風景。你看,那些農家人,茶餘飯後,也常談談天。嚴寒就在他們掐著時日的指尖劃過,在他們臉上,看不到半點的沮喪,見不到寒冷帶來的一絲悲觀。他們翻弄著日曆,說著:「三九四九冰上走」的民諺,堅硬的冰層就在他們的腳下變軟。

不久,又在哪處,準會碰到這樣的一幕:聊天間,情不自禁地蹦出:「五九六九隔河看柳!」多富詩意的情調!這時,才深切體會了藝術的根本所在,那就是生活啊!談天似乎是農民勞作之餘的習慣,深知稼穡艱難的農民,怎麼能忽視天氣,不懂天氣呢?

這些關於節氣的精到語言,是千百年來農民對自然細心觀察的結晶,它包含著自然的規律,生活的哲理。對於迷於冬日裏的人,只要你問一問身邊的老人,你就不會迷惑,你就會在這問答中,心境豁然開朗,就會樂觀而自信。

是甚麼時候,人們用畫梅花瓣的方法打發著難耐的寒冬的呢?這就是「九九消寒圖」的來歷了,想來,這是多麼富有意蘊的事情啊!現在的人似乎遺忘了,畢竟現在人的生活更豐富了,消寒的方法也更多姿多采。

在冬的那端,是花草遍地,是燕子的呢喃。

在修煉的路上,有著師父的呵護,雖然身處嚴寒,心裏總是春天!

畢竟,太陽在一天天地向我們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