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新疆也有確診病例。日前網上傳出一段影片,有新疆人跑出來找吃的,高呼「老婆孩子快餓死了」,引起外界關注。新疆疫情的現狀被聚焦。

2月22日,獨立經濟學者「財經冷眼」在社交媒體上推出的一段影片,並配上文字說,新疆維族人突破封鎖,跑出來找東西吃!他說:我餓了,老婆孩子在家挨餓 ,沒吃的,要餓死了,你們抓我吧!

網友紛紛表示,「作孽啊!」「太可憐了!邪惡的政府把人民逼成這樣了」

目前這段影片的真實性沒有得到官方的證實。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現在維吾爾人面臨著嚴重的人道危機,中共政府在當地採取強制措施,將他們限制在他們居住的片區內,任何人不得離開自己的家門。導致了人們在自己家裏面臨飢餓而死亡的威脅,中共政府在當地推行的疫情防疫,實際上是政治穩定高於一切。

中共政府還要求維吾爾人不得離開自己的住所,否則要被逮捕和進一步懲罰。當地政府至今也沒有給他們生活上的補給和支持。人們在自己房間內得不到任何供給,又無法出去買,因此導致家庭出現這種嚴重飢餓的情況。

他還表示,這種飢餓的人道危機,不僅是生活在小區的維吾爾人,我們確信在監獄內被強制關押的,包括被長期監禁在再教育集中營,都面臨飢餓的人道危機。

最後他說,強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維吾爾人面臨的人道危機的嚴重現象。

小區單元門也上鎖 醫護人員被刁難

在大陸知乎網站上,一名在事業單位工作的,在新疆生活的網友,20日寫下他在疫情期間的所見所聞。

他描述道,當地除了超市和醫院,其它店基本都關門了,此前單元門也被鎖上,兩天開兩小時,各個小區只留一個門供個別特殊情況的人以及社區工作人員出入,醫院政府相關部門等特殊單位已上班,但是這些不得不上班的人經常被小區門口看門執勤刁難,拿了工作證讓你開證明,拿了證明又說你這個證明不行。

他認為,更可憐的是醫護人員,上下班回家總要被小區設卡的人冷嘲熱諷。他親眼看見一名護士拿了證明要出門上班,被門口執勤的喝斥說,你要是出去了就別回來了。

甚至他聽到自己小區的社區書記也說:「這種人就是得難為他,不能讓他這麼方便地出去」。

他感嘆,社區書記都這樣,其屬下可想而知了。

他說,這兩天大部份小區終於單元門不鎖了,但是離市區稍遠處的這些小區依舊鎖單元門,小區門口依舊設卡,挺嚴的。

零下二十幾度沒車走路上班、就醫

由於當地的公交停運,也禁止的士上路營運,還禁止私家車上路,

他看到最離譜的,是有一對老人,只能凌晨三點從自己家相互扶持著出門,走路去趕早晨十點醫院開門時間接收治療。他估計像他這樣的7小時都可能走不到醫院。

他表示不明白為何要禁私家車上路,而且查到私家車上來直接就將駕駛證沒收。

而在隔離點開展防控工作這些不得不出門工作上班的人,在零下十幾度二十幾度的天氣,還得走路或騎電瓶車上班。

政令互相矛盾且荒唐

他還表示,最近因為事業單位通知個別人上班,小區門卡不放人,即使小區門口把你放了,路上還有不少卡點在等你,碰到好說話講道理的,你可接著往單位走,碰到不好說話的,非得讓你回家去。

他強調,這都是政府下的命令,互相衝突,還讓人自己找單位去協調,(有關部門)互相推諉扯皮。光各種通行證從疫情開始至今,都已經換過三四次了,「現在甚麼證明通行證都不認,還通知你非得來上班」。

雖然各個地方要求復工,他覺得社會矛盾越來越明顯了。他強調:「難不成讓這些上班的都走路去?新疆的冬天隨便零下二十多度,沒人管你怎麼到單位,反正你就是得過了,這又一波『神操作』。」

事業單位被強制要求住單位上班

他還舉例,尤其是夫婦都是事業單位,「現在都被要求住在單位上班,沒有休息天」。他反問道:「那孩子誰來照顧?難不成我們帶孩子去單位吃住嗎?最坑的就是我們單位院子裏連個商店都沒有,食堂的飯吃不飽不管,餓著你還得把工作幹活好。」

好在疫情剛開始時,他把孩子送到父母那邊了,「不然估計只能辭職才能讓我的孩子別餓死了」。

而新疆的監獄管教人員上個月被要求集中食宿。據光明網2月2日的消息,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以來,新疆司法廳黨委為確保司法廳直屬系統絕對安全,自1月25日22時起,監獄、戒毒所幹警職工全員集中食宿(封閉),實行管理區域與辦公區域「雙封閉」措施,並聲稱這樣可以確保疫情防控工作雙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