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本周驅逐《華爾街日報》3名駐華記者,引發媒體界關注。《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史蒂芬(Bret Stephens)近日發文,譴責中共的舉動,並稱這是北京的「大躍退」。

史蒂芬2月20日在《紐約時報》刊登標題為「北京大躍退」(Beijing's Great Leap Backward)的文章。他認為,驅逐《華日》記者使中國回到黑暗時代。他回憶說,自己多年前曾在北京被迫接受一名中共外交部官員的嚴厲訓斥。當時他在《華日》擔任海外評論版的編輯,他因為發表一篇維吾爾人權活動家熱比婭·卡德爾(Rebiya Kadeer)的文章而受到中共官員嚴厲訓誡。

他回憶說,自己當時必須咬緊牙關忍住反駁:中國最著名暴君毛澤東的肖像,還在俯瞰著人稱「天安門廣場」的那片殺戮場。

史蒂芬寫道,他本周再次憶起數年前的這一幕,因為他在19日聽到消息,中共政府決定驅逐3名《華日》駐華記者,以報復《華日》近日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

這篇文章是由美國巴德學院(Bard College)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寫。

「任何讀過米德專欄的讀者,都會注意到,無論標題還是內容,裏面一點種族主義都沒有,儘管文章做出了強有力的論述,那就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如何暴露了中國(中共)體制整體上的弱點。」史蒂芬說。

他強調,《華日》和《紐時》一樣,它將新聞和觀點版塊嚴格區分開來,這意味著被驅逐的記者與米德專欄文章的寫作和發表毫無關係。

他批評說,在尋找政治替罪羊的過程中,事實的準確性是無關緊要的,而這正是中共此次打擊《華日》的意義所在。米德在文中談到了中共的固有弱點,中共的打壓反而突出了米德的觀點,而非反駁。

「這些弱點是甚麼?人口學家指出,是中國的出生率下降、人口老齡化和性別差距。經濟學家列舉了它的生產率下降、捏造的統計數據和巨大的債務炸彈。政治分析人士指稱,北京的鎮壓政策越來越多,導致從香港到新疆的不滿情緒越來越強烈。」史蒂芬說。

史蒂芬更強調,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則暴露出一個更深層的弱點:中共政府害怕訊息。也正是這種恐懼導致政府壓制信息,並懲罰揭發病毒的醫生。其結果是喪失了遏制病毒的關鍵時間,導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危機。

他說,中國人沒有真正獨立的國內媒體。普通人無法獲得及時、準確和全面的信息,中共也無法獲得。這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誤判。

針對《華日》的行動只會加劇該政權的問題,因為外國新聞機構的報道往往在填補缺漏和糾正中共官方媒體的歪曲事實方面起到關鍵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