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導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全國,死亡人數持續攀升,到了使用近20台「移動式焚化爐」的地步。此消息引發網友熱議:「到底死了多少人?」「不夠燒,還要調派移動焚化爐……」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實行「戰時管制」,隔離醫院如同集中營,將急欲求生的中國百姓推向苦難的深淵。中共對外封鎖疫情真相,對內打壓異見人士,抓捕尋求自救的平民百姓,又以「文革」式暴力防疫:隨便抓人、打人、牽繩索遊街示眾等,侮辱國人人格尊嚴,引發民眾憤怒。

追昔撫今,我們且回顧一百多年前,軍閥閻錫山的防疫舉措,其展現的行政效率,實屬罕見,也對當下是為借鑑。

1912年(民國元年)孫中山蒞臨太原與閻錫山合照。(公有領域)
1912年(民國元年)孫中山蒞臨太原與閻錫山合照。(公有領域)

民國七年(1918年),晉北爆發嚴重肺鼠疫。此次疫情源自內蒙古,後波及山西北、中部二十多縣。1月1日,北京通告山西省府,內蒙綏遠、五原、薩拉齊及包頭鎮等地發生肺疫。1月5日,山西督軍兼省長閻錫山接到山西省內疫情報告。1月7日,時任總統段祺瑞作出批覆,任命伍連德、陳祀邦、何守仁三人為檢疫委員,負責防疫事務,調查處理山西大同一帶疫情。

1月5日,閻錫山接獲疫情報告後,遂即公開訊息,著令山西各縣迅速阻斷交通,設立檢疫站,嚴格檢查疫症,要求各地官民加強消毒與隔離,掩埋疫斃者屍體。他借鑑1910年東北鼠疫經驗,當機立斷做出主要防治決定。閻錫山調用手下官員、軍警,聯合紳商協助警隊消毒等事宜。同時授予醫官權力,聘請數十位中外醫師協助治療和防疫。

由北京派來的三位專業防疫委員商議後,設置了三道防禦線:綏遠為第一區,由伍連德負責;豐鎮為第二區,由何守仁處理;大同為第三區,由陳祀邦擔任。交通部命令京綏鐵路管理局全力配合防疫,暫停相關鐵路交通。

閻錫山坐鎮山西,治理晉地,其政經政策自成一體。他致力於經濟建設,對外保境安民,對內自存自固。因瘟疫人命關天,他全力運作防疫系統,力主保全更多百姓的命。由中央分發文告,普及疫病流行及預防之知識。閻錫山以電報要求防疫最前線的縣知事、縣佐和警佐將疫病資訊各印二十多萬張,務使傳單送達每個村莊,並責成省、縣、村級行政官員切實將疫情對各村落民眾宣講明白,讓人民知道如何自我防範,避免染疫。這些政策,用今天的話講,是由專業公共衛生官員負責區域防疫統籌,中央和地方配合,對民眾完全公開疫情事實,儘量做到資訊透明。

中央政府內務部派了一位美國醫學博士楊懷德(Dr. W.Yeung)趕赴山西。閻錫山在這非常時刻,授以楊博士醫務全權,並動員一切社會力量,一切人力資源,請在山西的各國醫生和宗教界人士參與防疫和救治。他做出了許多決策,調動人力物資,施行有效的政令,迅速控制了疫情的蔓延。

閻錫山1948年在辦公室的留影。閻錫山時任太原綏靖公署主任兼山西省政府主席。(公有領域)
閻錫山1948年在辦公室的留影。閻錫山時任太原綏靖公署主任兼山西省政府主席。(公有領域)

據《山西省疫事報告書》記載,閻錫山下令遮斷疫區內外交通,展開整段鐵、公路線的檢疫工作,不僅停開前往疫區的火車,而且乘車前往非疫區的乘客也都要接受檢查,認真防檢客流與物流。對來自疫區的百姓,必須截留七日察看,先以石炭酸水對其消毒,為其更換新衣後,送入隔離所,每天由醫士進行診視。若無疫症則給證明放行,若出現疫症,則立即送入醫院,並將病人所住的房屋重新消毒。

當時遮斷交通後,官方也同時施展救濟。因山西疫情發生在寒冬,一旦阻斷交通,官兵、商賈與百姓的生活供給就成了巨大難題,但不能因此導致無數工商百姓凍死和餓死,所以雖遮斷交通,但仍行變通,「日常需求當然由公家接濟」,並對外來商旅和工人提供食物(分付費和免費二種)。

凡是流徙的貧民、老弱及乞丐,被檢疫員截停後,暫居官府指定的收容所,免費由官方給付棉衣褲,以及早晚二餐飲食。如果一家連斃數口人,餘者不能自謀生活,必須由地方官實施救濟,則撥付公款作為補助,或發放糧米救濟。負責運糧的馬車和車伕都需要經過消毒,到指定地點發放糧米。

對防疫人員、官員、各國派駐的醫師、輸送醫療物資的官兵、郵政信差等人,由總局發給通行證或臨時放行證。即使持有通行證的人,也必須在消毒後進入防疫區。

閻錫山作為山西督軍兼省長,所率領的地方政府工作得力有效,措施採取得當。疫情從1月5日開始,蔓延70多天後,至3月19日全部肅清。

此前,閻錫山曾於3月3日電呈內務部,請求北京政府撫恤因公病故的山西官立醫院院長石亮熙。由於「防疫人員獎懲及恤金條例」尚未出台,暫時參照《警察和官吏恤金給與條例》,「給予一次恤金二百元,遺族恤金四年,年給一百元以資撫恤」。幾天之後,內務部於3月8日頒佈《防疫人員獎懲及恤金條例》,對防疫有功的相關人員頒發勳章、獎章,或特保實職、升階。對現任職防疫人員和非現任職防疫人員,發放不同等額的撫恤金。

肺疫平息後,閻錫山派人總結防疫工作,纂修了《山西省疫事報告書》,對消毒法、防疫措施、診斷標準、死亡情況、市場遞接規則、防疫期間的電文法令等等都作了詳細記載,甚至還製作屍檢表統計疫斃者情況,也對各地人事安排繪製了詳細的圖表。報告書體例完備,內容詳實,書中使用了大量真實照片、專業的疫情圖片以及統計表,為後世防疫提供了極高的學術研究價值和防疫經驗。

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國,儘管還沒有現代化的通訊工具、檢疫、醫療設備,但閻錫山率領的山西地方政府對防堵大規模疫情、解決疫災的種種舉措,均能有條不紊地進行。表現出的行政效率,堪為典範。#

參考資料:

《山西省疫事報告書》(第二編)
《遮斷交通:1917-1918年的鼠疫防治》
謝泳,《看閻錫山如何處理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