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亞洲評論》周四(2月20日)刊登評論文章說,不要讓中共開始主導聯合國機構,西方國家和日本必須阻止北京按照它的造型重塑世界。

源於中國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範圍內起作用,大家都希望迅速停止疾病傳播,但目前仍沒有多少這樣的跡象。

除了關注中共的疫情反應,媒體差不多也在同樣關注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言行。世衛組織直到1月30日才宣佈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是全球衛生緊急事件,外界質疑聯合國機構的拖拉反應是因為擔心宣佈緊急狀態會損害中國(中共)的國際地位。

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譚德塞不但沒有批評中共拖延瞞報疫情,反而大讚中方對疫情的反應「前所未有」;幾天後,譚更批評其它國家採取措施禁止飛往中國的航班以及限制中國人入境,並稱這些國家是「不必要地干涉國際旅行和貿易」。

《日經評論》指出,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的官員,埃塞俄比亞位於東非、是中國經濟援助的主要接受國。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妻子彭麗媛多年來一直擔任世衛組織結核病和愛滋病親善大使。

「雖然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譚德塞的判斷,但譚的評論暗示了重要全球機構面臨的一個危險:中國(中共)為其自身的利益,正在利用其充足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重塑重要的聯合國機構。」文章寫道。

中共官員已攮括4個聯合國組織要職

聯合國旗下有15個全球機構,其中4個機構都是中共高級官員擔任總幹事等職。因這些職位主要是通過投票選舉授予,北京正在國際機構中尋求登上更多的這種重要職位,以便在國際社會中具有更大的發言權。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聯合國組織承擔更大份額的經費,自然也能在聯合國組織運作上擁有更大的發言權。

「不是說這就是一件壞事;只要他們的管理公平公正,中方官員擔任重要職務也不是問題。但是,如果聯合國機構偏向中國(中共),那是另一回事。」文章寫道,「而這種擔憂是真實的。」

文章舉例說,國際電信聯盟就是一個例子。美國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的一項分析發現,自從五年前一位中國(中共)官員擔任國際電聯的最高職位以來,國際電聯就一直對北京傾斜。

國際電聯除了已經開始與中國公司緊密合作、幫助發展中國家建立電信基礎設施外,它還表示願意跟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合作,而這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數字元素。「一帶一路」因其不透明操作以及政治意圖,往往讓參與國背上沉重經濟負擔,不得不淪陷為北京的戰略資產。

中共正窺視第5個聯合國組織要職

文章說,中共影響國際規則制定的努力還不止於此。總部位於日內瓦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將於3月5日至6日舉行選舉,決定新的總幹事。日本已提名一名日本專利局的前官員作為候選人,而北京支持的一名中共候選官員也正在活動。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主要任務是制定和執行旨在防止知識產權盜竊和侵權的國際規則。而中共治下的中國遠遠不是這一領域的良好行為典範。北京不僅從事網絡間諜活動,同時也強迫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海外公司進行強制性技術轉讓,這已經成為西方國家和日本的主要關切。

「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任命交棒給中國,說得好聽點,就像請狐狸把守雞舍一樣。」文章說。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總幹事甄選由該機構的協調委員會負責,委員會由大約190個成員國中的約80個組成,每個委員會成員都有一票表決權。總幹事任期六年。

「隨著外界對中國(中共)秀肌肉的警惕增加,華盛頓據說正在悄悄採取行動阻止中國(中共)搶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最高職位。」文章寫道。

此外,美國國務院還設立了一個新部門,負責推動與盟國之間的協調行動、檢查中共在聯合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

「將專制心態帶入聯合國機構令人擔憂」

或許有人會質疑說,美國也有推舉自己人進世界銀行,還有歐洲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總理事,為何中共不能提自己的候選人。

文章回答說:「有一個明顯不同:西方政府是民選的,而中國卻不是。中國的一黨共產主義國家在政策制定和實施方面都缺乏透明度;將一種專制心態帶入聯合國機構是令人擔憂的。」

文章還指出,如果中共在聯合國決策中享有更大的發言權,那麼國際規則可能會更加與中共政府的政策並駕齊驅,「世衛組織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反應以及國際電聯的事暗示了這種危險。」

最後,文章提議,鑒於上述風險,美國、歐洲和日本必須共同努力,以確保聯合國組織不會變成更厚重的中共顏色;同時,三個國家或地區加強對聯合國機構的監督、確保這些機構的運作正常也很重要。

「如果中國(中共)候選人當選為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幹事,那麼中國(中共)將在聯合國機構中佔據三分之一的最高職位。」文章寫道,「鑒於中共在貿易和氣候變化上的艱難談判以及它們對國際秩序擲下的陰雲,各國已不能無視聯合國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