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一季度僅剩四十天之際,中共衛計委為了儘快大面積復工、開學,大力操作「新增病例15天連降、零增長的省份增多」,以此來表示疫情防控形勢緩和,不料監獄系統的疫情卻接連爆發。

目前中共衛健委的疫情統計公報顯示,全國除湖北以外地區的新增病例,在2月19日僅為19例,20日卻猛增至258例——其中227例和兩所監獄有關,一個浙江省十里豐監獄27例,一個山東省任城監獄200例。

首個問題是監獄裏面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是怎麼引進的,以浙江十里豐監獄為例,1月30日,網傳一份「關於責成省十里豐監獄,立即啟動戰時問責追責程式的命令」曝,該監獄內民警羅某,於1月14日去武漢探親三天,1月19日乘坐高鐵返回單位後於1月25被檢測,1月27日起核酸檢測呈現陽性,1月28日複查。而在這份文件曝光網絡的當天(1月30日)就有陸媒求證報道,獄警羅某已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中共肺炎)。

根據疫情時間線,在1月19日這個時間節點,如果要追責到底的話,不能推卸責任的是中共衛健委還沒有公佈會人傳人,也還沒有規定來自疫區的人要隔離14天,湖北武漢也還沒有宣佈封城。

再看地方當局有關於此的統計記錄,浙江省衛健委統計公報顯示,浙江省衢州市(臨近監獄的地級市),20日累計確診病例「核減7例」,而省十里豐監獄在20日確診的27例基礎上,累計確診34例。這也意味,衢州市核減的7例被轉記為省十里豐監獄的疫情統計。

而從如此統計變更可以合理推測,在2月20日之前,監獄系統如果發生疫情似乎都被計入附近市縣;當確診數量少時,地方統計還願意吸收;現在不願意合併計算而是要區分開來統計,或說明監獄疫情不是小數目;換言之地方統計吸收不了,監獄更可能存在瞞報情況。

就以山東省任城監獄為例,2月20日官方疫情統計,山東省全省新增病例為202例,光是任城監獄就佔了200例。與此同時,任城監獄的累計確診病例為207例,服刑人員200例,幹警7例。而這幹警7例之前則是被統計在濟寧病例中。同樣地合理推測,任城監獄20日首次公佈疫情就是200例,而這同一天公佈的200例自然不是同一天發病確診的,所以估計是監獄疫情量大再也摀不住因而爆出。

若以浙江山東這兩所監獄類推全國監獄,各地監獄不能排除都有相同問題,監獄裏早就有疫情,但防控混亂,病例統計移花接木。

目前消息顯示,因任城監獄疫情防控不力而被即刻下台的解維俊,是山東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第一政委職務。履歷顯示解維俊一人身兼多項要職。《追查國際》通告顯示,解維俊自2007任濰坊政法委書記以來,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被追查8次。

監獄是政法系統一環,政法系統在江澤民1999年迫害法輪功起成為一個「獨立王國」,雖然在薄熙來、周永康案以來遭多輪清洗,但至今仍在配合「610」運作。如今監獄爆出是防疫的大漏洞,中共病毒在人員密集場所傳染能力又特別強,因此,監獄系統實際感染可能已經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