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新華社2月17日發佈的消息,「退役軍人事務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近日聯合印發《關於妥善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犧牲人員烈士褒揚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門妥善做好因疫情防控犧牲人員烈士褒揚工作,符合烈士評定(批准)條件的人員,應評定(批准)為烈士」。

對於「疫情防控犧牲人員」可能有哪些,上述《通知》指出,有「醫務人員和防疫工作者」,也有「其他犧牲人員」,比如「參加疫情防控工作的軍隊人員和軍隊聘用的社會人員」。此外,截至2月17日,「上海已招募11.5萬名志願者戰『疫』」。不知是否還包括這部份人?

百度百科在解釋「烈士」一詞的時候,直接將「為正義事業而犧牲的人」寫在了該詞的後面。而後還提到,烈士「爭取大多數人的合法正當利益」以及「為了正義,為了民族,為了國家,捨生取義」。

且不說這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的背後究竟有多少人為的因素,只看上述《通知》中劃定的「烈士」名單中,有哪些並不是來防疫的,而是來防人、維穩的,就會讓人覺得這樣的評定名不正、言不順。

此前,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員孟昕曾在自己的貼文中透露,在他們1月19日開的全所大會上,國家衛健委主任對疫情的指示是: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而此後,針對民間盛傳的武漢將實行軍管的消息,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則認為,「中共是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

對中共來說,安全指的是「政治安全」,這與「維護政權穩定」不謀而合。大疫當前,中共首先想到的是政治和自身安全,等於就是「不把人命當回事」。據學者薛馳分析,「通過軍管,讓老百姓分隔在家裏,就能維穩,不用擔心老百姓臨死前造反」。

可見,軍隊「參加疫情防控工作」,根本就不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合法正當利益」或「民族、國家、正義」。恰恰相反,聽命於中共,充當其打手和棍子的軍隊,是在替政府賣命、掩蓋疫情、強制圈禁民眾、剝奪大多數人的合法權益。這對國家和民族來說,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或許有人對此不以為然,心想不是還有軍醫嗎?醫生不是在救人嗎?這倒不假。但前提是,染病的老百姓得有機會見到軍醫。現在別說軍醫了,能進到醫院、見到醫生、接受檢測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有多少肺炎患者到死都沒被確診,更別說治療了,又有多少疑似病人到了醫院、卻被醫院拒之門外?

患者得不到救治,就是因為醫療物資、設備、床位都嚴重匱乏。更重要的是,由於防護物資不到位,連醫生都得不到最基本的防護。

疫情剛剛爆發時,武漢漢口醫院的一名醫生曾憤怒的痛斥,「我請問武漢市紅十字會,定向捐贈的物資,你們憑甚麼可以自行分配,出庫證明你們為甚麼不能提供,請你們把三萬個N95的去向說明清楚」。李文亮醫生去世後,他生前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的一名護士也絕望的呼喊,「現在根本沒人管得上我們,物資都不給發,報喜不報憂」;「穿著薄薄的隔離衣,感染機率很高」;「好多人已經崩潰了,我們科已經有好多同事隔離了,被搶救的,插管的……」

當然,這些大實話只能在牆外公開,在牆國之內的媒體上,就只有領導的擺拍和醫護的強顏歡笑。

正是由於醫護工作者的生存境況如此堪憂,中共衛健委在發佈「醫務人員確診病例1,716例」、「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的險情之時,就立即宣佈「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預防和救治工作中,醫護和相關的工作人員因為履行工作職責感染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或者是因感染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死亡的,明確認定為工傷,依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或許是因為領導們都深知「工傷保險」沒幾個錢,擔心安撫不了醫生,於是繼續表示,還有「臨時性工作補助」。財政部部長助理歐文漢也在發佈會上公開表示,「對參加一線疫情防控的醫務和防疫工作者,按照風險程度等因素,分別給予每人每天300元、200元補助」,「對……取得的臨時性工作補助和獎金,將免徵個人所得稅」。

除了資金獎勵,還有榮譽獎勵。據陸媒報道,人社部「及時發出通知,明確對疫情防控一線的醫務人員開展表彰獎勵」;對他們「進行嘉獎、立功、記大功或者是授予稱號」。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用來撫恤的政策有用嗎?咱們不妨換位思考,有人會因為金錢和榮譽而不顧及自己的生命嗎?

時隔數日,退役軍人事務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又提出,讓醫護人員死後當「烈士」,這不就等於承認了,如今處在抗「疫」前線的醫護人員恐怕是難逃升天。假如感染病亡的醫護真的只有6個,軍隊需要如此大張旗鼓的用「烈士」之名來鼓舞士氣嗎?

武漢中心醫院的那名護士說,「現在醫院自身難保」;「醫院的護工、阿姨、保潔、大叔全部跑了」;「當逃兵不是我想做的事,但是我也不想當英雄」。是活著當人,還是死了當英雄,這是人僅出於本能就能做出的選擇。在沒有防護、只能肉搏的情況下,醫護不當逃兵,就是在等死。

眼睜睜看著「醫院自身難保」、醫護紛紛倒下,中共麾下的所有部門都不把錢用在刀刃上,不給醫護提供最緊缺、急需的防護物資,等於就是置其生死而不顧,把他們往火坑裏推。救不了人,反而只能讓自己白白犧牲,請問,誰願意當這樣的「烈士」的家屬?更棘手的問題是,假如中國的醫護都成了「烈士」,又由誰來救患者?

可悲的是,中共是不會把這樣的問題當問題的。因為這個自私自利的邪黨向來只考慮保政權、保黨。是凡天災人禍降臨,中共採取的對策都是集中力量犧牲能犧牲的一切。

中國人看不清現實,就只有等著被犧牲的份兒。犧牲他人的時候,你沒有站出來;等到犧牲你的時候,也不會有他人站出來。在這個人人都尋求自保、自救的絕境下,醫生自己都不站起來反抗,還有誰能為他們反抗呢?看著醫生、護士命懸一線,中共不施救,反而忙著給他們寫「生死簿」、評「烈士」,這不是來追魂、索命的,又是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