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離開加拿大近15年的加拿大安省人,經歷了最近加拿大政府從武漢撤僑的行動,稱他真切體驗到了作為加拿大人的自豪感。

杜佩里西斯(Wayne Duplessis)是安省北部Espanola人,目前正在加拿大一個軍事基地接受14天的隔離。CBC發表的一篇報道稱,杜佩里西斯認為自己是一名自豪的加拿大人,但經歷了一家人從武漢撤離之後,他對加拿大人的稱號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我一直以自己是加拿大人而感到自豪,但這是一種模糊的概念。」杜佩里西斯說,「但是,當你的國家幫你和你的家人渡過難關時,這就是(說明了)一切。」

在武漢教書的杜佩里西斯和小兒子是加拿大公民,妻子和大兒子是印尼公民,沒有加拿大護照。杜佩里西斯稱,按加拿大政府的規定,他妻子和大兒子不能上撤僑飛機。但他不想把他們單獨留在中國,所以,他原來的計劃是全家留在武漢。

但是加拿大政府最終表示,允許他們全家乘包機撤離武漢。

一波三折 有驚無險

在武漢機場,杜佩里西斯一家通過幾個檢查站後,突然發現大兒子阿德里安(Adrian)丟了。杜佩里西斯說:「他被大門上的自動傳感器發現體溫過高。可能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們不知道他在哪裏。」

阿德里安穿著很厚的冬衣,還背著一個書包。但是,當他安靜下來後,不知甚麼原因使他的體溫升高了。

杜佩里西斯說,他們一家討論過,如果其中一人被發現有問題的話,作為一個家庭,他們將怎麼辦的問題。他願意和大兒子留下來,讓妻子和小兒子上撤僑飛機。值得慶幸的是,最後一家人都上了飛機。

恐懼沒就此結束。他們在加拿大下飛機後大約15分鐘,阿德里安倒下了。

「醫務人員在90秒內就到了那裏。」杜佩里西斯說,他們把他放在帶輪子的床上,接上各種儀器,進行了快速診斷,當時的結論是:營養不良和脫水。「他們把他送去診所,用靜脈輸液給他補水。3個小時之內,他回到了旅館房間。」

杜佩里西斯說,阿德里安的狀況,是在武漢被困的2周裏,飲食不正常造成的。

2月25日,杜佩里西斯一家將完成在加拿大的隔離生活。他說,他從2005年開始離開加拿大,這次他除了繼續通過互聯網給學生上課外,要利用這機會探訪在多倫多的朋友。#